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鼠走牛来,祈盼一年四季行好运;春和景明,笑看万户千门庆新春。
明天,就是除夕了。过去的一年,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当此“鼠”去“牛”来之际,我想大家都是怀了一份对来年风调雨顺,一切向好的祈盼吧。
大家应该都已备好了年货和给小辈儿们的红包,家里也都打扫干净了,就等着欢天喜地的过大年了……
好吧,那咱们今天也不说故事了,改说点别的吧。
那说些什么好呢?木匠为此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忽然想到:往年的这个时候,网上就会出现很多关于春节的十首、二十首、五十首、一百首古诗词的帖子。年年都出,说明爱看的人还挺多。
于是,木匠就想,不如今年我也来凑个热闹,给大家选上九首关于春节的古诗,并为它们作一排名,要是大家都能将它们背下来的话,亲朋好友聚会之时,随兴吟上几句,不也显的汝风雅得紧?
好了,废话少说,进入正题:
 
第一名《元日》,作者:宋·王安石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本来,木匠是真不想将这首妇孺皆知的诗,排在第一名的。但没办法,看了至少一百首关于春节的古诗,还真找不出一首比它更棒的。
不过,木匠在此要很善意地提醒一下大家,这诗几乎人人会背,您可别让家中的小儿女给问住哈。一定要知道:“屠苏”是一种酒,传说正月初一饮这种酒可以避瘟疫。“新桃换旧符”也是一种年俗,或可说是贴春联的前身,始于汉代。东汉人卫宏所著之《汉旧仪》有云:东海度朔山有大桃,蟠屈千里。其北有鬼门,二神守之,曰神荼(音:伸舒)、郁垒(音:郁律),主领众鬼。黄帝因立桃板于门,画二神以御凶鬼。” 

第二名《次北固山下》 作者:唐·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此诗的妙处在于,字面上并未点出时间,但一句“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却暗示了此时正是除夕夜。且这一句和“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都是千古名句。
  通常好的诗句,都和下字的精准,无可替代,有着极大的关系。这两联,不仅对仗极其工整,且“潮平”与“两岸阔”,“风正”与“一帆悬”之间,都有着因果关系。如果说“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还只是对仗工整、下字精准的话,那“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一句,就更妙了,“海日”与“残夜”、“江春”与“旧年”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而这“生”字、“入”字一下,它们不仅马上有了关联,还让原本都很平淡的“海日”“残夜”“江春”“旧年”一下子就都生动了起来,代表着光明的“海日”根本就是不由分说地撕破了代表着黑暗的“残夜”;代表着新生力量的“江春”更是以无可阻挡的强势入侵代表着守旧势力“旧年”,从而传递出了一种昂扬的、积极的人生态度。
  是以木匠一定要把它排在第二名。
    
第三名《拜年》 明·文征明

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
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情嫌简不嫌虚。

木匠把它排在第三名,实在是因为这首诗说的这种拜年方式,太应今年春节的景了。谁都有几个至爱亲朋,平时,大家工作忙,没时间见,过年了,放假啦,走走东家,串串西家,一起吃个饭、喝顿酒,联络联络感情、增进增进友谊,也是人之常情。然则,当下新冠疫情还未完全控制,政府也号召大家尽量待在家里,少外出、少聚会,以将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降到最低。是以,大家也不妨学学这种不用见面的拜年方式。
    
第四名《田家元日》 作者:唐·孟浩然


 
昨夜斗回北,今朝岁起东。
我年已强壮,无禄尚忧农。
桑野就耕父,荷锄随牧童。
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

    喜欢这首,是因为木匠一直生活在北京这个大城市里,从没有机会去农村过年,于是,就对这种田园牧歌式的农家新春,始终抱有一种莫名的向往。
    
第五名《除夜雪》 作者 宋·陆游

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 
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喜欢这首,是因为木匠作为一个读书人,从来就对这种“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的情调,十分偏好。
    
第六名《应诏赋得除夜》 作者 唐·史青 
 

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
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
气色空中改,容颜暗里回。
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

喜欢这首,是因为木匠在读到“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尾句时,一下子就想起了王维的名篇“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这像不像是在一问一答?此诗通篇写的其实都是一个“春消息”,冬去春来,万物萌苏,入目都是一派勃勃的生机,而作者竟将这种“改天换地”的大变化,最后落在了一枝小小不言的“后园梅”上,这就是以小见大,这就叫构思精妙。
 
第七名《除夜作》 作者:唐·高适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

喜欢这首,是因为转眼间木匠已经从一个“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觉新来懒上楼”老者,所以也就越来越越容易产生一种岁月催人老的哀叹。“愁鬓明朝又一年”,真是太击中我心了。
 
第八名《卖痴呆词》 作者:宋·范成大
 

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迎新岁。
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买。
二物于人谁独无?就中吴侬仍有余。
巷南巷北卖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
栎翁块坐重帘下,独要买添令问价。
儿云翁买不须钱,奉赊痴呆千百年。

喜欢这首,是因为“卖痴呆”这事儿。宋时,吴中民俗,除夕,小儿绕街呼叫“卖痴呆”。意谓将自身的痴与呆转移给别人。此诗是范成大《腊月村田乐府十首》中的第九首,诗前有序:“分岁罢,小儿绕街呼叫云:‘卖汝痴!卖汝呆!’世传吴人多呆,故儿辈讳之,欲贾其余,益可笑也。”如果诗人只是把吴中的这一年俗描写得活灵活显也还罢了,而一句“二物于人谁独无”,更是引人无限遐想。或言“痴”且“呆”,也未必不是一种生存之道。还记得东坡老的《洗儿》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第九名《除夜》作者:唐·元稹
 

忆昔岁除夜,见君花烛前。
今宵祝文上,重叠叙新年。
闲处低声哭,空堂背月眠。
伤心小儿女,撩乱火堆边。

喜欢这首,纯是因为它是元稹在一个除夕夜里,写的一首悼念亡妻的诗。有道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尽管元稹这人的私生活并不如他在诗中表现得那样专情,甚至还摆过“蜀中四大才女”之一的薛涛一道,令人深以为恨,但却又不得不说,他写的几首悼念亡妻的诗,却是一首比一首感动人。比如: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遣悲怀三首》)
所以如果元稹要是说他的悼亡诗只能排史上第二的话,我想是没人敢说自己的悼亡诗可以排在史上第一了吧。
好啦,天不早了,咱们就说到这儿吧,木匠要收工了。咱们牛年再见。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