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先来读首诗——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这首诗的名字叫《重别梦得》是唐代大诗人柳宗元(字子厚)写的。柳宗元,想来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就算你不知道他,也应该知道他那首著名的《江雪》吧。
 
《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重别梦得》这首诗是柳宗元写给另一个唐代大诗人刘禹锡(字梦得)的。对他大家同样应该也不会陌生吧。就算你不知道他,也应该知道他的著名的《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再游玄都观》吧
 
《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再游玄都观》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那今天咱们就一起来聊聊这两个人的友谊吧。
 
如果问你,历史上都有哪些著名的知己知音?可能你马上就能回答出来:“管仲、鲍叔牙”“伯牙、钟子期”“刘备、关羽和张飞”,甚至“屠格涅夫与果戈里”“皮斯阿司和达蒙”,其实,柳宗元与刘禹锡两人之间的深情厚谊,比起他们来说,真的是一点也不逊色。
 
柳宗元和刘禹锡两人不仅年岁相当(柳宗元是773年出生的,刘禹锡是772年出生的,基本上可以算作同龄人),还是同榜进士(他们都是在贞元九年,也就是793年考中进士的),还一起在御史台工作过数年(职位也相同,柳中进士后,先是被安排在秘书省,做了几年的校书郎,798年,他又通过了博学宏词科考试,成为集贤殿书院正字,之后,又被任命为了蓝田尉,803年10月,调回长安,担任了监察御史;刘则是在中进士后,同年就通过了博学宏词科考试,两年后,再登吏部取士科,授太子校书,不久,回家丁忧。800年,为时任淮南节度使的杜佑,也就是杜牧的爷爷,辟为掌书记。802年,又调任了京兆府渭南县主簿,不久,便也来到了御史台,任监察御史。其时,韩愈也在御史台做着监察御史
 
年龄相仿,又为同年、同僚的人很多,那为什么偏他俩好得就跟一个人似的?我想无非就是这两人的三观、脾气、秉性,乃至政见都很一致。且两人又都能诗善文(柳不仅是著名诗人,还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刘也是有“诗豪”之誉的大诗人),平时他们在一起相互唱和,可谓相得益彰。“永贞革新”时,他们又一起肩并肩地投身到了这场政治变革当中。
 
名词解释:永贞革新
 
【永贞革新】是由王叔文发起的一场政治改革运动。
 
王叔文,原为唐顺宗李诵做太子时的一个侍读,因“常为太子言民间疾苦”,而深得李诵的信任。永贞元年(805年)正月,唐德宗驾崩,顺宗即位,王叔文便成为了翰林待诏(翰林学士加待诏,待诏什么呢?据说此人还是个围棋高手,所以极有可能就是棋待诏吧)兼度支使(度支使,也称计相,权责大约相当于户部尚书加知盐铁、租庸等事物)。王叔文上任后,就联合了王伾、刘禹锡、柳宗元等人,发动了一场旨在反对宦官专权和藩镇割据(安史之乱后,宦官专权与藩镇割据一直是大唐王朝的两大毒瘤)的政治改革运动。
 
但这场政治改革运动只搞了一百四十六天就告失败了——主因是支持他们的顺宗皇帝继位不到半年,就中风了,瘫在床上,口不能言。是年八月,宦官集团的首领俱文珍与时任剑南西川节度使的韦皋、荆南节度使的裴均和河东节度使的严绶等人串通一气,里应外合,迫使顺宗皇帝将皇位禅让给了太子李纯,李纯就是唐宪宗。唐宪宗一登基,就将一干王党尽皆驱除出了朝廷,贬王叔文为渝州(今重庆市)司户,转年又把他赐死在了贬所;贬王伾为开州(今重庆市开州区)司马,伾到贬所后不久,也很快就生病死了;贬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人为边远之州司马,是故这场短命的革新,也被称为“二王八司马事件”。
 
当时,柳宗元是被贬为了永州(今湖南永州)司马(他的散文名篇《永州八记》就是作于此时,另外,他一共留下了540多首诗,其中有317首,都是在永州写的),刘禹锡则是被贬为了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马。
 
此后十年,他们两人就再没有见过面了。其实,从永州到朗州距离最多也就400公里,这个距离在今天看来,实在说不上遥远,开车半天就可以到达了,但在1400多年以前的古代,400公里就是很遥远的距离了。来回一趟,少说也要近一个月的时间。不过,好在他们二人一直频有书信往来,不是今天你给我寄一首你新作的诗,就是明天我给你寄去一篇我新写的文章,两人还经常在书信中,互相砥砺、互相打气,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对老友的思念与牵挂。因此他们之间的友谊,非但没有因为空间上的距离而减弱,反到是因为相同的遭遇与一致的三观、脾气、秉性,使他们彼此都能对对方的处境和思想状态感同身受,而更加牢固了。
 
