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木匠

近日观看电视剧《觉醒年代》,剧中提到蔡元培在就任北大校长之后,便在北大发起了一个“进德会”。

时,不唯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钱玄同等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积极响应,纷纷报名参加,就连一向跟新文化运动唱对台戏的辜鸿铭也报名加入了该会。

 

这个进德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要搞清楚这个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就须先知道什么是“进德”。

礼记·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里说的“德”,就是道德品行;“明德”,就是光明的,也就是好的道德品行;“明明德”,就是彰显这种好的道德品行,并加以宣传、推广。

那为什么要“明明德”?因为“明明德”,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那在修、齐、治、平这四门功课当中,修又是最基础的。

修什么呢?修明德。修明德。怎么修呢?首先是正心。怎么才能使心正呢?“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通绕!但理已讲得很清楚了。用《乡爱》中黄世友的话说,就是“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进”者,《说文》释义,“登”之谓也。那“进德”,就是指由“物格”而升级到“知至”,再由“知至”而升级到“意诚”,再由“意诚”而升级到“心正”,再由“心正”而升级到“身修”的这个过程。

 

再说这个进德会是干吗的?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旨在培养个人完美道德的同人社团。

 

依照蔡元培先生的设计,进德会会员分为甲、乙、丙三种:

甲种会员须守三戒:不嫖、不赌、不纳妾;

乙种会员须守五戒:于前三戒外,再加上不做官吏、不做议员两戒;

丙种会员须守八戒:于前五戒之外,再加上不吸烟、不饮酒、不食肉三戒。

后来,进德会还发布了关于此八条戒律之界说。

一、不嫖:凡亵视他人之人格,以供玩弄者,皆认为嫖;

二、不赌:凡以钱或钱之代替品为输赢之游戏者,皆认为赌;

三、不纳妾:凡有妻再婚者,无论用何名称,皆认为纳妾;

四、不做官吏:凡受政府任命而从事于行政司法者为官吏,但本其学艺从事于教育学术实业者,不在此限;

五、不做议员:以国会、省议会、县议会的议员为限;

六、不饮酒:中西各种酒,以及普通药酒皆为酒;

七、不食肉:动物材料除乳卵外皆为肉食;

八、不吸烟:中西各种烟与鸦片,与代鸦片之吗啡针,皆以烟论。

最后三条中,其治病必需之品,不在此限。

另外,会中还设有纠察员和评议员,会不定期地召开评议会,对执行会章执行的好的会员予以表扬,对有违戒行为的会员或予以批评,或直接宣布将其除名。

其实,修身原是一个很私人的事。这以前呢,大家都是关起门来,自己修自己的,完全是靠自律,因为缺乏监督,难免有时就会有所懈怠。

而有了这个社团,这就等于在自律之外,又加了他律。盖因大家都是同事,平时见面的机会很多,现在既然大家都进入了这个社团,就等于是大家约在了一起修身。一起修,互相间就会有比较,人都是有荣誉心的,如果别人都能信承守诺,说到做到,唯你不能,那你就得想想了,你会不会成为大家眼里的一个没有诚信的人? 

 

那蔡元培先生又是怎么想到要成立这样一个会的呢?

 

图片
 
这就得从1917年1月,蔡元培到任北大校长开始说起了。当时,他在其就职演说中就说:
 
……予今长斯校,请更以三事为诸君告。
一曰抱定宗旨。诸君来此求学,必有一定宗旨,欲知宗旨之正大与否,必先知大学之性质。……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外人每指摘本校之腐败,以求学于此者,皆有做官发财思想。……因做官心热,对于教员,则不问其学问之浅深,惟问其官阶之大小。……究之外人指摘之当否,姑不具论,然弭谤莫如自修,人讥我腐败,问心无愧,于我何惧?果欲达其做官发财之目的,则北京不少专门学校,入法科者尽可肄业于法律学堂,入商科者亦可投考商业学校,又何必来此大学?所以诸君须抱定宗旨,为求学而来。入法科者,非为做官;入商科者,非为致富。……若徒志在做官发财,宗旨既乖趋向自异。平时则放荡冶游,考试则熟读讲义,不问学问之有无,惟争分数之多寡;试验既终,书籍束之高阁,毫不过问,敷衍三四年,潦草塞责,文凭到手,即可借此活动于社会,岂非与求学初衷大相背驰乎?光阴虚度,学问毫无,是自误也。且辛亥之役,吾人之所以革命,皆因清廷官吏之腐败。即在今日,吾人对于当轴多不满意,亦以其道德沦丧。今诸君苟不于此时植其基,勤其学,则将来万一因生计所迫,出而仕事,但任讲席,则必贻误学生;置身政界,则必贻误国家。是误人也。误己误人,又岂本心所愿乎?故宗旨不可以不正大。此余所希望于诸君者一也。
二曰砥砺德行。……苟德之不修,学之不讲,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己且为人轻侮,更何足以感人。然诸君终日伏首案前,芸芸攻苦,毫无娱乐之事,亦必感身体上之苦痛。故为诸君计,莫如以正当之娱乐,易不正当之娱乐,庶于道德无亏,而于身体有益。诸君入分科时,曾填写愿书,遵守本校规则,苟中道而违之,岂非与原始之意相反乎?故品行不可以不谨严。此余所希望于诸君者二也。
三曰敬爱师友。……此余所希望于诸君者三也。
 
