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庞龙:化茧成蝶的音乐之路

——

作者:邢大军  来源:  时间:2020-09-09

  成名曲《两只蝴蝶》的火爆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庞龙现在对这首歌已经不愿意多说,而更愿意唱他的另一首流行金曲《家在东北》。不过回顾庞龙的音乐,却躲不过这背后的“蝴蝶效应”,用化茧成蝶来形容也应当是恰如其分。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的内地歌坛,从传统实体唱片到网络数字音乐,从赋比兴抒情曲调到直抒胸臆的情感宣泄风格,从大众世俗审美到小众细分并彼此疏离,在这一时代巨变过程中,若要找出一位承上启下兼容并蓄的歌坛代表,庞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上世纪90年代步入歌坛,庞龙先后推出《两只蝴蝶》《家在东北》《你是我的玫瑰花》《兄弟抱一下》《小眼睛的姑娘》《杯水情歌》《兄弟干杯》等一系列妇孺皆知、网传街唱的现象级流行金曲。凭借脍炙人口、口碑载道的风行态势,庞龙也成为了这个异彩纷呈的娱乐时代独树一帜的流行文化符号。

  回顾庞龙的这一系列作品,我们不难发现,平民视角、日常生活、故乡热土、亲情友情一直是他执着秉承并反复吟唱的主题。

  艺术作品是真实生活的写照与升华,歌曲的创作与诠释,则更是歌者对自身经历、对周遭际遇的关照与感怀。日前,庞龙接受本刊记者独家专访,畅谈了自己的歌坛经历和幕后点滴。

  

 

  童年影响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全校300人大合唱,每个班选十几位同学参加,我都没被选上。当年所有人可能都万万没想到,长大以后的我成了职业歌手。

  童年生活和文艺没什么关系

  回首当初,很多从艺者,往往天生才智难自弃,亦或师出名门有家学。对于这一点,庞龙却给出否定答案。

  谈及童年生活和文艺爱好的关系,庞龙回忆说:“我童年的生活和文艺爱好,好像没什么关系。唯一记得的是,我父亲和家人都说我从小就不怯场,站到众人面前,说演个节目我就敢表演。但因为家庭生活条件的关系,还有家里人也没谁显露出有文艺细胞,所以我从小也就没想过往文艺那方面发展。童年影响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全校300人大合唱,每个班选十几位同学参加,我都没被选上。当年所有人可能都万万没想到,长大以后的我成了职业歌手。”

  度过童年与回忆童年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回首时或许苦辣酸甜皆可付笑谈,但当年岁月往往唏嘘多过欢笑。

  庞龙出生于辽宁阜新,家住在矿山边上,推开家门就能看见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海洲露天矿。说到童年的经历对人生的影响,庞龙说:“我的童年特别单纯,除了完成作业以外,最爱的就是跑到雪地里玩,比如滑冰车、打雪仗等。东北孩子会玩的我基本都会。小时候,其实挺淘气的,那会儿正赶上武打片的兴起,于是我跟所有孩子们一样渴望成为武林高手。跟现在的环境比起来,那个年代确实挺苦的,但当时不觉得,反而特别快乐,这成为我人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回忆。初中毕业之后,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于是开始唱歌。我那时并不热爱音乐,只是发现唱歌能挣钱才去唱的。那时候白天上课,晚上去夜场唱歌。我们那里是小城市,开始一场只挣三块钱,到上世纪90年代后,钱才慢慢多起来。那些年,酒吧、夜总会、歌舞厅我都去唱过,我觉得那个环境和那一段日子很锻炼人。1995年我决定考大学,经过一番努力,进入了沈阳音乐学院的流行演唱专业学习。我是来自矿工家庭的孩子,父母的教育和成长的经历,让我一直能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论顺境逆境都能淡然应对。直到现在我对物质的要求都不高,但是对自己的职业要求特别高。”

  

  我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很叛逆,很摇滚,然而没有火。为了这张专辑,把家里的钱全花光了,房子都卖了。赔的血本无归,当时遭受了很大的挫折。

  初入歌坛第一步就遭遇挫败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庞龙,这句话无疑是他生活际遇的真实写照。

