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张路:我在国安20年

——

作者:董岩  来源:  时间:2021-01-26

“我是96年加盟的国安,我在国安工作了二十年,到2016年退休。在这二十年中我和俱乐部还有广大球迷一起,享受过很多胜利的喜悦,也经历过很多沟沟坎坎,波澜起伏的日子。应该说国安就是我的家,这二十年也是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二十年。”近日,张路在一段视频中这样说。
张路被广泛熟识是他足球解说员的身份,但他其实是个高管。
 

  

 
从1996年开始,张路在国安总经理的位置上待了5年。2001年,张路改任俱乐部副董事长兼党支部书记。2011年,60岁的张路退休了,但仍保留俱乐部副董事长职务。
最近足球圈因为中国足协,规定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而有一些争议。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能否继续沿用京城球迷喊了28载“北京国安”队名,备受外界的关注。
最新进展是北京中赫国安因中赫集团要收购中信股份,向中国足协申请延期3个月提交俱乐部名称。

  

  

  

张路回忆起他在国安俱乐部的故事。
1996年3月,北京体委推荐张路担任国安总经理,当时他的身份是北京体育科研所常务副所长。“我跟领导说,能不能再考虑考虑,我还是待在体科所比较好。”张路说他并不是一个愿意待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他习惯坐下来搞一些研究。但领导说已经决定了,张路只能服从。经国安俱乐部董事会批准,张路于4月1日正式就任。
 
硬着头皮坐上国安老总位置的张路,很快就展现了自己管理上的才能。
张路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搬家,从“先农坛搬到工体”。
张路表示其实他当时还是对先农坛体育场更有感情:“就拿我来说,从小进入北京队之后就在先农坛踢球。至于工体,主要是对中国足球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工体当初的球场和设施绝对是国内一流的,为了俱乐部更好地发展,我们就选择了工体。”
“当时球员住在看台,工体给了我们一个4层的小白楼,办公和球员住宿。”张路很快发现楼里没有餐厅,为了球员吃饭更方便,“我们也想过去对面的体育馆里用餐,但是如果运动员每天洗完澡再去过马路吃饭,特别容易感冒。”他决定在小白楼的后面接出来一个餐厅、厨房,新房刚盖好,就接到了朝阳区规委通知,这是违章建筑,要求拆除、罚款并书面检查,“我赶快去朝阳规委检讨,并解释了盖这个房的原因,对方很通情达理,只缴纳了罚款。同意临时这样,所以我们搬到丰体前,都是在这个小食堂吃饭。”

  

  

  2009年喜捧中超联赛冠军奖杯

  

上任后的张路主要负责球迷管理和梯队建设。
张路觉得一个球队扎根于球迷中,他成立了球迷部,把北京8、9家球迷组织团结起来,统一管理,后来很多工作发动球迷一起做。“球迷组织开始是民间的,后来是国安的,再后来被北京市团委和精神文明办接管,成立了北京球迷协会。2008年奥运会,球迷起到了很大作用。”
张路说,当时国安俱乐部只有一支成年队,没有后备力量。张路认为这不利于俱乐部的长远发展,主动提出负责青少年梯队建设,并利用她在北京基层足球的人脉关系,很快建立了“一队三校”——一支青年队和三所足球学校,搭建了俱乐部青少年梯队的框架。
 

  

 图片说明:2016年俱乐部一队三校之华星足球学校成立
 
米卢到中国国家队担任主教练,是张路的牵线搭桥。
原本张路要引进国安队主帅,但跟米卢的经纪人杜什克接触后,得到回复,称米卢已经不想再执教俱乐部,如果来中国,他更愿意执教国家队。张路随即联系上时任足协副主席张吉龙,在张路的撮合下,米卢开始跟中国足协接洽。
经过几番周折,米卢成为了国足主帅。2001年10月7日,在米卢的带领下,中国队历史性地闯进了世界杯决赛圈。随后,张路给《足球报》连续撰写6篇稿件解析米卢。
 

  

 图片说明:2003年与贝利和米卢合影
 
张路告诉记者,“国安永远争第一”这句口号,是当初国安俱乐部董事长王军提出来的。他也一直以此为目标这样践行着。
张路认为,“永远争第一”体现的是永不满足,不断奋进的精神。争了一个第一,还要争更多的第一,不光要争比赛成绩的第一,也要争各项工作的第一。
张路说,国安确实创造了很多第一。国安是第一个开通官方网站的俱乐部,国安是第一个在自己主场升国旗、奏国歌的球队,国安是第一个和欧洲足球俱乐部互访比赛的,国安是第一个为球员上保险的球队。
当时完成其中有些事情时,张路还未到国安工作,但这些都是他倡议并促成的。
“只要俱乐部在经营和管理上一直处在正轨上、不断发展,成绩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张路说。
 

  

 
对于中超的“去商业化”的规定,张路表示可以理解。他给记者这个足球小白讲起“日本职业足球之父”川渊三郎。他是在日本最早倡导“百年构想”和“地域密着”的理念——职业足球不能属于企业和财阀私有,必须具有社会属性,并深深扎根当地社会。为此J联赛创造性提出的手段之一,就是“队名不得带有传统企业名”。这一贯彻,至今未有松动。
张路去日本考察时,川渊三郎推荐他们去参观了“东京FC俱乐部”。
 
他说,对于中超“去商业化”,早在2014年《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中就有了这个思路,“我觉得这个方案怎么推,什么时候推,推到什么程度,可以探讨。”张路说,他觉得中超的事情中超自己解决,可能更容易些。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