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刘姓开国皇帝不少,最有名的要数“三刘”:刘邦、刘秀、刘备。他们仨分别开创了西汉(都长安)、东汉(都洛阳)和蜀汉(都成都)政权。其实,老刘家还有一位开国皇帝,名气虽然没有“三刘”大,战功武绩却一点不逊于他们,他就是刘裕。

  刘裕祖籍彭城郡彭城县,史书上说他是汉高祖刘邦之弟、楚元王刘交的后人。因为彭城属于古宋国,所以曾被封为宋国公的刘裕,把建立的朝代叫宋朝。

  以一敌千的无畏勇猛 刘裕幼年家贫,母亲分娩后患病去世,父亲因无力请乳母哺育他,一度打算抛弃他。后来有好心人伸出援手养育刘裕,他才得以活下来。刘裕长大后,气度宏大,身高七尺六寸,风神奇伟,侍奉养母以孝顺闻名。 为生计所迫,刘裕曾靠砍柴、种地、打鱼和卖草鞋为生,遭乡里贱视。他的小名“寄奴”大约就反映了早年的生活窘境。 后来,刘裕加入东晋的北府兵,参与了平定孙恩起义的战争。这场仗从公元399年打到公元402年,刘裕每每以少胜多,迅速从北府兵统帅刘牢之手下的一名参军,晋升为建武将军、下邳太守。据《资治通鉴》记载,在战争中,刘牢之曾命刘裕率数十人去侦察义军的行动,不巧遭遇义军千人。 刘裕一点都不害怕,“即迎击之,从者皆死,裕坠岸下。贼临岸欲下,裕奋长刀仰斫杀数人,乃得登岸,仍大呼逐之,贼皆走,裕所杀伤者甚众”。他的无畏勇猛,令人瞠目。 彼时,东晋荆州刺史桓玄趁乱扩充自己的势力,与朝廷权臣司马元显矛盾尖锐。司马元显下令讨伐桓玄,桓玄却率先发难,并争取到刘牢之的合作,刘裕自然也就归附了桓玄。 403年,孙恩余党再次起兵,桓玄派刘裕前往镇压。在刘裕的凌厉打击下,叛军头目有的逃亡海上,有的归顺当官。对于刘裕势力的隆升,桓玄开始有所忌惮,虽然表面上笼络他,暗地里却处心积虑打击北府兵势力。 当年12月,桓玄称帝,国号“楚”,彻底颠覆了东晋的政治生态,招致举国反对。次年2月,刘裕在京口北府兵旧地举兵起义,仅用了5天,就迫使桓玄放弃建康西遁。 此后他迎接晋安帝司马德宗回朝,成为再造晋王室的第一功臣。这位晋安帝是个十足的窝囊废,大权旁落,致使东晋的命运掌握在了刘裕手中。

  善用驭人之术 虽说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但武夫刘裕最终能成就建国霸业,还因为他能够重用王镇恶与刘穆之这样的文武人才。 王镇恶是前秦名相王猛之孙。前秦灭亡后,他流落到东晋,被刘裕赏识和提拔,立下了赫赫战功,其中一次就是除掉北府兵中刘裕的反对派刘毅。 北府兵原有三位大将:刘裕、刘毅、何无忌。何无忌在孙恩之乱中战死后,二刘的冲突显现出来。不久,刘裕以荆州刺史刘毅有异心为由,出兵讨伐。 王镇恶领命率兵进至豫章口,包抄江陵,切断刘毅援兵的进军之路,并在江津烧毁舟船而向前挺进,随后攻克了江陵外城,与内城守军一直战至太阳西斜。 他将刘裕招抚士兵和百姓的书信送进城内示众,然后焚烧四周城门,攻了进去。刘毅部众纷纷逃散,刘毅从北门出城单骑而逃,在离江陵20里处的牛牧寺自缢身亡。 在刘裕消灭后秦的战争中,王镇恶也立了头功。416年2月,后秦主姚兴病死,继任的姚泓无法控制局面,兄弟争权,给了东晋北伐的机会,龙骧将军王镇恶是北伐的前锋之一。 不过半年的时间,他们便进入后秦境内,10月就攻克了洛阳。 王镇恶的兵锋继续西向长安,虽然遭遇粮食补给不及的困难,仍顽强地突破了后秦的防御,于次年3月攻克潼关,8月兵临长安,逼迫后秦主姚泓投降。此战之后,刘裕评价王镇恶说:成吾霸业者,卿也! 由于刘裕长年在外征战,朝中事务须有人打点,此人便是刘穆之。在刘毅反对刘裕控制朝政之时,是刘穆之出策,使得刘裕获得了扬州刺史、录尚书事等控制中枢政局的关键职位。 在刘裕伐南燕、平卢循的过程中,刘穆之都扮演了他幕府中智多星的角色。刘裕出征后秦时,刘穆之便留在首都为他处理内务。 《资治通鉴》对刘穆之的才干赞赏有加,后人将其比为萧何留守关中,张良辅弼刘邦。