  大学毕业后,庞龙闯荡北京开始“北漂”,签约唱片公司后录制自己的第一张专辑《人生三部曲》,主打歌名为《老了》,初露锋芒却少年老成。

  对于最初选择为了唱歌而漂泊,庞龙说:“我决定开始为了唱歌而漂泊的时候,其实脑子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方向,遇到困难我也从没想过放弃,告诉自己往前走就对了。我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很叛逆,很摇滚,然而没有火。为了这张专辑,把家里的钱全花光了,房子都卖了。赔的血本无归,当时遭受了很大的挫折。”

  成功有运气的成分,但百分百的成功,往往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坚持与苦挨。庞龙说:“那个时候,虽然内地有了唱片公司,但其实唱片企划、宣传方案、制作人等很多工作都是歌手自己来做的,唱片行业还不是很成熟。第一张专辑《人生三部曲》就推出《老了》这首歌,那个时候没有制作人,所有事情都必须自己做。制作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就自己设想,第一张专辑似乎是在设定自己在歌坛的未来,所以取了一个这么老的专辑名字。最初的生活非常迷茫,知道自己有能力唱歌,也能唱好歌,但有这样的能力并不代表就能在歌坛找到自己的位置,因为除了歌唱以外,还需要很多其他条件来配合、来支撑你作为职业歌手的身份,所以最初很迷茫,找不到风格定位,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一厢情愿在做。第一张专辑就唱了一首《老了》,其实那时候自己刚二十几岁,但心态感觉已经很老很老了,当时的心情很沉重、有挣扎、有呐喊。《老了》是挺好的一首歌,里面还有纯乐队的概念,所以挺棒的,到现在我都很喜欢。” 

  期待《人生三部曲》,但第一步就面临挫败,悲愤和迷茫之后,庞龙也渐渐明确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庞龙说:“经过《人生三部曲》,我开始思考如何平衡商业与艺术的关系。我下定决心,接下来再出专辑的时候,每张专辑都要有一首畅销的流行歌,之后在里边放一些唱片公司和我个人都喜欢的歌儿,还有一部分是我自己满意的风格的歌曲。唱片公司需要盈利才能继续发展,我也需要生活,只有生活安稳了,你才能继续做。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太畅销,所以人们说庞龙太商业了。”

  庞龙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他说:“最初步入歌坛,一路走来得到了太多朋友的帮助,有音乐学院的老师,当年单位的同事,唱片公司的老板和朋友。这一路走来,帮助我的人特别多,可以说是一个大的朋友圈。这些朋友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方面给了我帮助,不论是专业上,还是事业发展上,让我在每一步都走得更踏实稳定,有了他们就感觉特别安心,我特别感谢他们。”

  

 

  我从1998年开始做第一首歌到现在二十多年的时间没有停止过,至于每一首歌出来后被贴上什么标签,我是无能为力,也很无奈。

  《两只蝴蝶》意外成为“神曲”

  “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我。”用泰戈尔的这一诗句形容庞龙和《两只蝴蝶》最为恰当。

  当年,庞龙筹备制作第二张专辑时,专辑中选的歌曲包括《家在东北》《遇见你》《无情的背叛》等几首歌,还不包括《两只蝴蝶》。《两只蝴蝶》是庞龙的好友、词曲作者牛朝阳之前创作的一首歌曲,当初也曾想让庞龙来唱,但那时庞龙的第一张专辑《人生三部曲》已经开始制作,《两只蝴蝶》与专辑“整体风格定位不太符合”,所以就没选用。几年后,出任导演的牛朝阳开拍由刘晓庆主演的电视连续剧《281封信》,《两只蝴蝶》作为主题歌,牛朝阳再次找到庞龙演唱,并收录在他的第二张专辑中。

  2004年,歌曲《两只蝴蝶》火遍网络,庞龙的第二张专辑《两只蝴蝶》以100多万张的正版销量成为当年销量冠军。同时,《两只蝴蝶》开启了彩铃时代、连续六个月创造彩铃销量神话,累积下载超过2.4亿次,成为华语乐坛有史以来最耐听、最具商业价值的歌曲。庞龙也成为华语乐坛最有价值、最具争议、最卖座的歌手。