期间,柳宗元还跟韩愈展开过一场哲学上的论战(前面说了,韩愈跟柳宗元和刘禹锡曾经也是同事,韩、柳之间的关系,其实也挺好的,两人还共同发起了一场极为著名的“古文运动”,但两人的政见并不一致,柳是王叔文一党中的中坚,而韩却对王很是讨厌,所以他们朋友归朋友,政敌还是政敌),柳宗元写了《天说》一文,陈述自己的观点,刘禹锡则连着写了三篇《天论》对柳予以声援。
 
直到元和九年(815年),彼二人才终于结束了这次长达十年的贬谪生涯,先后回到长安。老友重逢,真可谓是悲喜交加、万千感喟。
 
彩仗神旗猎晓风,鸡人一唱鼓蓬蓬。
铜壶漏水何时歇,如此相催即老翁。
 
这是刘禹锡在再次见到柳宗元时,写给他的一首诗。诗名是《阙下口号呈柳仪曹》(仪曹,是礼部郎官的别称,因柳宗元在“永贞革新”中,曾被任命为礼部员外郎,故又世称“柳仪曹”),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光阴易逝,转瞬之间,不知老之将至的感伤。
 
然而,十年分别,换来的只是短暂的聚首。很快,他们又双双被贬到了离长安路途更加遥远,条件也更加艰苦的地方。柳宗元被贬为了柳州(今广西省柳州市)刺史,刘禹锡则被贬为了播州(今贵州省遵义市)刺史。
 
是时,柳宗元才刚回到长安(刘禹锡应该比他早回来了将近一年,但也一直没被安排新的工作),屁股都还没有坐热,这就又要去柳州上任了,其内心的失落可想而知。可他考虑更多的却不是自己,而是刘禹锡。因为刘禹锡上有八十岁老母需要他照顾,不管他去哪儿任职,都必须带着他的老母亲。从长安到播州有一千多公里,而且路途十分难走,老人家受得了这一路上的舟车劳顿吗?就算她能熬到播州,播州那地方的生活条件也是极为艰苦,老人家又怎么能在那里生活下去?
 
是故当柳宗元一听说刘禹锡的新任所是在播州时,就立马给宪宗皇帝上了一道书表,要求和刘禹锡对调。虽然宪宗皇帝最终未答应他们两人互调,但还是改授了刘禹锡为连州(今广东省连州市)刺史。
 
因为自长安到连州和柳州的路有一大段是相同的,所以两人就一路同行到了衡阳,再往下,就只能是分道而行了(柳宗元需要从这里乘船,取道湘江,西去柳州,而刘禹锡则需要继续一路南下)
 
临别之时,两人应该都预感到了这次分别,恐怕今生今世就再也见不到面了,是故两人都显得非常的依依不舍,几度唱和。
 
柳宗元先作了《衡阳分路与梦得赠别》:
 
十年憔悴到秦京,谁料翻为岭外行。
伏波故道风烟在,翁仲遗墟草树平。
直以慵疏招物议,休将文字占时名。
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刘禹锡则以《再授连州至衡阳酬柳柳州赠别》相酬
 
去国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歧。
重临事异黄丞相,三黜名惭柳士师。
归目并随回雁尽,愁肠正遇断猿时。
桂江东过连山下,相望长吟有所思。
 
柳宗元再作《重别梦得》,也就是我在本文的一开头,所引的那首诗。
 
刘禹锡亦再以《重答柳柳州》相酬
 
弱冠同怀长者忧,临岐回想尽悠悠。
耦耕若便遗身老,黄发相看万事休。
 
柳宗元又作《三赠刘员外》:
 
信书成自误,经事渐知非。
今日临岐别,何年待汝归?
 
刘禹锡亦又以《答柳子厚》相酬:
 
年方伯玉早,恨比四愁多。
会待休车骑,相随出罻罗。
 
之后,两人就洒泪而别,各奔任所了。 
 
长期的贬谪生活(也可以说是长期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打击),使柳宗元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元和十四年(819年),当唐宪宗终于良心发现准备召回柳宗元时,他已于这年十月五日与世长辞了,年仅47岁。当时,他的四个孩子都还未成年。柳宗元在临死前,还曾遗书刘禹锡,把自己的全部遗稿都留给了他。
 
当时,刘禹锡年近九旬的母亲也刚去世,他是在护送母亲的灵柩北归的途中,路过衡阳时,从柳家派来的一个专程给他送信的家人口中,得知柳宗元已经去世的消息的,这位柳家的家人在给他送来主人病故的消息的同时,也将主人的全部遗稿都带给了他。刘禹锡悲痛欲绝,当日就写下了《重至衡阳伤柳仪曹》一诗,以寄托哀思。诗前有引:
 
元和乙未岁,与故人柳子厚临湘水为别,柳浮舟适柳州,余登陆赴连州。后五年,余从故道出桂岭,至前别处,而君没于南中,因赋诗以投吊。
 
诗曰:
 
忆昨与故人,湘江岸头别。
我马映林嘶,君帆转山灭。
马嘶循故道,帆灭如流电。
千里江篱春,故人今不见。
 
后来,刘禹锡又两次写了《祭柳员外文》,还将他遗稿全都整理了出来,并编纂成集。另外,他还收养了柳宗元的一个儿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