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军装的故事!让人无法不爱的顾一野高粱江南征们

——

作者:夯石 诗情 邢大军  来源:  时间:2022-01-11

 

 

最近,大家都为《王牌部队》中刷屏的穿军装的兄弟姐妹们或歌或哭,或昂扬或奋激。顾一野说当兵是他的命,被顾一野、高粱、江南征圈粉,被这身军装圈粉,也是我们的“命”。

 
八神奔而警跸兮,振殷辚而军装。
 
这是最早见于《汉书·扬雄传上》的“军装”一词,颜师古注:军装,为军戎之饰装也。
 
不分年龄,我们爱上“绿军装”,是源自我们对奋斗、奉献、牺牲的中国军人的由衷热爱和崇敬。
 

图片

 

《王牌部队》中“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的65式军服,是我们最熟悉也是我军装备时间最长的一套军服。从1965年至1985年,65式军服包括改良型71式军服、74式军服和78式军服,整整实行了20年,累计有数千万名解放军官兵穿过65式军服,解放帽和军用挎包更成为几十年间年轻人的时尚,绿军装形成了全球史上最大规模最长时间的服装流行,许多国家的军服都曾借鉴65式军服的优点。
 
《文汇报》近日刊文评首次“穿上军装”的肖战“一改古装言情剧里的柔情小生形象,致力于展现当代军人的热血坚毅”。
 
“穿上军装”意味着责任和担当。穿上这身军装,便要做保护国家保护人民的真正“王牌”!
 
肖战、黄景瑜、钟楚曦在《王牌部队》中穿上军装,成为了让人无法不爱的高粱、顾一野、江南征。也希望他们能学习老一辈文艺工作者,把“穿上军装”视为生命中的最高荣誉和最高奖赏,在塑造好军人形象的同时也塑造好自己的形象。
 
今天,就带您走近几位笔者曾经采访过的老一辈军旅艺术家,带您看一看生活中和舞台银幕上的顾一野、高粱、江南征们,聆听他们与军装的故事。
 

图片

 
这个英俊洒脱、有股书卷气的小伙就是电影表演艺术家张勇手,这是他参加抗美援朝时的军装照。他跟笔者说:当年在朝鲜战场终于穿上自己的军装,就像回家见到久别的妈妈。
 
他是电影《奇袭》中的连长方勇、《英雄虎胆》中的侦察参谋耿浩、《林海雪原》中的传奇英雄少剑波……
 
朝鲜战争爆发后,张勇手随部队开赴前线,那时他还穿过朝鲜人民军的军服——因为是1951年春去的,还穿着棉袄,也没换装,也没改装,天暖和了,张勇手和战友就一点点从棉衣里往外撤棉絮……张勇手一直到停战后才回国。入朝第一天,运送文工团给养的大车,就被美国飞机炸坏了,装豆油的汽油桶炸出了好几个洞……张勇手被派到60里外向当地政府寻求帮助,就靠着入朝前学的几句简单的朝鲜话,再加上用手比划,完成了任务,当地老百姓用自家的牛,帮着志愿军把给养往前驮,因为这事张勇手立了个三等功。
 
第五次战役打响后,张勇手生了一场大病,发烧烧得不知东南西北。他所在的部队在五次战役时受点儿挫,因为生病,他提前下来了——往前线运弹药和粮食的车,回去时运送伤员,他就坐着那个车从战场上撤下来,后来又一个人跑出包围圈……
 
还记得顾一野带领战友跑出包围圈的情景吗,顾一野和高粱流着泪一一复原平素不起眼的战友们在战场上舍生忘死的一幕,看哭了许多网友,“生死在一起连”就是这样诞生的!
 

图片

 

张勇手找回部队的第一站,就是他爱人所在的那个转运站,他当时拄着根棍儿,头发长长的,别说洗澡了,衣服都忘记是什么时候换的了,“她给我找了一套军装换上,终于穿上了自己军队的军装,就像是回家见到了久别的妈妈。”
 

图片

 
这个着55式军装、壮实帅气的小伙就是男低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马子跃。和高粱有一拼吧。他说《长征组歌》一辈子没唱够,军装也一辈子没穿够。
 
马子跃兄弟5人,他从小就喜欢唱歌。1964年7月,马子跃参加了文艺特招兵的考试,9月就被接到北京。
 
马子跃后来看到自己的入伍时间是8月1日,觉得是巧合,更是一种殊荣。一想起当年穿上新军装的情景,马子跃就会想起《真是乐死人》,他总会不自觉地哼唱起来——“实行了兵役制,我当上国防军,挎上冲锋枪,军装更合身;帽徽闪金光,领章更漂亮。我对着镜子,对着镜子上下照,上下照,哈哈!哎哟哟!真是乐死人!哎!真是乐死人!”
 
领了新军装,马子跃被通知:第二天下部队到山西榆次接受基层锻炼。于是他穿上新军装照了上面那第一张军装照,寄回家……
 

图片

 
这位梳着两个小刷子的美丽女兵就是著名影视演员韩月乔,钟楚曦饰演的江南征的造型“出处”找到了吧——
 

图片

 
韩月乔是1973年3月22日入伍的,“第一次穿上军装别提有多高兴啦,当时就去照了一张照片,那是我的第一张军装照,当时还是黑白底片,是照相师傅加工着色成为的彩色照片。当时的军帽很男性化,给我增添了几分帅气。我喜欢那时的棉帽,因为雷峰叔叔就戴那样的帽子。”
 
韩月乔说自己继承了红色的血液和绿色的军装——
 
1979年因出演热门电影《爱情与遗产》,韩月乔踏入影坛,1987年调入八一厂演员剧团,其实,她1973年便已参军入伍,“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妈妈告诉我,她和爸爸是在抗美援朝的队伍中认识的。那时,爸爸在宣传股当干部,妈妈在文工团当演员。我喜欢我的家,因为我有一个英俊漂亮的军官爸爸,小朋友都很羡慕我。我的母亲年轻时,不仅是一名部队文工团漂亮的女演员,而且还是个体育积极分子,性格热情善良。她培育我健康的成长,还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文艺梦。” 
 
这是两代“江南征”的故事!
 

