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他出身名门,天生就是个做诗人的料;
一辈子官运也算亨通,但在宦官专权、党争严重的官场上,他个人的理想、抱负都难以实现;
有人说他整天流连于青楼,追芳逐艳是自甘下流,岂不知有一种放浪形骸叫无奈,有一种佯狂叫自我保护……

太和九年(公元835年),杜牧被提拔为监察御史。监察御史负有替皇上监察百官之责,通常作为言官,都比较注重自己的言行,毕竟打铁还须自身硬。但是杜牧在被升为监察御史以后,却依然是我行我素。其实,出身世代簪缨之家的他又何尝不知,行为放荡,对自己的升迁是很不利的。但国事已不可为,而更担心的是,自己是被牛僧孺一手提拔起来的,可他又不能与牛党走得过近,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愿意陷入到党争之中,更何况李党当时正占上风,已一连赶走了三位宰相,牛党大厦将倾。生逢乱世,恐怕也只有青楼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杜牧升职后,须先要回长安报到,然后,再由御史台决定是留京,还是外派。当然,绝大多数御史,都是愿意留京的,这我们前面也说过,京官不仅待遇要远好于同级的地方官,而且获得升迁的机会也要比地方官大得多。
杜牧行前,牛僧孺设宴给他送行。酒过三巡,牛大人以长者的身份,劝他说:“牧之啊,你回到长安后,千万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毕竟长安不比扬州。如果你还是像在这里一样,整天出入秦楼楚馆的话,一定会影响你的前途。”杜牧却说:“学生哪有大人说的那样不堪?”
牛僧孺也不多说,只叫手下取来一只漆盒,漆盒里面装的是一本厚厚的册子,牛将册子拿在手里,打开,里面一条条记着的竟然是:“某年某月某日,杜书记夜宿在某妓院”、“某年某月某日,杜书记到某地游玩,是某院的某妓女陪他一起去的”等等。杜牧见了,一时大   。幸亏他脑子快,马上做了首诗来为自己解围,他的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牛僧孺是何等样人,哪里看不出他这是在顾左右而言他,但终是爱其才,也不与之计较,更当着他的面,把这些“黑材料”一把火都烧了。杜牧不由大为感动。多年以后,牛僧孺死了,杜牧不仅亲自为他撰写了墓志铭,且在铭中,极尽谀美之辞。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但杜牧在回到长安以后,就把牛僧孺的话全都忘在了脑后,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改,所以仍是一天到晚地逛青楼。好在御史台的长官曾受过他祖父杜佑的提携,也就没有太难为他。更情知以他这样的性格,留在京中,也许并非是件好事。于是,便在他报到以后,把他分派到了东都洛阳。

