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图片

 

 

    前文咱们说到欧阳修考中进士以后,就被授予了西京留守推官一职。他的顶头上司、西京留守钱惟演这个人,虽后人对他评价不高,但却是个非常喜欢舞文弄墨之人,本身就是“西昆体”的骨干诗人。另外,他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对有才华的年轻人,十分友善,甚至都已不能说是爱护了,简直就是放纵。故当时在其幕中,汇聚了一大批非常有才华的年轻文人。欧阳修一到洛阳,就和钱幕中的这些文人打成了一片。反正钱大人是绝不会拿一些琐碎的公务,交给他们做的,是以,这些人一天到晚,不是在游山玩水,就是在狎妓饮酒,写诗填词,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

 

宋初文坛,骈文大行其道。但很多文章作者只一味追求文风的绮丽,而忽视了文章的思想性,几乎完全丢掉了“文以载道”的传统。

 

欧阳修对这种看似华丽,实则内容空洞,诘屈骜牙,脱离生活,只重形式美的骈文,可说是深恶痛绝。于是,就在钱惟演的支持下,与梅尧臣等人一起,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诗文革新运动”,并取得了相当辉煌的成绩。

 

后来,钱惟演官场失意,被迫离开了洛阳。欧阳修等人为他送行,双方都流下了惜别的泪水……

    

在钱惟演手下当差的这段日子,可说是欧阳修一生当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很多年以后,他回忆自己当年在洛阳的生活,还是那么的津津有味: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钱惟演的继任者王曙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向以管束下属严格而著称。他到任后,看到欧阳修他们这帮年轻人,整天就知道凑在一起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吟诗作文,什么工作也不做,自然是十分不满。

 

一天,他把欧阳修等人召集在一起,严厉地教导他们说:“你们觉得你们比寇莱公(就是寇准)如何?恐怕寇莱公的才华要远在你们这些人之上吧。但寇莱公尚且因为耽于享乐而被贬,更何况是你们呢?”(其实,曾两度拜相的寇准后来被一贬再贬,直至被贬为雷州司户参军,客死异乡,岂是由于“耽于享乐”?分明是由于被奸相丁谓所害的好吧!而这个王曙还是寇准的女婿,不知他为何却要这样说?)大家都被训得不敢吱声。只有年轻气盛的欧阳修,回怼道:“寇莱公后来之所以倒霉,可不是因为耽于享乐,而是因为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道退隐。”一下子,就把王老爷子噎得说不出话来。

    

景祐元年(1034年),欧阳修任西京留守推官期满,被召回朝,以试学士院、宣德郎之身份,参与了《崇文总目》编修。

 

 范仲淹

 

景祐三年,时任吏部员外郎、权知开封府的范仲淹因不满宰相吕夷简把持朝政,任人唯亲,向仁宗皇帝进献了《百官图》,对宰相用人制度提出了尖锐批评。吕夷简亦不甘示弱,反讥范仲淹迂腐,还给他扣上了三顶“越职言事、勾结朋党、离间君臣”的大帽子。范仲淹又连上四章,论吕夷简之狡诈,却因言辞激烈,而被改知饶州。欧阳修因为范仲淹一派,也受到牵连,被贬为了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

    

这里还当补充一句:欧阳修当年中进士以后,不是被时任太常丞的胥偃“榜下择婿”,成为了胥家的女婿吗?但婚后不久,胥氏就去世了。欧阳修在被贬为夷陵县令后,又娶了已故宰相薛奎的二女儿。而薛家的大女婿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和他一起参加殿试,被点为了状元的王拱辰。后来,王拱辰的夫人也去世了,他又续弦了薛奎的三女儿。王拱辰与薛家三小姐的孙女,正是李清照的妈妈。

 

庆历三年(1043年),范仲淹又被仁宗皇帝拜为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并在仁宗皇帝的支持下,与韩琦、富弼等人一起,推行了“庆历新政”,欧阳修亦被召回朝中,担任了任右正言和知制诰,成为革新派的一员干将。但“庆历新政”在守旧派的阻挠下,仅推行了一年四个月,就失败了。五年,范、韩、富等人相继被贬,欧阳修被贬为了滁州(今安徽滁州)太守。他的不朽名篇《醉翁亭记》: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就是在滁州写的。