  文武大臣皆冤死 历史总是在上演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剧。刘裕稳定大局后,王镇恶、刘穆之也因各种原因相继身亡。 417年9月,晋军攻克长安,刘裕南还,留下十几岁的二子刘义真镇守。《资治通鉴》记载,刘裕离开长安之前,大将沈田子与王镇恶争功,并在刘裕面前说王镇恶的坏话:“镇恶家在关中,不可保信。” 刘裕听完暗示沈田子,若王镇恶有动乱,你等有除去他的责任。司马光评论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让王镇恶负责西北镇守之事,怎么可以又叮嘱其他将领在必要时将他除掉呢? 后来,夏国进犯长安,沈田子借机谎称王镇恶割据关中、意图谋反,将其杀害。 这场内讧与其说是王、沈矛盾所致,不如说是刘裕对王镇恶暧昧不明的态度造成的,甚至是他有意为之。“王镇恶功为多,由是南人皆忌之”,刘裕可能尤其忌之。 再说刘穆之。他“内总朝政,外供军旅,决断如流,事无壅滞”。刘裕在北伐前秦的途中,派左长史王弘回建康,“讽朝廷求九锡”,而执掌留任事务的刘穆之毫不知情。 刘裕既然把与朝廷打交道的事情都交给了刘穆之,本应由他出面为自己“求九锡”。现在他撇开刘穆之,从前线派王弘来执行这项任务,刘穆之当然就担忧自己失势了。 原本就有先衰之兆的他,此事过后心理负担加重,不久便猝死了。 可见刘裕虽然依赖刘穆之,但并不太尊重他,漠视了他的内心感受。

  开启杀害逊位之帝的恶例 420年,刘裕如愿以偿,登基称帝,并派人将逊位的晋恭帝杀害。从曹魏禅让以来,包括晋朝,都遵行三代之先例,没有屠杀前朝王室的做法,可刘裕却开启了这个恶例,此后禅让必杀前朝逊位之帝。 他的后世子孙,陷入了这种恶习的坑害报应中。 当皇帝不到3年,刘裕驾崩。他死前任命傅亮、徐羡之、谢晦、檀道济为顾命大臣,辅佐刚继位的新皇帝刘义符。 他对儿子说,檀道济是一个粗人,傅亮、徐羡之均属于中才,只有谢晦颇懂权略,应该加以提防。以如此考虑来选择辅弼幼主的顾命大臣,反映了刘裕的心胸狭窄。 继位后,刘义符胡作非为,于424年被徐羡之、谢晦等杀害。他们迎荆州刺史、宜都王刘义隆为帝,是为宋文帝。这位皇帝身体衰弱,为人猜忌,文臣武将谢灵运、檀道济都为他所杀,他本人则被太子所篡弑。 此后,刘宋的皇室内部杀戮不绝,20多年换了6位皇帝,给了权臣萧道成改朝换代的机会。 然而,国祚仅有23年的萧齐,更是更换了10个帝王,无不是内部杀戮;到了萧梁时代,除了开国皇帝萧衍统治时间比较长,有一个稳定的时期,在他之后,同样是诸子争权,大开杀戒;陈朝的陈后主更是以亡国之君留名于世。 晋朝的皇帝,有无能的,有弱智的,但像南朝皇室那样残暴凶虐的却是没有。这就是魏晋与南朝的重大区别。 在《资治通鉴》里,司马光没有谴责刘宋诸人的弑君行为,却引了南朝著名史学家裴子野的一段评论,大谈皇子教育。裴子野强调皇家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并对刘宋皇子教育提出严厉的批评:“居中则任仆妾,处外则近趋走。” 对于将要担任大任的皇子们来说,如果他身边都是趋炎附势之徒,唯唯诺诺之辈,不能以正确的行为准则教导他们,“言不及于礼义,识不达于今古”,一定不能接好班。 在皇子们很小的年纪,就把都督、刺史这么重要的职位给他们,等于是让一众秘书主持了政事,给了他们窃威弄权、败坏行政的机会,最终葬送了江山。 南朝皇室的内乱,不能说都是刘裕留下的祸害,但他本人心胸狭窄,疏于教育皇子,为家天下的衰败埋下了祸根,则是笃定无疑的。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