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近日,50岁的钟海锋去了一趟伦敦,在2018年国际海事组织(IMO)颁奖典礼现场,他获得了该典礼的最高荣誉——2018“海上特别勇敢奖”。“庄严而神圣的场面,让我有点不太适应。”他笑着说。钟海锋此次获奖,也是中国人第二次夺得这个至高荣誉。尽管在大风大浪里磨砺出了勇敢沉着的性格,领奖时他却忍不住紧张起来。“我去领奖,代表的是团队,是国家。”此时,他的思绪又再一次回到去年11月那场惊心动魄的营救当中。

  

  水下救人与死神赛跑

  2017年11月27日凌晨,在珠江口伶仃航道海域,一声巨响,打破了海面的平静。满载钢材的货船“顺锦隆”与满载黄沙的货船“锦泽”轮发生了碰撞,“锦泽”轮随即沉没,除两名船员幸运逃出以外,其余12人生死未卜。船体倒扣90度下沉,“锦泽”轮影响了整个航道的正常通行,救援工作势在必行。原本已经安排了第二天去珠海开展另一项打捞任务的钟海锋临危受命,即刻取消行程,直奔“锦泽”轮事发地。作为广州打捞局救捞工程船队第四工程分队潜水队长的他深知,只要还有机会找到生还者,他和队员们都要全力以赴。

  “当时其实存在很多未知数,船上还有多少人,分布在哪些位置,是生是死,我们都不掌握,但我们绝不能放弃任何生还的可能性。”

  搜救工作持续了30多个小时,终于在28日中午,7名生还者的踪影出现了,钟海锋的队员在其中一个密闭船舱发现了他们,并率先救出了一名。“当时那个船舱只剩下50公分不到的空间没被水淹没,剩下6人里面已经有一人昏迷了,氧气越来越稀薄,时间每过一秒意味着生存机会就又少了一秒,非常危险。”得知水下情况后,原本还在岸上指挥的钟海锋二话不说换上潜水装备,“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把其余幸存者从死亡边缘拽回来。”纵使经验丰富如他,下水后也意识到情况的复杂——“锦泽”轮下沉后,货舱里的几千吨沙子倾巢而出,和船上散落的物品“搅”在一起,使得原本能见度就极低的水下空间变得混乱不堪,进入密闭舱的通道窄得只够一个人的身位通过;无比费劲挤进舱里,映入钟海锋眼帘的却是一张张绝望的脸庞。

  

  惊险十分钟救回一条命

  找到了幸存者是不幸中的万幸,但要把他们安全带上岸,钟海锋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一方面时间上来不及系统地教他们控制呼吸,一方面这些幸存者还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在出水过程中,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危及生命安全。“如果是已经昏迷的人,直接拉出去就好了,但对于清醒而且还有体力的人来说,逃生过程中容易被周边的环境干扰,那样反而拖延了搜救的黄金时间。”小小的船舱里弥漫着恐惧,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钟海锋简单地教了大家用咬嘴呼吸的方法,权衡再三,带着其中一名意识清醒的幸存者开始逃生。虽然距离水面只有不到十米,但船舱里混乱的环境让这个过程变得漫长而危险。钟海锋一手拉着牵引绳,一手拽着幸存者往上游,然而在那条狭窄的通道里,幸存者被周边漂浮的杂物绊倒了,原本捏着鼻子的手本能地松开,随即便呛水了。回忆起那个画面,钟海锋心有余悸,“他原本已经稳定的情绪消失无踪,开始不听指挥,用剩余的力气拼命摆动手脚,把我也往回扯,我当时也被吓到了。”钟海锋不敢再有半点犹豫,加大力气拽紧他就往上走,那是漫长而惊险的十分钟,这名幸存者最终平安回到了岸上。

  

  海上“拆弹”有勇还要有谋

  同样是在去年,受台风“天鸽”影响,一艘装载着石脑油的货船在珠江口搁浅了,船上的石脑油泄漏到了海面上。石脑油作为化工原料,密度低,有刺激性气味,是一种易燃易爆的危险品,一旦救援操作不当,不仅会引爆船体,整片航道和所有救援人员都会跟着遭殃。这个棘手的任务又一次落在了钟海锋和他的队员们身上。“说不害怕是假的,石脑油泄漏的面积越来越大,如果放任它们和氧气接触,后果不堪设想;如果直接用液压泵抽油,机器发热过度同样可能导致爆炸。”

  潜水作业多年,钟海锋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常常连下楼梯都无比艰难,但他下起水来却比谁都利索。这一次,钟海锋又冲在了最前面,他不顾危险,穿上厚重的潜水服,只身游进了石脑油泄漏区域,在这些带着刺激性气味的危险液体包围中,他缓慢潜下水,对这艘”炸弹船”的结构和船体受损情况进行了仔细的打量。泄漏的油舱里已经涌入了大量的氧气,加上石脑油本身挥发出来的油气,爆炸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他泡在水里开动脑筋,在自己已有的知识库里面快速搜寻,很快,一个可行的救援方案在他脑海里成形了。

  钟海锋上岸后,指挥队员们分头行动,先是往货船的储油舱里面不停灌入氮气,稀释掉里面的氧气浓度,在源头上避免了爆炸的可能性;随后就进入“拉锯战”阶段了,经勘查,船上有近两千吨石脑油,而部分已经泄漏在了海面上,“这些石脑油全部要抽走,但液压泵的温度又必须控制在安全范围内,所以没办法提速,只能一点点抽。”钟海锋心里其实很着急,但他告诉自己,必须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为了安全地排除这批“炸弹”,钟海锋带领队员们连轴转,24小时不停歇,缓慢开动液压泵,“我和弟兄们分成两班,每班6小时,累了就躺在岸边休息,醒了接班继续抽。”就这样坚持了整整三天三夜,他们才将海面上和船舱里的所有石脑油安全卸载转移,避免了一场原本可能会很惨烈的事故。那三天里,钟海锋身上的工衣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没时间回家洗澡,吃饭也只能应付,睡觉时他也是提心吊胆,脑海里始终惦记着还没抽完的石脑油。

  钟海锋坦言,这份工作强度高,危险系数更高,一身的伤病不说,还让家里人跟着担惊受怕。但他每次接到救援任务时,脑海里都只有一个念头,“尽全力,必须安全完成任务。”

  据《广州日报》整理 蔡凌跃/文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