杜牧到洛阳后,依然还是那副德行。一天,正赋闲在洛阳的原兵部尚书李愿在家中大摆宴席,邀请了很多名流与会。杜牧早就听说李府有很多美艳的歌舞伎,便也想与会。但他并没有接到邀请。倒不是人家不想请他,而是碍于他御史的身份。因唐代有禁止被罢免官员蓄私伎的法令。但杜牧哪里肯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于是,竟不请自来了。
李愿虽以前贵为司徒,但眼下毕竟是一犯官,自然也不能把他一个御史拒之门外。听说杜牧来了,李愿急忙叫人撤下歌舞,然后才道声“有请”。杜牧进来后,即高声说道:“听说司徒大人今天在此大宴宾客,我不请自来,还望大人莫怪。”
“哪里,哪里,杜御史能来,老夫荣幸之至,还请上座。”李愿说道。杜牧也就老大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开始,大家还都有些拘谨,但几杯酒下肚之后,席间的气氛便开始活跃起来。
 “司徒大人,听说你府上的乐班排名东都第一,何不叫出来,让我见上一见?”杜枚喝着喝着,忽然放下酒杯,对李愿说道。李愿听了,顿时心里一惊:“我家哪有什么乐班子?”杜牧却摆了摆手说:“不会吧,刚我站在门外,就听到贵府中歌舞声阵阵,难不成是我听错了?司徒大人,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只管将她们叫出来,难道还怕我去皇上那里参你一本?”“御史大人说笑了,只是我听说大人这些年在江南,阅美无数,只怕我这小小的家班,入不了你的法眼。”“无妨,只管叫上来便是。”
李愿纵有一百个不愿意,但事已至此,也只得硬着头皮让管家再把家中的乐班叫到堂前歌舞。杜牧聚精会神地看了一会儿,又突然说道:“久闻贵府乐班中,有个名叫紫云的姑娘,色艺双绝,今日可否来了?”
“来了。”李愿答道。“大人莫言是哪一个,让我猜猜看。”“难得大人有此雅兴,待猜得中时,我叫她来给大人敬酒。” “好,我们一言为定!”杜牧话音未落,人已从座位上弹起,径直走入歌舞伎的队列中,一把抓住一个正在跳舞的小姑娘的手说:“我猜就是她了!”“大人果真是好眼力,她正是紫云!”李愿笑道,正待发话让紫云来给杜牧敬酒,却不料杜牧说道:“那么,司徒大人,你可不可以把她送给我呢?”“这……”李愿没有想到,杜牧竟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公然向他讨要他最喜欢的一个歌伎。其实,杜牧这话说得是很无礼的,所谓君子不夺人之美。是以当他这话一出口,满堂宾客和在场的那些歌舞伎全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但杜牧却全然不顾这些人讶异的目光,回到座上,又一连干了三杯,复朗声吟道:

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
忽发狂言惊四座,两行红粉一时回。
李愿终是不敢与杜牧翻脸,稍一打愣,旋又满脸堆笑道:“杜御史果然好文采,且真性情中人,你能看上这丫头,也是她的福气。稍后,我便派人把她给你送过府去。来,我们接着喝……”
还有一次,杜牧听人说起湖州(今浙江吴兴)山水秀美,而且那里的姑娘都长得特别美。于是,他就专程去了趟湖州游玩,湖州刺史热情地接待了他这位名满天下的大才子。但他在玩了几天之后,就对湖州刺史说:“你这个地方可有点名不副实啊,我要走了。”
“怎么呢?”湖州刺史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人说湖州出美女,可我这几天见的,却都是一些庸脂俗粉,没一个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美人的。”
“这,肯定是你没去对地方。”湖州刺史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那你说,我该到哪里去找呢?”杜牧反问道。“三天后,本地将举行一个龙舟会,全城的人都会出来看热闹。到时,你再看吧。”“好吧,那我就再待上几天。”

三日后,龙舟会如期举行。杜牧早早地来到江边,他也真是够有出息的,一双色眼直往人群中的女子身上扫,全然不把龙舟比赛放在心上。可是,从早看到晚,他也没有发现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但就在他感到意兴阑珊时,突然,看到了一个老婆婆正领着一个长相十分标致的小姑娘从他面前经过。他便急追了上去,再细一打量,那小女孩生得果然是漂亮极了,只是她才十一二岁,还不到嫁人的年纪。于是,他便赠予了那婆婆许多银两,更与之定下了一个十年之期:“十年后,我杜牧必会到这湖州来当刺史。届时,我一定会娶了您这闺女为妻。请她务必等我十年。如果十年过了,我还没来,那您就将她嫁人吧。”
然而,在那之后,杜牧多次改官,历任左补阙,黄州(今湖北黄冈)、池州(今安徽贵池)、睦州(今浙江建德)刺史,又做了两年的京官,才争取到外放湖州任刺史的机会。此时,距他上次来湖州已经是14年以后。
杜牧到任的第三天,就开始打听那对母女的下落,后来得知,当年的那个小姑娘已嫁人三载,有子二人了。杜牧自认失信来迟,并又赠予了她许多银两,还写了首诗,自嗟自叹。诗曰:
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
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荫子满枝。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