  《两只蝴蝶》是近二十年来内地歌坛的一个传奇,说到庞龙,就不能不提《两只蝴蝶》,问及庞龙,他最不愿意再过多提及的也是《两只蝴蝶》。

  对于“网络歌曲”和“神曲”这样的说法,庞龙称:“这么多年很多媒体朋友都问过这个问题,我基本已经麻木了。都是歌曲干吗要分网络歌曲和神曲呢?其实作为音乐人来说,创作或唱这些歌曲都没有指向性。也许是传播的受众面广了,后来被大众贴了个标签而已。现在大部分的宣传渠道不都是通过网络吗?所以不要给歌曲分类,好听就行了。我从1998年开始做第一首歌到现在二十多年没有停止过,至于每一首歌出来后被贴上什么标签,我是无能为力,也很无奈,总之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一直唱下去,唱自己喜欢的歌,这是我热爱的职业。《两只蝴蝶》这首歌火了以后,有很多人问我一首歌怎样才能这么大火,是怎么推广的,需要什么音乐结构?怎么判断一首歌是否可以大火,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只能说一切恰恰好。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的网络来推广、作秀,我觉得更应该感谢那个年代,同时自己的坚持和努力也很至关重要,因为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首歌之前对音乐的所有努力和难以坚持的坚持,当然我很幸运。在歌火了以后,活动和演出自然也多了,有时候忙的自己都忘了在哪里,时常问自己:难道我也要一人一首成名曲就这么唱下去吗?我的初心是什么?为什么而唱?当找到答案后,我知道是时候该拥有自己的音乐方向了。”  

  

  

  我们漂泊在外,都不在自己的家乡,所以特别思念故土。因为想起小时候东北的大雪纷飞,还有热腾腾的粘豆包和酸菜,所以有了创作冲动。

  《家在东北》抒发东北人的情怀

  脚下良田千万亩,只爱家乡一寸土。在庞龙的音乐生涯当中,“东北家乡”是他创作的一大主题,同时更是一大亮点。

  缠绵悱恻的一曲《两只蝴蝶》,唱红了华夏大地每个角落。同期另一首别具东北特色的《家在东北》,更让人们领略了庞龙热情豪爽的一面。提及流传甚广的歌曲《家在东北》,庞龙说:“我出生在东北,成长于东北,东北在我情感当中是分量最重的。《家在东北》是我和朋友一起创作的。当年,写这首歌的时候,我们漂泊在外,都不在自己的家乡,所以特别思念故土。当时,我在西安,因为想起小时候东北的大雪纷飞,还有热腾腾的粘豆包和酸菜,所以有了创作冲动。家乡很美、物产丰富、人民淳朴,其实《家在东北》就是作为东北人抒发对自己家乡热爱的一首歌曲。《家在东北》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的一首作品,从来不拒绝,非常愿意唱。其实,《两只蝴蝶》和《家在东北》是在同一张专辑中。那张专辑中,火了三首歌,《两只蝴蝶》《家在东北》和《杯水情歌》。《家在东北》是在《两只蝴蝶》之前就已经制作完成了。等到《两只蝴蝶》的热度稍微往下降时,《家在东北》的热度就起来了。”其实,生活中的庞龙与舞台上那个激情飞扬的他有很大反差。生活中的庞龙喜欢喝茶,他说:“茶有一种静的感觉,能让人沉静下来。茶如人生、人生如茶。很小的时候在东北我就喜欢喝茶,人都说充满着浓郁豪爽粗犷的北方人应该喜欢酒,但我更钟情于茶,我喜欢茶的韵味。”

  在庞龙的记忆里,除了音乐,还有承载着浓浓乡情的茶。如今,茶的种类花样繁多,但庞龙一直偏爱花茶,因为有家的感觉。“在老家的时候,每次亲人、朋友来家做客,饭后,母亲都会沏一壶浓浓的花茶,一人一大杯,那时,不讲究茶道。记得第一次喝茶,是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母亲为刚回到家的父亲沏了一杯花茶,那浓郁的香气飘满整个屋子。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茶,不只是对茶的青睐,更是对家乡的眷恋。从辽宁到北京,从年幼到如今,品茶如品人生,已成习惯。”庞龙回忆说。

  

  

  “口水歌教父”的称号,那是别人给的,我从来不认为哪些是口水歌,哪些是艺术歌,哪些是严肃歌曲。有老百姓的喜欢,你就有存在的价值。

  不在意“口水歌教父”称号

  文艺作品既有文化特性,又有商品属性,流行文化更是如此。然而,流行是一把双刃剑,作品因流行而体现传播力,也因流行而对创作者带来诸多非议。一度,庞龙就面临这样的情境。

