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上个世纪80年代以一部《岳飞传》红遍全国,她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遍大江南北,吸引了数以亿计的听众,赢得了“净街王”的美誉,至今无人企及。

 

名门之后辍学打工


      刘兰芳1944年出生在辽阳一个满族艺人之家。母亲刘茹莲、大姨刘茹静、二姨刘茹卿都是当地的东北大鼓演员。出生在这样一个曲艺世家,耳濡目染,刘兰芳不到4岁就能咿咿呀呀跟着大人学唱,大人们看她挺有艺术细胞,都愿教她,一来二去她学会了不少唱段。转眼刘兰芳到了上学的年龄,母亲不愿她走自己的老路,于是拿出家中的全部积蓄,把刘兰芳送进了学校。
      刘兰芳天资聪慧,上学后立志努力学习,将来做一名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岂料天有不测风云,1958年,刘兰芳家因种种变故,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几乎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看到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到处奔忙,已经上初中的刘兰芳做出了一个改变初衷的决定——辍学干活,帮母亲减轻负担。
      辍学后,由于刘兰芳会唱东北大鼓,很快经人介绍进辽阳县民间杂技团当了报幕员,同时,还在节目转换时垫场唱东北大鼓小段。当月刘兰芳挣了15元钱,这对一家来说,可算解决了大问题。
进杂技团时,刘兰芳还不到14岁,别看她年龄不大,可非常有主见,她想:“既然干了这一行,就得多学一些技能!”于是一有空闲便往有各种曲艺表演的茶馆跑,偷偷学艺。1959年夏季的一天,刘兰芳又来到茶馆,这天正好鞍山曲艺团著名评书演员杨呈田在说《精忠说岳》,刘兰芳一听就着了迷。杨呈田看到一个扎着两条小辫的小姑娘总来听书,不免奇怪:听书的都是中老年人,怎么这个小姑娘也感兴趣?散场后他便向茶馆老板打听,老板说:“那丫头啊!是我们这儿唱东北大鼓的刘茹莲的闺女,也能唱两口!” 杨呈田是一位爱才的老艺人,听茶馆老板这么一说,马上想到团里正在招学员,于是第二天就来到刘兰芳家,建议她去试一下。刘兰芳一听非常高兴,母亲也很赞成。
      几天后,杨呈田演出一结束,立即带刘兰芳来到鞍山,经过考试,二话没说就收下了她。入团后,刘兰芳先跟西河大鼓赵派创始人赵玉峰、著名东北大鼓老艺术家霍树棠学习。因为有一定基础,学习又刻苦,一年后,年仅16岁的刘兰芳就能登台表演了。后来她开始跟杨呈田学评书,并渐渐喜欢上了评书。经过一番苦练,3年学员生活期满后,她便成了团里能独当一面的年轻演员。

 

艺途多舛不弃说书技巧


      就在刘兰芳努力奋斗、一心要成为广大观众喜爱的曲艺工作者时,没想到“文革”开始了,一夜之间,以历史故事为主要内容的大鼓、评书,都成了“四旧”,不能唱、不能说了。刘兰芳被送到工厂当了工人。这期间,一些与刘兰芳一样遭受不公正待遇的艺术尖子,不堪命运的转换而沉寂了。但刘兰芳没有,她坚信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曲艺表演早晚会重返舞台,她暗暗告诫自己:“学到手的技艺一定不能丢。”有了这种想法,刘兰芳灵机一动:“现在时兴讲革命故事,不让说书,我就讲故事呗!把说书的技巧运用其中!”于是她就利用工作休息时间,给身边的工人讲故事,厂领导也知道了她这个会讲故事的人。1971年工厂所在的电子系统搞文艺汇演,刘兰芳表演了一段自编的故事《红心巧手拉单晶》,来看演出的一位市领导觉得故事讲得不错,就问身边电子局的领导:“这个讲故事的是哪的?挺有专业味道的嘛!”“原来是市曲艺团的,现在改造得不错!”“那就调回市里的文艺系统吧!”就这样刘兰芳又回到了文艺界,到鞍山电台讲故事。
      1976年,文艺界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1979年春,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有关领导找到刘兰芳,请她说传统评书。刘兰芳一听非常兴奋,脱口而出:“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传统评书很多,说哪一部呢?回到家经过几天反复思索,刘兰芳想到了传统大书《精忠说岳》,她认为,岳飞是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值得万古传颂。她把想法和电台领导一说,马上赢得共鸣,书目就这样确定下来。刘兰芳年轻时曾学过两种关于岳飞的评书。那时,师父讲,她就认真记,满师后到各地演出,又边说边搜集资料,不断整理、补充,完成了一部比前辈版本丰富的《岳飞传》。没想到这浸满心血的书稿,在“文革”中全部付之一炬。但眼前的困难没有吓倒刘兰芳,凭借自己的记忆和能找到的资料,老书新编,历经7个多月的不懈努力,重新写出一部《岳飞传》。
      1979年9月,刘兰芳在鞍山电台开始说《岳飞传》,一经播出,立即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一时间全国63家电台争相播放,数以亿计的人一到《岳飞传》开讲时,就守在收音机旁,聚精会神地听书,这时段不仅大街上的行人明显减少,而且街上的嘈杂之声也少了,刘兰芳因此获得了“净街王”的美誉,迅速红遍全国。

 

淡泊名利艺术常青


      成名后,刘兰芳获得了很多荣誉,并很快走上了鞍山市曲艺团团长的岗位,但她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一面巡回演出,一面虚心向老前辈学习。《岳飞传》播完不久,她到天津演出,她认为:天津是曲艺之乡,名家云集,观众基础雄厚,欣赏水平高,自己的说书水平到底如何,应该接受一下天津曲艺名家和观众的检验。在天津,她的演出不仅受到京韵大鼓泰斗骆玉笙、快板书大师李润杰等老艺术家的肯定,也受到观众的欢迎,演出7场,场场爆满。演出结束后,天津“曲协”特地请来骆玉笙、常宝霆、花五宝等曲艺名家与她座谈。座谈会上艺术家们畅所欲言,在对刘兰芳的表演给予充分肯定的同时,也开诚布公地指出了不足。有的说她“语速快”,有的说她东北口音重……一些人担心刘兰芳接受不了,她却说:“能认真给我提意见的都是好老师,你当面说我100个好,不如指出我一点不足,这种意见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由于德艺双馨,1996年,刘兰芳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成为曲协专职领导人。2002年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并于2007年连任。走上中国曲艺领军人岗位后,担子重了,责任大了,需要处理的事多了,但不管多忙,她从不放弃说书,每年都要录制一部新书。为此,她又拿出当年“说岳”时的劲头,充分利用春节、“五一”“十一”长假和周末等时间,写稿、录像、录音。她任曲协副主席、主席十几年间,年年都有新作问世,《关东才子王尔烈》《红楼梦》《一代儒将陈毅》《话说泰山》……一部接一部。不仅如此,她还坚持参加各类慰问演出,从不间断,即便卸任曲协主席担任中国文联副主席后,依然说书不止。刘兰芳说:“无论职务怎么变化,我都是个说书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