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杨少华、杨议父子的快乐生活

——

作者:潇棋/文  来源:  时间:2020-02-05

      见到杨少华,我瞬间明白了几句话:
      “杨老有一个本事,什么都不说,往这儿一站我就想笑!”
      “杨老特喜兴!”
      “杨老非常可爱!”
      ……

      1月4日下午1点,杨少华杨议父子从天津来到北京电视台录制《养生堂》春节节目。杨少华坐在北京电视台演播楼的化妆间,穿着深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一边任由化妆师摆弄头发,一边把玩着一对核桃。
      “这是我师父给的,已经很多年了。我没事就拿着揉。你看看。”轻轻地,他把核桃捧在手中,给我看。包浆红润透亮,一看就盘了很多年。我知道这其中有太多的故事,也寄托着杨少华太多的回忆与深情。
      化妆台上,保温瓶里是儿子杨议专门给杨少华带的茶水,小盒子里装的是点心。“您真幸福啊!”听到我的话,杨少华脸上浮起观众们非常熟悉的笑容,慢慢悠悠地说道:“我儿子优秀,疼老人还行!”
      看到自己的父亲妆化好了,杨议开口:“您饿不饿?饿了有核桃酥。”“不饿!”“您溜达溜达,别老坐着哈。”
      听到这话,杨少华老爷子站起身,二话不说,就到楼道溜达去了。

 

 

【创造快乐】
把别人逗乐了,是一种伟大

      杨少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他的“蔫哏”相声表演手法,那不经意间身子一扭、咧嘴一笑的“可爱老头儿”形象,深受观众喜爱。杨少华热爱相声艺术,虽然年龄大了,但始终保持旺盛的激情,是眼下网上最红的相声演员之一。
      杨少华有五个儿子,最小的是杨议。受父亲熏陶,杨议小时候就喜欢上了相声。“记得小时候看到好多民间艺人到工厂里去演出,工厂的职工听相声、哄堂大笑乐的场景深深打动了我。我觉得相声这个东西太伟大了。我也要像他们一样,站在那里很普通的几句话,让观众开怀大笑。这是我的追求。”
      最初,杨少华并不同意杨议说相声,“说相声特别苦,相声门槛很低,想说成很难。”可是杨议特别喜欢相声,而且挺有天分,老爷子给徒弟辅导,小杨议一边学一边看,等杨少华不在时,杨议竟能指出徒弟的错,当时大家都觉得杨议很聪明,最终改变了杨少华的看法。
      杨议笑称:“我小时候是我爸的玩具。走到哪,都给人家来一段。为了让嘴皮子有劲,我每天练,那时候家里环境小,为了不影响别人,就拿个被子蒙脑袋上,练半个小时。”
      杨少华则说:“我并不是真把他当玩意儿了,我们的行话,叫夹磨他,就是锻炼他。”
      那时候,杨家生活不容易。杨少华去演出,杨议也跟着。在一次访谈节目中,杨少华父子这样调侃:
      杨议:“我们家五个男孩,养活很不容易。”
      杨少华:“这五个男孩谁造成的呢?”
      杨议:“那就是您造成的。”
      意识到了什么,杨少华立刻拿手打了自己右脸几下(台下观众鼓掌大笑)。


      有一次来北京演出,杨少华给杨议一个单子《地理图》(行话叫册子),让他背会。“那时候杨议还不怎么行。一宿的工夫,‘爸爸我能念了’,‘那你说来听听’我一听,太阔了。”在第二天的演出中,杨议京剧贯口说得特别干净利索快,观众掌声不断。“宝贝,你饿不死了,我放心了。”杨少华欣慰地对儿子说。
      “说相声开心!自己先开心,然后再给别人带来开心!”杨议说:“我父亲老说站那儿说话,把别人逗乐了,比吃什么都高兴!”
      对于杨议,杨少华这个当爹的是非常满意的。他曾经许多次在许多场合夸杨议,“杨议是个好儿子,我的儿子优秀。”
      杨议也曾这样动情地评价父亲,“他这个人特别纯粹,他最伟大的地方,就是别人说他怎么优秀,或者说他怎么不好,他都不在意。”
      时光在笑声中匆匆而过。1998年,杨少华开始与儿子杨议搭档,从此这对相声界的黄金父子搭档共同创造经典的同时,为观众带来无穷欢乐。
      年轻时跟着父亲学相声,多年后,杨议也成了父亲的老师。2003年,杨少华为了相声刻苦学习英语,以及电脑等一系列新技能,经常缠着儿子一练就是一宿。
      在2003年央视第二届相声大赛上,这对父子表演《肉烂在锅里》,并获奖。为了说好相声,父子俩过词儿过了五十多遍,有些新名词儿老爷子说什么也记不住……后来演出成功,老爷子还“发泄怨气”抖包袱:“杨小五儿差点儿没把我逼死,幸亏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结实,不然这堆老肉早就烂在他的锅里了!”
      2004年央视春晚,杨议和杨少华创作排练化装相声《父子贺岁片》,三个多月精雕细刻,爷儿俩泡在北京“影视之家”一天也没回家,一遍一遍排练,杨议怕老爷子累着,劝他歇一会儿。他说:“没事,你爹顶得住!快,再来一遍!”
      《杨光的快乐生活》系列喜剧是父子二人联合主演的。他们父子之间的温情,一直延续到这些剧中。他俩生活中是父子,剧中也演父子。在荧幕上我们可以看到这对父子在平常相处中那满满的温情,被逗得开怀大笑的同时,不自觉感动起来。“这是因为剧中的内容都来自于生活,说的是生活中的事,服装道具都在生活中。”杨议说。
      原来,快乐就如一杯清水,是那么的简单,在我们周围随处可见,只是有时我们常常忽略它的存在。当他们父子把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表演出来,很多观众看后都能“对号入座”,在情节中找到身边人的影子,所以能引起观众共鸣。
      拍完电视剧,杨少华还有一个希望,是拍一部电影。2013年,杨少华杨议父子合作的《杨光的快乐生活》电影版问世,当时杨少华80多岁。一旦台词说的不准确了,怎么办呢?
      杨少华模仿杨议的神情和语气说:“爸爸,您这样说好不好?这样说就跟我的感情搭配。”
      杨议说:“我知道我爸爸哪句台词记不住,我就在当中给他垫一句。老爷子反应特快,我俩眼神一交流,这词就回来了。”

