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历史上有位大文豪,一生清正廉洁,还提携了很多后进,没想到老了老了,却被人造谣说与自己的儿媳妇有染,后来虽澄清那是谣言,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被弄得灰头土脸的(造谣、诬人清白者的可恨,真是欠剐),这个人就是欧阳修。 

 

图片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生于宋真宗景德四年六月二十一日(1007年8月1日),他的出生是在绵州(今四川绵阳),老家则在吉州永丰(今江西吉安永丰),卒于宋神宗熙宁五年闰七月二十三日(1072年9月22日),谥文忠,故又世称欧阳文忠公。

 

欧阳修是北宋著名政治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文学家,不仅是与韩愈、柳宗元、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的“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还是与韩愈、柳宗元、苏轼合称的“千古文章四大家”之一。另外,他在史学方面也有着杰出的贡献,“二十四史”他一人就著了两史——《新唐书》和《五代史》。

    

欧阳修的早年生活并不幸福,他出生时,他的父亲欧阳观正在绵州任军事推官(宋朝官制:节度、观察、团练、防御诸使幕中,都设有一名推官,也就是幕主的助理,官品为从八品,低于掌书记。军事推官,说明其幕主的身份,应该不是团练使,就是防御使),已经56岁了。

 

欧阳修是家中的独子,父亲又是老来得子,想必在他幼年时,对他还是很爱很爱的。然则,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欧阳修的父亲在他尚不满4岁时,就病死在了任上。父亲死后,母亲郑氏便带着他投奔了他在湖北随州同样是做推官的叔叔欧阳晔。叔叔家也不富裕,但叔叔对欧阳修他们母子还是很照顾的。后来,欧阳修在为欧阳晔所作的墓志铭中还写道:“修不幸幼孤,依于叔父而长焉。尝奉太夫人(郑氏)之教曰:‘尔欲识尔父乎?视尔叔父,其状貌起居言笑,皆尔父也。'修虽幼,已能知太夫人言为悲,而叔父之为亲也。”

 

由此可见,他们叔侄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郑氏也是一个受过教育的女人,欧阳修五岁时,她每天都会用树枝在沙地上教儿子读书写字。叔叔不时也会过来指导一下欧阳修的学习。

    

欧阳修从小就很喜欢读书,但叔叔家没有多少书,很快就不够他读的了,于是,他就经常从城南李家借书来读,因为书是借来的,读过之后要还回去,所以遇到好书,他都会把书抄下来,住往是书还未抄完,就已能成诵了。叔叔由此看到了家族振兴的希望,曾对他的母亲说:“嫂子不必担忧家贫子幼,你这孩子是个奇才!他日必能闻名于天下。”

 

欧阳修的科举之路有人说很坎坷,不过我倒没有这么觉得,他是有过两次解试落榜的经历(解式就是由州府主持的乡试,乡试是明清时的叫法,唐宋元时都称解试,且宋朝没有由县府院【道】主持的县试,也就是说没有“童生”和“秀才”这两个级别的读书人,或者说凡是读书人,在未进学之前,都可以称为秀才,解试就是最低一级的科举考试了,通过了,就是举人了,但宋朝的举人,又跟明清时的举人不一样,是有保质期的,成为举人就有资格去参加省试【相当于明清时的会试,也就是举进士的考试】了,但如果没有考中进士,其举人身份就会自动消失,下科再考,仍必须从解试考起),分别是在天圣元年(1023年)和四年,而天圣元年时,他才16岁,没通过也很正常?且他第二次解试落榜,应该是就差一点点。否则,当地的学官也不会把他保荐到国子监去读书了。

 

天圣七年春天,欧阳修来到开封,进入了国子监读书,并在监中考试(国子监每年都会对所有监生进行一次课业考试)中,考了第一名,成为监元。同年秋,他又参加了国子监的解试,又考了第一名,成为解元。转年,参加由礼部主持的省试,再获第一,成为了省元,这也算是“连中三元”了。

 

当时,不光欧阳修自己觉得他会在即将到来的殿试中,夺得状元,就连他的老师和同学也都觉得这个状元非他莫属。

 

于是,欧阳修还特意给自己做了一身新衣裳,准备等考中状元后,再穿。不料,他的一个名叫王拱辰的同学,竟在一个晚上,将他自己还没穿过的新衣服,穿在身上,还故意跑到他面前,逗他道:“我穿‘状元袍子’啦!我穿‘状元袍子’啦!”