  《两只蝴蝶》《家在东北》等歌曲的广泛传播,开启了庞龙的歌坛辉煌之路,其后他相继推出的《你是我的玫瑰花》《小眼睛的姑娘》《兄弟干杯》《兄弟抱一下》等歌曲依旧延续亲民歌路,依旧火爆热销经久传唱,因此,庞龙也获得了“口水歌教父”这个称号。对此,庞龙说:“追求歌曲在商业市场上的反应,如果非常流行的话,作为创作者和演唱者,都是非常高兴的事情。首先,从艺术的角度来说,这是市场给了你很高的肯定;从商业角度来说,这为你未来的发展添了一块石头,你踩着这块石头往前走会更加平稳。作为流行歌手,能够为歌坛奉献出多首流行的作品,这也是对市场的判断和个人能力的体现。每当有一首歌非常流行的时候,我肯定很高兴,但我的心态不会有什么变化,我会期待下一首好歌的出现。至于“口水歌教父”的称号,那是别人给的,我从来不认为哪些是口水歌,哪些是艺术歌,哪些是严肃歌曲,我觉得不是这样区分的,不要把事情做复杂了,流行歌曲的定义非常简单,就是能让普通大众听得懂的歌曲,有老百姓的喜欢,你就有存在的价值。以我目前的状态,给我贴上任何标签都已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不能唱我自己喜欢的歌曲。我更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音乐,不用去介意大众给我定位,我每年都认真出一张专辑,表达我想说的话,这是我的态度。不管这个音乐有没有推广出去,有没有人买单,有没有人付费,我都很认真去做,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当然,不敢保证我现在的作品大家都会喜欢,但是没关系,我能一直唱就是最幸福的事。大家还想听,那我就会一直唱。唱了这么多年歌,能够有多首被歌迷认可的作品,取得今天的成绩实属不易,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我是一名普通的流行音乐系的老师,我会严格按照我们大学流行音乐声乐教学的要求,教给学生们声乐的基础知识和技巧。可以说,我现在的第一身份是老师,我的业余职业才是歌手。

  转换身份走上讲台并步入军旅

  从2006年至今,庞龙不但历经歌坛的风云变幻,而且也经历了个人身份的转换。他先后出任沈阳音乐学院和浙江音乐学院声乐教授一职,还于2008年入伍参军,成为二炮文工团的演员。

  从功成名就市场前景大好的歌手,转身成为退居幕后教书育人的教师,对于自己的心态和状态,庞龙说:“我在2015年,以高层次人才引进的身份,从沈阳音乐学院到了浙江音乐学院。关于我当老师这个话题,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可能媒体的报道不是很多而已。我在2006年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母校沈阳音乐学院教书,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在学校任教当老师有14年的时间了。去学校教学,我可不是挂名教授,而是实实在在上课带学生。我是一名普通的流行音乐系的老师,我会严格按照我们大学流行音乐声乐教学的要求,教给学生们声乐的基础知识和技巧。可以说,我现在的第一身份是老师,我的业余职业才是歌手。这些年来,圆满完成教学任务,一直都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如果能让我的学生在我这里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领悟对于作为一名职业歌手应具备什么样的职业状态,分享我的一些经验,让他们能够迅速的成长,为我们的华语流行乐坛培养和推荐一些有价值的歌手和创作人,这可能就是我的打算吧,也算尽我的微薄之力吧。”

  军旅生涯是庞龙歌手身份之外的另一个重要人生体验,谈及那段生活,庞龙说:“从2008年入伍,到2012年转业,参军的这段经历让我受益良多,心怀感念。在部队,我养成了良好的作息和生活的习惯,准时、服从、协作,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是在社会环境中很难锻炼出来的。那一段时间,从南方抗冰雪灾害到汶川抗震救灾,从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到每一次下部队慰问演出,我几乎都去了,重要任务也都有幸参与。这些经历对于我来说是无比珍贵的财富。

