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黄海海战中,“靖远”舰表现英勇,虽然中弹一百余发,船舱进水,官兵伤亡数十人,但仍然坚持战斗到海战结束,并重创日军“比睿又”号巡洋舰,迫使其退出战斗。刘冠雄也表现出了非凡的胆识。黄海海战后,刘冠雄又随舰参加了威海海战。此战中,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靖远”舰也被日军炮火击沉。

天津市区东西走向的马场道,位于天津著名的五大道最南端,当年直通英租界的赛马场,现在是天津市河西区与和平区的分界。马场道123号,也就是马场道的南侧,为一座临街三层砖木结构的小洋楼,坐北朝南,外形如一架双筒望远镜,立地而坐,镜头朝天。大院门口挂着“天津财经大学成人教育中心”的牌子。这座造型奇特的建筑就是原民国政府海军总长刘冠雄的晚年寓所。一楼前厅立有刘冠雄半身铜像,西舍设有刘冠雄纪念馆。

刘冠雄,字资颖,福建闽侯人,历任北洋政府海军总长、福建镇抚使、闽粤海疆防御使、将军府熙威上将军、海军上将,堪称中国近代海军的耆宿元老。2016年5月1日,来自海内外的45位刘冠雄家族的后裔子孙齐聚这里,举行刘冠雄的纪念会。会议的主持人是刘冠雄的曾孙、天津市建筑设计院名誉院长、国家设计大师刘景木梁先生。刘氏子孙参观了设在一楼的刘冠雄纪念馆,又围聚在刘冠雄的半身铜像前合影留念。

一生经历三个历史时期
中国近代史上,天津不仅是中西文化碰撞、交流的重要城市,也是中国近代海军的主要发祥地和基地之一。清代北洋水师的营务处、水师学堂、西医学堂等重要机构都曾设于天津。作为中华民国第一位海军上将、北洋政府首任海军总长,刘冠雄一生经历了北洋水师、清末新建海军、民国海军三个历史时期。他参加过甲午海战,主持了民国海军的构建,其生平是中国近代海军史的一个缩影,其家风传承也是中国近代海军家族中的典范。

刘冠雄少年时考入福州船政学堂。这是专门培养海军军官的学校,刘冠雄在该校后学堂驾驶班第四期毕业。中法战争后,1886年4月,刘冠雄被选入海军留英学生第三期赴英国留学。同期,从福州船政学堂、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共挑选出33人赴英留学。这是清政府“大治水军”战略的一部分。刘冠雄到英国后,学习操放大炮、枪队阵图、驾驶铁甲兵船,还被派到英国军舰“额格士塞兰德”号上学习炮术。在武力士炮厂学习制造枪炮和火药等。1887年,清政府从英国、德国购买了四艘新式巡洋舰,分别命名为“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号。邓世昌、叶祖圭、林永升、邱宝仁被分别任命为四舰的管驾官。正在学习驾驶的刘冠雄也被特招,参加四舰的接舰回国任务。

“靖远”舰表现十分英勇
又是七年过去了,刘冠雄一直在靖远舰上。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9月16日,北洋水师主力战舰全数出动,包括两艘亚洲最大的铁甲舰、十艘巡洋舰、两艘炮舰和四艘鱼雷艇,护送四千名陆军增援驻守朝鲜的清军。完成护航任务后,9月17日上午10时,在中朝边境大东沟口外十里,与来袭的日本舰队遭遇。十艘北洋水师战舰立即列队迎敌。12时50分,北洋水师的旗舰“定远”号率先开炮,黄海海战爆发。由于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负伤,旗舰“定远”号上的信号装置也被日舰炮火摧毁,北洋水师失去指挥,各舰陷入被日舰分割包围的危险境地。北洋水师的“超勇”“扬威”“致远”和“经远”四艘巡洋舰先后被击沉;“济远”“广甲”两舰受伤逃跑;“靖远”等舰继续坚持战斗,但各自为战,没有统一的指挥。“靖远”舰上协助指挥的刘冠雄见形势危急,立即向管带叶祖圭建议说:“定远舰受伤无法指挥了,现在情况紧急,应该立即由我舰代替指挥,集合各舰。否则,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叶祖圭大胆接受了刘冠雄的建议,毅然下令在“靖远”舰上升起令旗,向星散的各舰发出集合的信号,担负起指挥舰队行动的重任。附近的“来远”“平远”“广远”三艘巡洋舰和两艘炮舰及四艘鱼雷艇,见“靖远”舰升旗集队,都纷纷赶来会合,重新列队迎敌。此时,已是强弩之末的日本舰队见北洋水师声势复振,感到形势对己不利,加之天色渐黑,害怕遭到北洋水师鱼雷艇的攻击,于是全速撤离。“靖远”舰指挥各舰尾追数里,因速力不敌日舰,无法追及,返航回旅顺。

黄海海战中,“靖远”舰表现英勇,虽然中弹一百余发,船舱进水,官兵伤亡数十人,但仍然坚持战斗到海战结束,并重创日军“比睿又”号巡洋舰,迫使其退出战斗。刘冠雄也表现出了非凡的胆识。

为自己建造晚年安居之所
黄海海战后,刘冠雄又随舰参加了威海海战。此战中,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靖远”舰也被日军炮火击沉。
甲午战争结束后,北洋水师只剩下五艘军舰。清政府又从德国购买一艘“飞鹰”舰,刘冠雄被派赴德接舰,并出任“飞鹰”舰管带。这是当时北洋水师中的最大战舰。
1898年9月21日,康有为等戊戌变法失败,慈禧太后发动宫廷政变,囚禁光绪,谭嗣同等维新派遭到残酷镇压。慈禧太后下令封锁北京城和京津铁路,务必要逮捕维新领袖康有为,一直追到天津。但此时,康有为已经登上了一艘名为“重庆”号的英国轮船,起程前往上海。慈禧太后一面电令烟台和上海在康有为登岸时将他捉拿,一面命天津火速派出军舰“飞鹰”号从海上追赶“重庆”号。“飞鹰”舰的航速几乎是“重庆”号的一倍,如果开足马力,要追上“重庆”号简直易如反掌。但是,“飞鹰”舰追至中途,刘冠雄却下令停止追赶,以装煤太少为由,返回天津。也有一说是“飞鹰”号在追赶途中锅炉爆炸,不得不返航。这或许是刘冠雄搪塞慈禧之说,也许是他赞成康有为的维新思想,暗地支持康有为发起的变法运动,有意放其一条生路。此事至今仍是一个历史之谜。

刘冠雄辞职退隐后,在天津当起寓公,整日以种花植树自遣。但是,大海,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永远的蔚蓝色;海军梦,一直萦绕于他的心怀。1922年,他在天津旧德租界推广界六号地购买了9.19亩土地,为自己建造晚年安居之所。他亲自主持设计了三栋造型独特的西式洋楼,南面一栋为航空母舰楼,中间一栋为巡洋舰楼,北面一栋为双筒望远镜楼,前后围合成一个大院落,有房81间,建筑面积3325平方米。

在刘冠雄的晚年时光里,很多时候,他就坐在阳台上,喝着茶水,望着东面朝向大海的方向。桌上,一张海图;胸中,波涛翻卷。那曾经的一场场大海战,那一艘艘炮火硝烟中的战舰,如在眼前。他依然喜欢排兵布阵,冀望着中国海军崛起的日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