图片

 
这个戴着韩月乔喜欢的棉帽的女兵,就是《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泉水叮咚响》《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的演唱者、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卞小贞。
 
1965年,卞小贞穿着家里新做的小花布褂,梳着两个小歪辫子,挑着扁担踏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她说穿军装是她的青春梦想,“那时候我还不到19岁,到了学校第一天我就穿上了军装,我穿着绿军装心里是无比激动的,我不仅上了大学还成为军人。”毕业后,卞小贞被分到海政歌舞团,她又穿上了海军的新军装,“海军的军装更有特色,夏天是白色的,冬天是蓝色的……”
 
65式军装的回忆杀太强悍了,真的不想走出来!
 

图片

 
高粱和顾一野赶上了好时候,剧中很快就换装了——85式军服正式登场!
1984年1月,中央军委在批准85式军服定型生产的同时,确定我军服装应逐步实行礼服、常服、作训服系列化。
 
 

图片

 
剧作家王宸从1965年开始经历了我军历次换装。1965年他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分配到新疆军区文工团工作,这65式军装(左),一穿就是二十年。1985年,王宸又穿上了85式军装(右),离开工作12年的总参谋部,调到总装备部(国防科工委),正式走进专业创作队伍。
 
1987年8月,87式军服定型投产。1988年7月,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审议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为配合军衔制的实行,同年8月起,全军陆续装备新军服。87式军服总结了历次军服改革的经验和教训,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常服、礼服、作训服系列,可以满足军人在平时、战时、礼仪等不同环境、不同场合的需要。
 
至此,军装变得越来越美观、越来越丰富、越来越现代了。
 

图片

 

图片

 
多年的军旅生活,韩月乔经历了部队多次换装,对军装和军旅生涯充满感情,那一年,八一厂厂史资料馆布置好后,她兴高采烈地带母亲去参观。
 

 
韩月乔指着其中有沿帽的解放式军装得意地对妈妈说:“妈妈你看,我从七十年代这个时期开始,到现在,穿过这么多军装了。”
 
妈妈走到陈列的军服前面,指着红军服后面那种男式的布面军装告诉她:“我就是穿着这样的棉军服去抗美援朝前线的。那时我们没有你们现在条件这么好,你们春夏秋冬四季都发军服,还有大衣,迷彩、作训各类服装。我们当年就一套这样的男式棉军装,到了夏季,天气热了,我们就把棉军服里的棉花掏出来过夏,可是到了冬季,在朝鲜战场,没有再发军装,我们就盖着雨衣过冬。那时我才18岁,年轻,也就这么过来了,其实朝鲜的北方是很冷的……”
 
从军服的演变也可以看出人民军队的现代化进程。
 
著名歌唱家佟铁鑫也经历了多次换装,他把军装当做“脸面”——对于军人而言,军装就是脸面,更是军人精神的外在体现。
 
1976年,“文革”刚刚结束,高考尚未恢复,佟铁鑫考入部队宣传队,进队不到两个月宣传队就解散了,他开始每天5公里负重越野、凌晨2点换班站岗,成了辽宁省军区的一名警卫战士,生活虽然艰苦但却很充实。
 

 
每天睡觉前,佟铁鑫都要把军装叠得平平整整,生怕有褶皱。无论训练多苦多累,都要挤时间做内务、洗军装。佟铁鑫对笔者说:“军人要有军人的样子,为士兵歌唱更要有军人的那股劲儿。这么多年,我的演出军装都是我自己打理。我像爱护自己的脸一样爱护军装。”
 
2017年8月1日起,全军统一换发新式军服,设计上突出中国元素和我军特色,更加符合中国军人的脸型和气质,更好地展现了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良好形象。
 

 
我军建军始自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当时这支部队穿的是国民革命军的服装,只是加系红领巾予以区别;湘赣边区的秋收起义部队多着工农服装,佩戴红布袖章。
 
1928年,红军利用战场缴获的几架缝纫机在江西宁冈挑寮村的一座破庙里建立起自己的第一所被装厂,这一时期红军的服装样式是用粗布做成的灰色中山装、八角帽,缀以布质的红五星帽徽和红领章。当总司令朱德看到部队官兵换上被装厂生产的第一批统一制式军服时,曾意味深长地说:它虽然没有外国军装那么漂亮,但对我们来说,可真是其好无比了……
 

图片

 
照片中这套简朴的军装,是中国红军历史上第一套正规的军装,于1929年3月在福建闽西长汀设计并制作而成,如今陈列在古田会议纪念馆。这套军装为灰蓝色,上衣是仿中山装式,开襟,正面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口袋,领口佩缀红领章,领章绣着黑边(为纪念列宁逝世5周年,缅怀列宁的丰功伟绩);裤子为普通样式,配绑腿;军帽为八角帽,上缀一颗布质红五角星帽徽。
 
一位网友留言说:我家三代行伍,十六名老兵,从红军到志愿军,从老山到辽宁舰……军属的心情真是体会了几十年。
 

图片

 
由没有自己的军装,到单一简朴的军装,再到如今越来越漂亮威武的新式军装,人民军队走过了95年光荣岁月,那生命的绿色诉说着生生不息的奉献和牺牲、承担与使命!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