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过去有句老话,“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意思是说:文人之间,相互看不起这个事,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其实,也不尽然。 比如王安石和司马光这两个生活在同一时代,不仅认识,还在一起同朝为官了很多年的大文人,尽管他们在政治上是一对死对头。可又都对对方的人品、学问推崇备至,一点也不相互轻视。

 

 

那这老两位又是怎么在朝堂之上斗得不可开交,私下又如同是一对好朋友的呢?王安石,大家了解得可能会更多一点,因为列宁曾称他是“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过去宣传得也比较多。而司马光作为他的头号政敌,大家对他的了解得应该也不会太少。其实,这两个人除在治国理念上,有着明显的分歧外,在其他方面,还真不是一般的像。首先,这两人的岁数相仿,司马光是 1019 年 11 月 17 日出生的,王安石是 1021 年 12 月 18 日 出生的,只有两岁之差;

其次,他们都是年纪很轻就考中了进士, 王安石是 21 岁考中的进士,司马光更是在 19 岁就中的进士。还记得白居易的一句诗吗?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要知道白居易考中进士时,都已经是31岁了,31岁的进士都已经算是很年轻的了,更是20岁左右的进士;第三,这两人全都受过欧阳修的教诲与举荐,又都与大诗人梅尧臣是忘年交;

 

 

第四,他们都做官做到了宰相;第五,这两人的学问也都大得不得了: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文章写得好,诗做得也好。后人尝评价其诗:学杜(甫)得其“瘦硬”,尤长于用典与说理,风格遒劲,警辟精绝,世称“王荆公体”。他词写的虽不是很多,但亦“瘦削雅素”“一洗五代词丽艳冶之旧习,谓发豪放词之先声”,有《临川集》《临川集拾遗》和《王文公文集》等传世。司马光亦是文章大家,一生著述颇丰,不仅有《温国文正司马公集》传世,更是编纂了我国历史上的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

《资治通鉴》全书共 294 卷,通贯古今。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尝评价此书道:“为人君而不知《通鉴》,则欲治而不知自治之源,恶乱而不知防乱之术;为人臣而不知《通鉴》,则上无以事君,下无以治民。……乃如用兵行师,创法立制,而不知迹古人之所以得,鉴古人之所以失,则求胜而败,图利而害,此必然者也。”近代著名学者梁启超也说:“司马温公《通鉴》,亦天地一大文也。其结构之宏伟,其取材之丰赡,使后世有欲著通史者,势不能不据以为蓝本,而至今卒未有能逾之者焉。温公亦伟人哉!”

 

 

由此可见,论才气,王或胜司马一筹,而若要论治学、治史,则司马又或胜王一筹,自古文史不分家,两人也算是打了个平手吧。第六,两人都为官清正,不喜奢靡,不好声色。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讲了王安石生活中的一件小事:“荆公病喘,药用紫团山人参,不可得。时薛师政自河东还,适有之,赠公数两,不受。人有劝公曰:‘公之疾,非此药不可治,疾可忧,药不足辞。’公曰:‘平生无紫团参,亦活到今日。’竟不受。”又《宋史》中,也记述了不少王安石拒收贿赂的故事,比如说王安石当上宰相以后,有个地方官员,打听到老王雅好收藏文房四宝,于是,就给他送来了一方宝砚,并当着老王的面,夸该砚:“呵之即可得水。”老王听了,笑着反问道:“纵得一提水,又值几何?”羞得那人无言以对,只好收起宝砚,起身告辞了。还有,他身为宰相,但并无私第,罢相后,一直隐居在金陵郊外一个仅能遮风蔽雨,四周连院墙都没有的草堂内。

这够清廉的了吧?可是和他同样身居高位的司马光在这方面,和他比起来,却也差不到哪里去。据传司马光在洛阳编修《资治通鉴》时,居所极其简陋,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天气闷热,当他感到热得实在受不了时,就在屋里挖了个地窖,躲在里面读书写作。当时,有个名叫王拱辰的大臣也住在洛阳,他家的宅第就非常豪华,中堂建屋三层, 最上一层名“朝天阁”。时谚有云:“王家钻天,司马入地。”再有就是,司马光在为官近 40 年后,他的妻子去世后,他竟然拿不出给妻子办丧事的钱,只好把仅有的三顷薄田典当了,才给妻子办理了后事。其为官之清廉,由此可见一斑。第七,两人的的私生活都十分检点。当时,士大夫们因为生活都很优裕,纳妾和蓄妓之风颇盛。而司马光和王安石,则是极为罕见的既不纳妾也不蓄妓。

 

 

王安石在任知制诰时,他的妻子吴氏曾为他买过一个小妾。不料,王安石却一见大惊,问:“你是谁?”那女子说:“我丈夫是军中的下级官员,运米时船沉了,官家要我丈夫赔,可是我家中很穷,根本赔不起,我丈夫只好把我卖了来凑钱。”王安石又问:“夫人买你花了多少银子?”那女子说:“九十两银子。”王安石随即就派人把她的丈夫找了来,对他说:“把你媳妇领回家吧。”“可是,那九十两银子?”“不用还了。”


事后,王安石还对吴氏说:“以后,再不要做这种事了。”而司马光结婚三十多年,妻子张氏一直没能生育。他也不觉得什么,但张夫人却自责得很。一天, 她背着丈夫买了一个美女,悄悄地把她安置在丈夫的卧房里,自己则借故外出了。司马光见了,也不加理睬,竟在书房看了一夜书。还有一次,司马光到丈人家赏花,晚上就住在了丈人家。于是,张夫人就和母亲合计,偷偷地将一个美貌的丫鬟安排在了司马光的客房里。司马光见了,就生气地对那丫鬟说:“走开!夫人不在,你来我这里作甚?”第二天,丈人家的宾客都知道了这事,都对他的洁身自好佩服不已。

后来,张夫人终生未育,司马光就收养了自己哥哥的儿子司马康,作为养子。 由此可见,两人在不近女色上,也是大有一拼的。好了,今天咱们就先说到这里,明天咱们再接着聊。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