 

没想到殿试时,竟真的是王拱辰被宋仁宗点了状元。而在考前呼声最高的欧阳修,却只考了个第十四名(二甲第十一名)。

 

欧阳修没能考中状元,还真不是因为他殿试时,没有发挥好,而是副主考官晏殊(殿试的主考官肯定是由皇上亲自担任,但皇上肯定不会把所有考生的卷子都看一遍,所以,还是会安排一个副主考官和几名考官阅卷,然后,再由这些考官从所有卷子中选出五六七八份,最多应该不超过十份,呈给皇上御览,最后,由皇上钦点出一、二、三名,也就是状元、榜眼和探花来)成心摆了他一道。

  

 

那是晏殊跟欧阳修有十么过节吗? 

 

还真不是。

 

反倒是晏殊觉得他太是个人才了,而且他还这么年轻,并又听说他此前已连中三元和 “状元袍子”的事情,便不由担心起来,怕这个年轻人再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得了状元,会使他变得骄傲起来。他就想着得挫一挫这个年轻人的锐气,以有利于他的成长。于是,他就把欧阳修的卷子给压了下来,根本就没有呈给仁宗皇上看……

 

欧阳修虽没考中状元,但毕竟也取得了不错的名次。之后,就被授予了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和西京(洛阳)留守推官(“将仕郎”本身就是最低一阶【从九品】的文散官,“秘书省校书郎”是实职,但前面加了一个“试”字,就又不是什么实职了,同等身份而已,所以他这三个身份,只有“西京留守推官”,才是实职)。

 

金榜题名的同时,欧阳修也迎来了他的洞房花烛。宋代有“榜下择婿”的风俗。所谓“榜下择婿”,就是当时许多朝官,如果家中有待嫁的女儿,都愿意在新科进士中,挑选自己的乘龙快婿。欧阳修一中进士,就被时任太常丞(太常寺是朝廷负责主管礼乐的最高机构,太常寺的一把手叫太常寺卿,其下设少卿和丞各一人,太常丞也就是太常寺的三把手,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打理寺务)的胥偃(字安道,也是欧阳修的一位恩师)选为了自己的女婿。

    

天圣九年(1031年)三月,欧阳修来到了洛阳,当时,他的顶头上司西京留守钱惟演是五代十国时吴越国最后一任国王钱俶(宋太祖起兵平定江南时,他曾出兵策应,唯此之故,被宋太祖授予了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并在入宋后,仍让他保留了吴越王的称号)之子。

 

钱惟演

 

钱惟演这个人在政治上,虽多为人所诟病(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恶,就是喜欢攀附权贵,大搞裙带关系),但他对有才华的年轻人,却一向都很照顾,且他自己也是一个创作高手(为当时十分流行的“西昆体”骨干诗人,与杨亿、刘筠齐名)。是以,其幕中集结了很多文人(如梅尧臣、尹洙、谢绛、杨愈等人,皆为当时有名的文人),欧阳修一来,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他们没事儿就会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切磋诗文。

 

钱惟演对他们也是好到了不能再好的程度,不仅平时很少让他们去做那些具体的、琐碎的工作,还公然支持他们吃喝玩乐。

 

据说有一天,欧阳修和梅尧臣等人一起到嵩山游玩,傍晚时分,突然天降大雪。就在他们正担心回去的路不好走时,只见钱府的管家匆匆地赶了来,还给他们带来了一车食材、一个厨子和数名歌妓,并传钱老爷的话说:“府里没什么事,你们不用急着回来,好好地在嵩山赏雪吧。”

 

试问古今中外,体恤下属能到这种地步的人,能有几个?

 

好了,今天咱们就聊到这里吧,明天继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