  从军的珍贵记忆中,对我的歌唱事业来说有两件大事令我引以为傲。第一件就是我的第一场演唱会,是文工团为我举办的,并且是连续开了两场,观众全是部队的战友们。第二件大事是我有幸穿上军装的第二年,出版了我个人的第八张专辑,也是我首张军旅主题的专辑《我们的宿舍307》。专辑由我火热部队生活的点滴感受汇集而成,收录了《从军歌》《我们的宿舍307》《金色的胡杨》《拉歌歌》《心中的太阳月亮》《人生一条路》《我是你的朋友》《拉起你的双手》《有事你就说》《爱的奇迹》等等。其中,还收录了我专门为汶川抗震救灾特别创作的歌曲《爱在人间》。这张专辑由我自己担当制作人。在制作的过程中,我有意识地挖掘了一些民族音乐元素,融入了最新理念的编曲,将大量的失真吉他的音色加入其中,希望可以将年轻化和流行化的风格带入。时至今日,这些歌曲也一直受到战士们的热烈欢迎,我感到无比荣幸。

  2018年初,火箭军文工团在撤编前,组织大家录制《心中的歌》音乐电视片,把团里部分老战友都召集回来了,我也有幸参与其中,这一刻弥足珍贵。转业以后,为了演出风格,我留了一尺多长的辫子,当得知拍摄要求穿军装时,我陷入了纠结,这辫子怎么办?剪吧,不舍;不剪吧,不行。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可能这辈子再没有机会以军人形象出现在镜头面前了。没说的,剪!”

  

  不管怎么不一样,都是在自己不断的成长中用音乐表达自己每个阶段的状态,这就是职业音乐人应该做的事,作为歌手,关心音乐和生活就好。

  孜孜以求持续推出专辑新作

  “任何倏忽的灵感,事实上不能代替长期的功夫。”对于从艺者与成功的关系,罗丹这句话可谓是一个绝佳诠释。

  回顾这二十多年的内地流行歌坛,持之以恒、孜孜以求持续推出专辑新作的歌手屈指可数,庞龙堪称突出代表。从2000年出版第一张专辑《人生三部曲》至今,他相继推出十多张个人专辑,《你是我的玫瑰花》《家在东北》《家的味道》《幸福的两口子》《校花》《往日时光》《兄弟干杯》《兄弟抱一下》《70后》等多首歌曲广为传唱。庞龙也获得中国金唱片最佳专辑奖、音乐盛典“内地最受欢迎男歌手”奖、2010年“最佳唱片销量奖”、2012年度百度音乐网络十年最具影响力歌手等奖项。此外,他还曾四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近年来,歌坛不景气,但庞龙却依旧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持续逆市推出专辑《我们在蓝色海上飘》和《走着唱着》。对于歌坛的风云变迁,庞龙说:“我觉得歌坛一直挺好,不断地有新面孔出现,用开放和乐观的心态来看待。我对歌坛一直很有信心。做音乐是我一辈子的职业。像我这样的歌手,有了职业的习惯,每年要出一些自己创作的歌让大家知道,可能歌不火,可能在别人眼里你已经过气了,可在我看来不是这样的,我就应该不断地出新作品。放眼世界,你看很多优秀的音乐人,他们在六七十岁了还在出专辑。音乐是个人热爱的事业,持续去做就对了。我也没有多大的理想,或去挽救市场什么的。人们生活总需要好听的音乐,只要好听,不论什么风格,所以我会努力在每一年推出自己的作品,分享给喜欢我的朋友。音乐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当你失去了一些新鲜热度以后,就要靠更有质感的音乐给喜欢你的朋友。”

  不久前,庞龙在网络上推出全新单曲《等你》,谈及这首歌,他说:“《等你》有我个人的情感在里边,传递的是我对这个世界的一种看法。因为我父母去世比较早,我时常想,他们会不会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等我,或许是在一条铺满鲜花的路上。我的未来也会在某个空间等着我的亲人、爱人,就当是一种轮回吧。所以才有了《等你》的歌词:在铺满鲜花的路上,在波涛汹涌的海上、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在深邃无情的岁月中、在一望无际的草原,就是不同的你想见的人会在不同的时空里等你……这首歌我是在2019年的春节制作完成的,我特别喜欢这首歌,自认为是我近年来最好的一首歌,在我的私人歌单里排第一。从旋律的走向到编曲,跟我以前的作品风格有很大的区别,音域上的跨度也非常大,低音的表现比较多,录音时还特意找了一款70年代的德国的话筒来更好的呈现低音。希望这首歌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庞龙。其实,不管怎么不一样,都是在自己不断的成长中用音乐表达自己每个阶段的状态,这就是职业音乐人应该做的事,作为歌手,关心音乐和生活就好,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