 

此后数年,欧阳修便一直在地方上为官,先后当过扬州、颍州(今安徽阜阳)、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知府,政声颇著。直到皇祐元年(1049年)才被召回朝廷,任翰林学士、史馆撰官,不仅主持修撰了《新唐书》,还自修了《新五代史》。

    

欧阳修一向主张文章要尽量写得通俗达意。《新唐书》实际参与写作的人很多。他作为总撰官,在统筹全稿时发现,大家都愿意把文章写得十分古雅,可又没有足够的天赋,写出的文章往往生僻难懂,看着挺唬人的,但没有什么实际的内容,更谈不上艺术价值。比如负责写列传的宋祁(就是那个后来被称为“红尚尚书”的宋祁),就总爱用一些生僻的字眼。

    

从年龄上讲,宋祁应该算是欧阳修的前辈,欧阳修也不好直接说他,但又不能不管,于是,一天早上,欧阳修在唐书局的门上写下8个字:“宵寐非祯,札闼洪休。”宋祁来了,端详了半天,终于悟出了是什么意思,笑说:“这不就是一句俗话‘夜梦不详,题门大吉’嘛,至于写成这样吗?”欧阳修笑道:“我这是在模仿您修《唐书》的笔法呢。您写的列传,还不是把‘迅雷不及掩耳’这句大白话,都写成‘震霆无暇掩聪’了。”

  

宋祁

    

宋祁听了,顿时明白了欧阳修的意思,不禁莞尔,以后就转变了文风。

    

嘉祐二年(1057年)二月,已届知天命之年的欧阳修又被仁宗皇上指派为礼部贡举的主考官,那一年,他录取了苏轼、苏辙和曾巩等人。史载:苏轼在这次考试中,所作的策论题目为《刑赏忠厚之至论》。欧阳修在看到他的这篇文章之后,不由大为称赏,本欲取为第一,但又怀疑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自己的学生曾巩,于是,为了避嫌,就取为了第二,直到发榜后,才得知这篇文章的作者为苏轼(因当时考官批阅的试卷,都是隐去了考生姓名,并经过誊抄的,所以考官阅卷时,是不知道哪张卷子是哪个考生的)。苏轼考中进士后,还给欧阳修写了一封感谢信,欧阳修也马上就给他回了一封信,说读了他的来信后,“不觉汗出”,更盛赞其文章写得漂亮,还说自己以后都要避让你这个后生三分了。而苏轼也没有辜负欧阳修对他的期许,最终成为了继欧阳修之后的又一位文化巨人。

    

当时,有个文学派别,叫“太学体”。“太学体”领袖是一个名叫刘几的太学生,他们文章的最大特点,就是爱玩弄古书里的生僻字词。而欧阳修是最反对这种文风的。他在批阅试卷时,曾看到一份试卷,开头写道:“天地轧,万物茁,圣人发。”用字看似古奥,其实却很别扭,意思无非是说,天地交合,万物产生,然后圣人就出来了。欧阳修一时兴起,便就着这位考生的韵脚,风趣而又犀利地写道:“秀才剌(音:,意为乖张、违背常理),试官刷!”意思就是:就冲你这秀才写这样的文章,我就不会录取你的!

    

放榜时,一些自视甚高、作文爱用“太学体”的考生发现自己居然没被录取,纷纷闹事,甚至有人说要到街上截住欧阳修,痛打他一顿。但是仁宗皇帝对欧阳修的人品和判断力还是给予了充分的信任,给予了他极大的支持。历史也最终证明了欧阳修的正确,北宋文风自此一振。就连“太学体”的领袖刘几也改过自新了,后来再次参加了考试,还获取了功名。

    

嘉祐三年六月,欧阳修又以翰林学士,兼任了龙图阁大学士、权知开封府;五年,拜枢密副使;六年(1061年),又当上了参知政事。以后又先后成为了刑部、兵部尚书。

    

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欧阳修可能自觉在朝中任职得太久了,想要换个环境,于是,上表请求外任,但却未获批准。

 

然则,就在此时,欧阳修却遭遇了一场奇耻大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咱们明天接着聊。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