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妻子文雨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也因此有了拉贾在北京生活、成长的故事。虽然事业有成,但是拉贾早就跟中国朋友学会如何与老婆相处,就是永远先道歉。

 

斯里兰卡的第一批留学生

 

  1974年10月,拉贾作为斯里兰卡第一批外国留学生来到北京。从热带国家来到10月的北京,在拉贾的印象中这里有点冷。“还没有直飞的飞机,必须要经过巴基斯坦。我们从斯里兰卡科伦坡,飞到卡拉奇,还在那边住一宿,第二天坐华航的飞机到北京。我下了飞机看到来接我们的老师。”老师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饮食习惯,还会使用他们当地的语言跟他们交流,拉贾是泰米尔人,学校就派了个会讲泰米尔语的人来接他,异国他乡,拉贾非常感动。但生活习惯上,他们仍旧感觉不适应:“那时候在我们学校的宿舍里,给热水是有时间的,如果你赶不上那个时间,就没法洗澡。所以我们睡觉之前就赶快去洗澡,跑进来就被窝里待着。”终于挨到了11月中旬,北京有暖气了,拉贾才觉得又“活”了过来。其实那时候,大多数北京的市民都住在平房里,自己生炉子,烧蜂窝煤,文雨家就是这样。在生活上,拉贾确实受到了特殊的待遇,1974年,大多数家庭还在使用粮票、布票、肉票,而拉贾在学校里面统一供应,顿顿有肉,在语言学院学习了10个月后,拉贾到了冬天更寒冷的沈阳。
  “我们一个星期保证三顿饭肯定有米饭,以后有高粱米、馒头和窝头。窝头是吃了半个就饱了,过了会又觉得饿。”拉贾回忆,在沈阳的东北大学上了四年本科。读研究生拉贾又回到北京,在科技大学那时候叫北京钢铁学院读了一年研究生,此时已经到了1978年,中国的社会也发生着非常深刻的变化。

 

改革开放的亲历者

 

  “那个时候改革开放的窗口刚刚打开,对中国人来说外面的世界都是新的,对我们来说也是新的,我们经过了四五年的长期的学习,发现中国也开放了,什么都好了。”感受到中国变化,拉贾愿意留在北京。
  拉贾的原籍斯里兰卡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它在整个的南亚地区,生活水平是比较富裕的。 拉贾回忆,斯里兰卡是个小地方,但是生活非常舒服,自然环境优美,什么都能买得到,刚到中国的时候物资比较匮乏,几年后他能感受到中国变得越来越有希望:“我能看到人们穿着有颜色的衣服,脸上有了笑容。我们刚来中国的时候,没想到到这里来做什么挣钱,完全因为是有一种爱好,就是学一点儿中国的文化,带着一种热情来的。后来我们留下来,参与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我年轻的生活,基本上都献给了中国的四个现代化。”毕业后,拉贾留在中国工作,进入一家美国公司工作了两年多。
  1980年12月拉贾自己开了公司,投资了一个做美国和中国贸易的公司,成为第一批“下海”的人,现在叫创业。他抓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机会,其实那个时候国门刚刚打开,无论是贸易、技术,包括思维上的交流,是需要有人从中做一些这样的工作的。为了方便,拉贾还考取了驾照,而在当时能够有驾照也颇费周折:“当时外国人是不可能有车,中国人都没有车,只有单位有车,我做了很多努力就得到了第一本给一个商人签发的驾照。同时我买了外国人个人在中国所有的第一辆车,那个时候北京车牌号31代表北京,这是在北京的第172辆车。”
  当时因为中英文都会,又懂技术,还拿着斯里兰卡护照,所以拉贾自己做的公司很顺利,开始他会注重把国外的一些工程师请到中国座谈,后来他将一些美国配件、技术、软件、硬件等等进口到中国,为中国研发的计算机做了不小的贡献。
  在中国计算机发展的过程中,比如汉字输入,在技术的研发过程当中,拉贾的公司也参与了。他请自己的老师参与到汉字输入法项目中:“后来输入的这个成果都成了中国的国标了,这是研发最早的。”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急需技术,很多的时候面对技术壁垒,各种各样的障碍,是需要有些人迂回着,来帮助中国迅速地进入轨道的,比如说请这些世界级的专家到中国来讲课、培训,拿到一些民间使用的技术,拉贾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后来拉贾创办了一个化妆品公司——深圳丽斯达化妆品有限公司,创立了小护士的品牌。“有一次在301医院的皮肤科,见到一位非常有名的军人医生。他们发明了一个消斑灵,完全是中国的技术,这个产品效果特别好,但是他没有把这个市场做开,所以我们就跟他商量,做了一个商业运作,把他们的一些研发成果拿出来,做了一个化妆品公司,一下就很成功。我用了一些西方的营销方法,主要就是广告,买断了中央电视台的那些黄金时段的广告。”
  除了四年大学,拉贾一直生活在北京,有一段时间,他对北京的胡同了如指掌。他说那时候经常给人家指路,但随着北京的发展,他公司的楼从最高层变成了最矮的了,周边全是高楼。
  2008年奥运会前后,北京有了很大的发展,其中最大的改造就是交通,拉贾的公司在其中参与的比较多:“有一些美国、加拿大的专家,还包括我们本国的一些专家一起有很多建议和培训。怎么样改造、怎么划线这些方面参与了很多,前前后后持续了大概有七八年的时间。”虽然拉贾的口音不算太地道的北京话,但是他已经是一个地道的北京人了,因为他参与了北京发生的所有的大事小情。

 

家里只认错就行了

 

  拉贾的妻子文雨也在外企工作过,在活动中他们曾碰到过,所以虽然正式接触前没有打过交道,但并不算陌生。有一次在马未都的第一个博物馆里,两人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了,没有说话。奥运期间,在一家饭馆,两人再次偶遇,后来拉贾过来搭讪。
  文雨出生在传统的军人家庭,家里还有个哥哥。受这种周围的环境影响,文雨性格直爽,敢想敢干,被细心周到的拉贾打动了。但家人对他们的恋情是各种意见,文雨对家人各种劝解都采取了冷处理。因为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拉贾也经常出差,所以双方并没有相处机会。有一天,拉贾反倒提出请文雨家人吃饭,并且亲自请文雨父母和哥哥嫂子,文雨说看到父母严肃的表情就是不太情愿,她以为这顿饭要捅娄子了:“刚开始的时候场面比较冷,后来他就布菜,夸我,好像气氛挺活跃的了,大家脸上就柔和了,我爸爸也说,文雨是这样的一个性格,你要多包涵。我想肯定是同意我们交往了,拉贾站起来,从兜里掏一东西,咕咚跪下了,求婚。把我给吓得,我当时脑子是一片空白。”拉贾回忆自己的闪电战:“她爸爸妈妈都站起来了,都挺激动,特别好。但她的侄女接受不了,姑姑要嫁人了,嫁给一个老外,又黑又高又老。”如今拉贾和文雨恩恩爱爱地生活了十多年。拉贾的生活方式也入乡随俗了,虽然妻子爱骂人、脾气大,但他说:“我应该感谢我的这些中国朋友,他们教我,不管怎么样,在家里一定要听老婆的,错不了。家里是谁错谁对,这个不重要,都是我要得道歉的,我是承认错误就行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