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2018年5月,他又从1000多名全国技术能手中脱颖而出,与其他69名全国技术能手一起,参加了中组部在上海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举办的“大国工匠”研修班,正式被列入“大国工匠”高技能人才专家,成为全国首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环卫工人。他就是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公厕管理站站长、党支部书记李德。

 

干部子弟做了“淘粪工”


  1962年,李德出生于河北沧州,父亲是一名处长,母亲是一名军医。
  1980年9月,高中毕业在家待业两年的李德,想出去找个工作。当时,他在报上看到沧州市环卫局下属的园林场正在招聘果林工,于是报名应聘并顺利通过。果林工主要是负责果园果树管理方面的工作,每天从早到晚为果树修枝、嫁接、浇水、施肥等,既辛苦又劳累。生性耿直的李德因为直言快语得罪了领导,被安排到清洁队负责市区内公共厕所的清淘工作,做了一名“淘粪工”。当时李德只有20岁,这让他感到很憋屈。上工的第一天,李德随着队里的师傅去街上公厕淘粪便,不禁胃海翻涌,恶心不已,扔下淘粪勺蹲在地上哇哇呕吐起来。老师傅们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劝慰道:“第一次淘粪都这样,习惯了就好了。”
  其实,身体上的不适应还不算啥,最关键的是面子上的难堪。一天,李德在街边的一个公厕淘大粪。这时,一个女声传来:“李德,你怎么在这里淘粪啊?”李德扭过头一看,是他昔日倾慕的一名高中女同学。当时,李德害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天晚上下班回到家,李德第一次对父亲提出要求:“爸,你帮我换个工作吧,除了淘大粪,我干什么都行。”父亲抬起头来,严肃地说:“淘粪工怎么了?工作无贵贱,行业无尊卑,你若是块金子无论放在哪儿都会灿灿发光!我可以帮你调离清洁队,但那样你就成了一名‘逃兵’……”
  经过思考,李德决定先从学习机械制造技术开始,于是他报名上了一所成人夜大。为了每天能在前半夜去夜大上课,李德特意向领导申请了后半夜的活儿。就这样,每天,李德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觉时间。有时候,下了课在宿舍刚躺下睡着,闹铃就响了,他该起来接班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3年努力,李德拿到了成人夜大机械制造专业的毕业证书。
  是“金子”放在哪儿都会发光
  从成人夜大毕业后,李德觉得该到他大展拳脚的时候了,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搞技术钻研。
  此时的李德目标和方向都很明确,他专门针对环卫工人在日常工作中遇到的难题进行研究。第一个技术钻研项目就是如何解决环卫工人在平时淘粪作业时,经常被粪桶蹭得满身屎尿,一身脏臭的问题。李德决定研制一种小型粪便机械作业车。
  每天晚饭后,李德把自己关在家里,趴在桌上设计小型粪便机械作业车的图纸。花费两个多月时间,他一共画了1000多张设计草图,最终设计出一张满意的图纸。加工厂按图索骥制造出一辆既美观又有较高科技含量的小型粪便作业车,环卫工人只需轻轻按动操作阀门,就可以轻松完成粪便从清淘到倾倒的全过程。小型粪便机械作业车的问世,让清洁队的淘粪工从此彻底告别了肩背手提粪桶、浑身脏臭的工作状态。
  牛刀小试,初战告捷,坚定了李德搞技术钻研的决心和信心。他又开始第二个技术钻研项目——研制小型吸污车。在日常淘粪作业中,由于一些公厕位于平房区域的小巷内,大型拉粪车开不进去,环卫工人只能用粪桶一桶一桶地把粪便担出巷子,然后再倒进拉粪车的大罐里。李德决定研制一种可以自由出入小巷的全封闭小型吸污车,不但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节省工人体力,而且不会散发出任何臭味。李德凭借手提电焊机、电钻、角磨机等简单工具,研制出了适合于小街小巷使用的国内第一台小型吸污车,并获得了国家专利。
  2011年7月,沧州市环卫局巨款购置了8辆路面吸尘车,可由于城区路面时有不平,造成吸尘装置倾斜,出现严重的扬尘现象。60多万元一台的吸尘车,只能闲置在环卫局大院内,日晒雨淋,面临着生锈报废的结局。环卫局领导心急如焚,李德主动请缨:“让我试试。”经过再三分析吸尘车的构造和原理,李德写出了解决方案,反馈给吸尘车厂家。然而,厂家的总工程师给李德回信:“你的这套方案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操作起来至少需要上千万元的科研经费和两年多的实践论证……”
  要是等上两年,局里的吸尘车恐怕早就成了一堆锈铁。时间不等人,李德决定自己动手进行改造。制造零件没有模具,他就手工对一些异形件进行切割打磨;各个连接系统不熟悉,他就对照原车一点点摸索。他起早贪黑连轴干了两个多月,只花了几万元,就成功完成了对吸尘车的技术改装,让它们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淘粪工”成了“大工匠”

 

  由于李德在技术钻研上硕果累累,因此也成了国内外一些厂家和培训机构眼里的“香饽饽”。
  然而,李德不为所动,他婉拒了所有邀请,继续扎根在沧州环卫一线,安心地淘大粪和搞发明。截至目前,李德所负责的技术革新已达100多项,获得国家专利9项;小型吸污车、小型粪便机械化作业车、吸污车绞盘、压缩式固液分离吸污车,填补了国内特种设备及特种车辆四项空白;他成功改造了20多辆环卫车,直接为国家节约改装资金上千万元;他逐步让沧州市环卫系统的粪便清淘机械化作业由18%提高到98%,让一个听着就“有味道”的工作变成了“无味道”作业。
  而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都让李德付出了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代价。2009年3月的一天,在切割零件时,李德右手大拇指被削掉一块肉,血流不止,但他只是简单包扎一下,继续工作。2011年7月,在改造吸尘车的最后阶段,一根崩起的钢管击中了李德的右眼球,他坚持着“睁只眼、闭只眼”,把吸尘车改造完才去医院就医,导致眼球发炎险些被摘除。
  2017年11月,他在医院守护病重的母亲时接到单位紧急电话,吸粪车因出现故障而集体“罢工”。当他修理完所有出故障的车辆后回到医院,老母亲已经与世长辞。没能与母亲做最后的“道别”,成了李德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愧疚。
  2018年5月,李德36年的辛苦付出终于得到国家认可,他从全国1000多名技术能手中脱颖而出,与其他69名全国顶级技术能手一起,参加了中组部在上海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举办的“大国工匠”研修班,而后正式被国家列入“大国工匠”高技能人才专家队伍,成为全国首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环卫工人。
  在谈到获得“大国工匠”荣誉称号的感受时,李德颇有感触:“只要把工匠精神融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坚持不断创新,环卫工也能成为‘大工匠’!”如今,56岁的李德正在研究洒水车的技术改造问题,他说:“我争取在退休前完成第10项国家专利,做到‘十全十美’。”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