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当年的小女孩早已不再出现在荧幕前了,孙佳星说:“我今年都四十了,从16岁那年我就决定不再唱歌了,去干幕后了,现在本职工作是导演。”《蓝精灵》《聪明的一休》《花仙子》《黑猫警长》《北京小妞》等歌曲,都是孙佳星唱的。

 

偶然成童星
妈妈觉得唱歌不是正经职业

 

  孙佳星成为歌星纯属偶然。在她五六岁的时候,一次母亲生病住院,孙佳星在家里用录音机录下自己唱的歌,然后拿到医院去给母亲听。她唱的歌不仅感动了母亲,也打动了同一病房的一位阿姨。她把孙佳星介绍给一家唱片公司,从此孙佳星走上了唱歌的道路,迅速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童星,创下了无数个第一。孙佳星回忆:“有一天一个北京电视台的导演就到我家敲门,说是听了我的磁带,想让我去录节目,结果被我妈当骗子轰走了。后来这个导演是真执着,来了四五次,说孩子有天赋应该去唱歌,我妈碍于面子就让我去了,一唱就火了。但是我妈是不支持我唱歌的,她是个小提琴首席演奏家,她从小就教我拉琴,3岁我就开始拉,4岁被中央音乐学院附小破格录取,5岁我已经独奏了,她说唱歌不是什么正经职业,怕唱歌耽误我练琴,起初是反对的。”
  孙佳星说,从7岁开始唱到16岁,出了很多磁带,其中一盘磁带发行了一百万盘。那时候没有提成,就是唱一盘10首歌,给800元钱,参加电视台的晚会,有时候连钱都没有,就给个娃娃,那时候记得家里柜子上一堆娃娃。”

 

拒绝唱《找爸爸》,和妈妈相依为命

 

  《找爸爸》是动画片《咪咪流浪记》的主题曲,也是个外国动画片,当时专门拿到授权书唱这个歌,这首歌当年动画片中的那版是带有哭腔的演唱。孙佳星讲述当年录歌背后的故事:“当时这个歌去广州录的,第一次坐飞机去那么远的地方。进了录音棚,我一拿到谱子我就扔了,不唱!当时所有人都惊讶了,怎么这么小的小孩那么大脾气?因为我看到歌名《找爸爸》,我没爸爸,从两岁父母离婚,我的世界里就没有爸爸的概念,我没有叫过爸爸,也没有见过。我怎么唱?”孙佳星的妈妈和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对方才明白怎么回事,开始给她做工作,“给我举例子说山口百惠也是单亲家庭,但是她也演了很多家庭题材的节目,给全世界的人看。后来我就唱了,但是当时真的是哭了,也就是这版后来用在了动画片里。”
  爸爸和妈妈离婚后,孙佳星说上学受过小朋友排挤,他们总喊“孙佳星没爸爸”,她也不敢轻易跟妈妈提起爸爸:“我回来问我妈,我爸爸呢?我一问,我妈就哭,虽然那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知道一提这事我妈就哭,我以后就再也不问了。”
  母女相依为命的生活想必一定很多艰辛,母亲是铁路文工团的小提琴手,孙佳星和妈妈就住在南礼士路铁路文工团的宿舍院,平房,一下雨妈妈就赶紧上房铺毡子,怕漏雨太厉害:“我记得当时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我妈就拿家里的锅碗瓢盆放在各处接雨水,为了让我觉得生活有乐趣,她就会问我水滴在空盆里是什么音?滴在有水的盆里是什么音?我就在那猜,一点不觉得日子过得苦,反而很开心。后来搬到楼房,我还记得搬家第一天,非常兴奋,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精心挑选,她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
  孙佳星说妈妈为养活她放弃了小提琴首席的职业,因为那时候这个职业挣钱不多,很多东西买不起。后来日子好了,她妈妈就有一个“后遗症”,疯狂给她买衣服和鞋:“因为有一次我和我妈妈去商场,我看见一双小红丁字鞋,我就在那看,19块钱,当时相当于半个月工资,我妈问我是不是喜欢,她说咱们没那么多钱,等妈妈挣了钱再买,我就点头答应和她走了,也没哭闹,我妈说她当时觉得我不该那么懂事,怎么会那么懂事,心里觉得很愧疚。自打那以后,就有了这个疯狂给我买衣服鞋的‘后遗症’。她总觉得离婚对不起我,而我觉得她把我养的教育的那么好,一点不亏欠我。”