【共享快乐】
走到哪里,哪里就爆笑

 

      杨少华父子俩说相声互相调侃,在各种节目里也特别有爱,走到哪里都是笑声一片。在一次访谈中,杨议和父亲一起回忆了直到现在说起都让人忍俊不止的事:
      杨少华年轻的时候,在一部话剧中演一个配角。其中有一个剧情:一个村委会书记要把签字笔递给农民在土地证上签字,桌子上有个笔筒,笔筒里有笔。演出前,布景的布倒了,笔正好插在了布上。当人们把布扶起来,笔也跟着起来贴到墙上了。
      话剧开始了,村委会书记找签字笔,发现笔没了。“我的笔哪儿去了?”下面观众喊:“您的笔在墙上插着呢!”
      “一想起这故事,我们就乐。”杨议一边比画一边说。
      2018年,杨少华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参与表演小品《为您服务》。在这个小品里,杨少华扮演了一个经常去银行的老人。
      小品一开场没多久,杨少华就进了银行,头一个拿号儿,拿完了还非常自然地扭了一下头,然后就朝着柜台上的糖去了。杨少华的这段表演非常流畅自然。紧接着,他秀了一段相声里的绝活儿——贯口。从桃园三结义开始,顺顺溜溜地把整个贯口中的一小节说出来了。最后还留下了一个包袱——说完了都难忘今宵了……


      2019央视元宵晚会上,杨少华和杨议父子的对口相声《欢歌笑语》,成为晚会最大看点之一。
      父子二人还常去自己创建的杨光相声社剧场。“我们爷俩到那里玩去,哎哟倍儿有意思。爱相声爱了一辈子,到老了看人家站台上说相声,心痒痒。但是没人安排你演给谁看?我们这园子,我们爷俩去那里过瘾,观众倍儿欢迎。我们过过瘾,倍儿好玩儿。”
      2020年春节马上就到了,太多人希望看到这位不经意间身子一扭、咧嘴一笑的“可爱老头儿”形象。
      “竹板这么一打,您听着真有趣,又好像说闲话还像讲故事!”
      “爸,今天是北京《养生堂》的春节特别节目,咱爷俩站这儿先给大家拜个年好吗?”
      “好啊,祝大家新春快乐!”
      1月4日,在北京电视台《养生堂》春节特别节目录制现场,杨少华现场还跳了鸭子舞。他戴上发卡,那形象简直太可爱了!父子二人在《养生堂》谈养生,还来了一小段相声,整场节目在欢乐中录制完成。
      虽然已是88岁高龄,但杨老爷子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身体硬朗,还坚持每天练功。
      “好身体源于老爷子心态好,心里不装事,平时也很乐和,你去叫他吃饭吧,他还会给你耍耍小魔术,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态,才会依然这么健康。”
      父子之间有许多种相处方式,但杨少华和儿子杨议之间这种知音般的默契,特别少见。用杨老爷子自己的话来说,那时候是“你爸爸真好”,现在是“你儿子真地道”。
      “刚开始我说相声,我父亲带着我,让我尽快成功,让观众认识我、了解我。后来,我有节目就带着老爷子,我们爷俩还能坐着说说话,坐一块和观众聊聊天,让观众看看我爸很健康。”
      “这种做法,我挺感谢他的。”杨少华说。
      这何尝不是一种孝呢?!正如杨议所说,“孝顺有很多种,不是买了一堆东西往家里一搁就行了。你心里得惦记他,得知道他什么时候需要你。他不是24小时需要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空间,要明白什么时候他需要在自己的空间待着,什么时候需要我了,我就到。孝心,是用心孝顺老人。”