一般某人新到一单位,发表就职演讲,通常都会说些这个单位的好话,然后表示,今我来到这里,能和大家成为同事,深感荣幸一类的话。那怎么蔡元培一到北大,就说了这么一大通可以说是痛斥北大的话,他就不怕引起那些平时都目高于顶的教授们对他的反感吗?
不怕,一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代硕儒,又是做过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的人,无论是在士林,还是在官场,都极受尊崇;二是因为北大当时在社会上的名声的确是不怎么好。民国初年,北大教员很多都是来自于政府衙门,其中,颇有一些不学无术,滥竽充数之人。他们在教学上,只会把陈旧的讲义发给学生,在讲台上照本宣科,敷衍了事。学生中亦有很多官宦子弟,他们来北大上学,就是想为毕业以后,升官发财寻找机会,是故根本就不好好读书。甚至,当时北大还有一个很坏的现象,就是一些有钱的教师和学生,每天吃过晚饭之后,就会坐上洋车,直奔“八大胡同”嫖娼,不唯不以为耻,反以为风雅……
面对如此乌烟瘴气之北大,一向重视道德修养的蔡先生可以说是痛心疾首,是以他在当上北大校长以后,就对北大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成立于1918年1月的进德会,就是他诸多改革举措中的一项。成立该会,在蔡先生起草的《北京大学进德会旨趣书》中,是这样说的:
 
今人恒言:西方尚公德,而东方尚私德;又以为能尽公德,则私德之出入,不足措意,是误会也。吾人既为社会之一分子,分子之腐败,不能无影响于全体。如疾症然,其传染之广,往往出人意表。……私德不修,祸及社会,诸如此类,不可胜数。又如吾国五六年来,政治界、实业界之腐败,达于极端。而祸变纷乘,浸至亡国者,宁非由于少数当局骄奢淫佚之余,不得已而出奇策以自救……
 
为让大家踊跃报名参加,他还给大家指出了入会的效用有三:一曰绳己;二曰谢人;三曰止谤。“苟人人能守会约,则谤因既灭,谤自弭也。”
由此可见,他成立这个进德会的目的,就是要整饬校风,且又不唯“整饬校风”“培养个人完美道德”计,同时也是为了改良社会,乃至救国计。
 
那怎样才能成为进德会的会员呢?
很简单,谁都可以报名参加,入会手续也极简便。你想入会,只需填写一张申请表,注明你想成为哪种会员,然后在《北京大字日刊》上一公示,就算正式入会了。为号召大家踊跃报名,还特意定下了一条“既往不咎”之原则,比如辜鸿铭当时,已纳有一妾,但仍顺利地加入了进德会。
入会,就等于是向大家做出了要么“三不”、要么“五不”、要么“八不”的保证。今后,便要自觉遵守,并接受其他会员的监督。
作为发起人,蔡元培先生肯定是要率先垂范的,报名了乙种会员。陈独秀(时任北大文科学长)、李大钊、胡适、钱玄同、温宗禹(时任北大工科学长)、夏元瑮(时任北大理科学长)、王建祖(时任北大法科学长)、陈汉章、马寅初、沈尹默等教授,傅斯年、罗家伦等学生领袖,也都争先恐后地提出了入会申请,因这些人在北大师生中,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是故在他们的带领下,进德会成立不到三个月,就吸纳了会员共计461人。其中,甲种会员332人(《觉》剧中的主要人物李大钊、陈独秀、胡适、辜鸿铭等人都是甲种会员);乙种会员105人(《觉》剧中的主要人物,除蔡元培外,还有钱玄同、夏元瑮等人);丙种会员因要守八戒,难度极高,故报名人数很少,只有24人。此外还有校外会员若干名。
 
图片

                        李石曾                                                             梁漱溟 

 
从报名情况来看,这些先贤们也都是很诚实的,不会明知自己做不到,还非要往高了报的。
 
朋友,如果现在也有这么一个进德会,你要加入的话,又会选择成为何种会员呢?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