 

和歌迷的故事,她的歌给人很多鼓舞

 

  当年很多动画片主题曲都是孙佳星唱的,那时候的动画片也是一代人的记忆,《聪明的一休》《黑猫警长》《花仙子》,她的歌迷多到学校传达室的大爷每次给她装歌迷的来信,都用麻袋,“我记得有一个歌迷我印象特别深,他给我寄了个军功章,他是老山前线的战士,每天非常苦在山洞里,很多时候都觉得要坚持不住了,他们有一个小收音机,正好在放我的歌,他来信说听到我的歌,觉得还有那么多孩子在唱着歌,要为我们的和平继续坚持。收到军功章我和我妈觉得这个太贵重了,一定要给人寄回去。”
  孙佳星小时候身体不好,妈妈说她是一周一小病,一个月一大病,刮风下雪妈妈骑自行车带着她往医院跑是常事。“有一次我总是发烧,送到医院查不出来怎么回事,就把我送到血液科,怀疑是白血病,病房里都是白血病小朋友,有一个女孩我叫她宝莲姐,她家很穷,后来没钱看病,当时住院期间她知道我是孙佳星,突然有一天她非要回家一趟,从家回来后,带了一个大红袋子,宝贝似的抱着,倒出来里面全是我的磁带。她家境这么贫寒了还买了这么多我的磁带,我感触很深,后来我们一直书信往来,突然有一天就断了联系,估计她离开了。”

 

不想再唱了,爱唱歌但不是为了钱

 

  1993年,孙佳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作曲系,几年间她创作的歌曲《少女流行色》《永恒的祝福》《飘雨的下午》等被中央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选上并参加大型晚会。在古曲音乐方面,她创作的弦乐四重奏和钢琴与长笛合奏受到业内人士的好评。
  1997年,孙佳星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同时开始专心学业,退出演唱舞台。
  正当红的时候,孙佳星却毅然决然从歌坛消失,做回了一个普通的学生。她说这些是她自己的决定:“当时十六七岁,全家人给我开会,我就是觉得我不想唱了。其实有一件事对我触动挺大,当时改革开放初期,很多港台的唱片公司涌进来,我觉得我是爱唱歌才唱,不是为了钱。我觉得我的童年唱得够了,可以画上句号,去干另一件我喜欢的事了,我考中戏导演,我觉得幕后更能发挥自己的的创造力。”

 

是个“麦霸”,会唱很多令人意外的神曲

 

  103.9北京交通广播《一路畅通》的主持人杨洋是孙佳星的好朋友,两个人认识已经二十年了,杨洋说:“她刚大学毕业,来做节目,后来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她是一个乐观真实的人,工作起来有老派艺人的那种认真劲,对过往的事不那么计较。”
  杨洋说和孙佳星去唱歌,是在听一个人的演唱会,孙佳星会唱很多令人意外的神曲,她是个“麦霸”:“我经常和她去K歌,我管她叫卡拉OK曲库,我觉得我不是去唱歌的,我是去听她一个人的演唱会的。而且特别令人惊讶的是,她会唱很多你都想不到的神曲,《古老的棉被店》《妈妈的星期六》,还有很多外语的神曲。我们有一次晚会,她唱的《敢问路在何方》和《大王派我来巡山》串烧,特别棒,什么都敢唱,是非常真实的一个人,典型北京姑娘。”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