【自得其乐】
暖男父子的逗乐生活
感染了无数人

      每天早晨7点半,杨少华就会准时起床,漱口洗脸,穿衣裳出去遛一圈,大约20分钟,回来吃早饭,8点多喝喝茶,或者出去活动活动腰腿,或者打打台球跳跳舞玩玩麻将,下午到晚上,下下棋写点字,有时就逛逛古玩城。
      “我白天不睡觉,一睡觉晚上睡不着。晚上吃饭对自己要求有定量,六七分饱。中午,请客的太多,一般不在家里吃。当着观众我说良心话,他最疼我。他炒菜好,他就说你少上外边吃去。我内心不乐意再让他忙,他一天忙得要命。”在《养生堂》春节节目录制现场,杨少华说。
      杨议一直坚持自己做饭。“我小时候记事的时候,我爸胃口不好,就喜欢吃片汤面。过了60多岁以后,养过来了。我们家都自己做饭,不吃外面的。每次我爸要吃面,我都给他做。每次老爷子一吃完先拍桌子:‘好爷们,这口面吃美了!’”
      “他(杨议)做的特地道!”
      “我都做一万多回了。”
      现在的杨少华,胃口好极了,爱吃的东西也多。过年时,他爱吃各种糖、萝卜、青果糕、红果酪、香瓜、玉米、带馅儿的切糕……
      除了做饭,照顾老人,杨议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
      采访那天,从天津赶来的杨议专门给父亲带了核桃酥,还有自带的茶水。“我们家长期喝的水是自来水,用过滤器过滤就行。基本上不喝矿泉水纯净水,怕喝了不舒服。养生就是这样,以前喝什么水,现在还喝什么水,挺好。生活条件一好,许多人就改喝高级的水,饭也吃高级的。其实没必要,改变习惯对人的身体未必有利。”
      “以前老爷子住二层,每次到一楼有十几层台阶,我们也很担心。我们不可能一天24小时跟着,怎么办呢?我们专门在一层盖了房子,老爷子的那间房,朝向好,坐在那里,就能看到明媚阳光,舒服。搬到一楼后,我心里踏实了。”
      在杨议心里,有爱和买鲍鱼鱼翅吃是两回事。“我在旁边盯着,他吃着,他哪里难受我立刻就知道。还有,别太把养生当回事。你看大自然的树,栽好了,只要有光、热和雨水,没人上肥就能生长。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
      几乎每一天,杨少华杨议父子都会逗嘴皮子玩。
      “宝贝!”
      “咋了?饿了?”
      “饿了我就吃去了。”
      “渴了?”
      “渴了我就喝去了。”
      “不渴不饿您着急干吗?”
      “你给我买的核桃丢了。”
      “那核桃不值钱,丢就丢了,不着急。”
      “不着急?我手里没抓没挠。”
      “没挠啊,”杨议边说边从旁边拿两个栗子。“来俩栗子,揉着,揉完后没事吃栗子。”
      “宝贝,说相声的,这辈子就怕吃栗子。”
      杨议拉着杨少华的手,“不怕,咱吃一辈子栗子了。”


      “我们爷俩天天在家就逗,我逗他开心。他说你的包袱真好,这个包袱过来之后,你得让他感觉到舒服还得乐,还不能伤人。就跟茶似的,茶水太浓了喝着就不舒服了,所以分寸感很重要。这哏也是一样,特别是爷俩这哏。要是过了吧,有时候就难受,不过吧它又不叫茶。喜剧就是这一点,我们爷俩逗完之后自己哈哈一乐。”
      每次逗一下哏,然后“唰”就过去了,就像放的花和炮一样,一闪而逝。就是这一刹那点亮生活的点点点滴滴。
      杨少华非常爱学习,他喜欢接受新生事物,现在会鼓捣手机,还学会了玩抖音。父子俩一起看照片,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一起挑螃蟹、做炖肉;一起玩鸟,一起打高尔夫,一起打太极拳……
      1月10日晚,一组杨议庆生的现场曝光。父亲杨少华站在一边,给58岁的儿子送上祝福,杨少华很骄傲地告诉儿子,蛋糕是自己买的。杨少华还在蛋糕上写了“宝贝小五生日快乐”。
      杨少华杨议父子的暖心逗乐生活,深深打动了粉丝们——
      “就喜欢听爷爷叫您的那声宝贝儿!”(鱼宝宝家有个小棉袄)
      “看到杨议对老爷子那一刻,眼睛湿润。”(小伟)
      “吃饭还抖包袱儿,不愧是相声名人。赞!”(石头)
      “杨哥,世界上多点你和老爷子这样的人该有多开心啊……”(刘兵)
      这就是杨少华杨议父子的生活,既切磋了彼此的专业,又让彼此笑口常开,更给观众和粉丝带来无限欢乐。
      很多时候,你已经很难分清他们何时是在专业说相声,何时是随意调侃,何时是生活的真实展示。这就是真正的快乐生活,是快乐的一种崭新境界。不管哪种,他们笑了,你笑了,大家笑了,就足够。


图片由杨议提供
部分图片由北京电视台《养生堂》栏目提供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