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很难想象,此刻坐在面前谈笑风生的好脾气先生,是曾包揽飞天奖、金鹰奖、白玉兰奖大满贯的国家一级演员陈宝国。比约定采访时间早到了两个小时的他靠着沙发,安静地等待采访开始。陈宝国身上或多或少带有出生地北京这座城市的气质,既有皇城根下滋养出来的桀骜不驯、洒脱不羁,也有国际大都市赋予的兼容并包,大气豪爽。虽然已过耳顺之年,陈宝国却从未褪去少年的意气飞扬。目前,由陈宝国领衔主演的年代醇燃大戏《老酒馆》正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腾讯视频热播,这个被他本人誉为“三生有幸”的角色会将继续成为陈宝国演艺生涯中的又一次弯道超车。

陈怀海“正逢其时” 
      《老酒馆》以大连好汉街的一家山东老酒馆为舞台,将1928年至1949年20余年间的中国社会变迁与人文景观,浓缩进一个小小的酒馆中,这里有说书的、讲相声的、当兵的、生意人、手艺人、警察、混混、江洋大盗……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角色构成了一幅群像式的人物长廊。在这方舞台上最耀眼的非酒馆掌柜陈怀海莫属。他始终坚持“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传统美德,待人和善有礼,生意场上诚信厚道,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他是好汉街的主心骨,也是全剧的灵魂人物:“陈怀海的特点,一是接地气,二是风趣幽默,与谁都能相处,关键时刻他又能豁得出命来,中国男人的这股子精神气在他身上尤为明显。”
      陈怀海是全剧的灵魂人物,他身上一以贯之的“义”让陈宝国尤为钦佩:“为男人为父为兄弟,他都是一个英雄,是仗义二字行天下,能够演这样的一个人物,我真的感到很骄傲。”在灿如星河的人物长廊中,陈怀海这个角色也许不是最特别的,却最能直击陈宝国的心灵:“要说演过的人物也不少,但是最缺的应该是这么一个人,他的身上有很多我们向往,崇拜的东西。往前倒三年,往后推三年,我都最喜欢陈怀海。”
      剧中陈怀海历经坎坷,早年在关东山中抬参,山场子水场子里都滚过,好容易保住了命,仇家毁掉了他的家庭,一双儿女走散了,妻子也跟人跑了,最后跟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闯关东到大连开了酒馆。陈宝国表示,拍这部戏几乎是一场哭戏接着一场,简直是把前半生攒着的眼泪都留到了这部戏:“拍了四十年戏就哭这一把吧!哭戏是人物需要的,也可能是这几年对生命的感悟到这时候了,既是剧本角色要求的,也是借着人物在宣泄情感。”陈宝国在多处场合不止一次地感叹过,陈怀海一角对他来说是“正逢其时”。“我到这个年纪来了这么一个角色,是我的运气。我在生命中所悟到的,都对理解这个人物有帮助,而且在演的过程当中也借着角色表达了一些我对生活,对生命的一种感悟。”

求一“真”字
      从艺40载,百余部作品,对陈宝国而言,每个角色都是崭新的:“20岁的时候很想表现,到40岁的时候,我就想就要一个真字,演戏没有什么技术,就是演人的内心。”
      《老酒馆》是高满堂以记忆中父亲的一爿小店为原型创作的,这条好汉街上五行八作,高满堂怀着崇敬的心书写父辈的故事,陈宝国在塑造角色时也肃然起敬:“我是当成我的父亲来演的,跟其他角色会不太一样,内心会多一层崇敬感。”为了完美还原剧本形象,开机前的案头工作就准备了四五个月,陈宝国在心里把角色完整预演了几十遍,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状态都做了精细的设计,拍戏时依旧每天做功课,600多场戏大量的台词,在对戏时已经是完全脱稿。连导演刘江都感叹道:“他是剧组最用功的,每天晚上都会做功课,头一次见男主角在现场是不用带剧本的,这个太厉害了。”
      “情浓”是《老酒馆》最显著的特点,陈宝国说这也是剧本打动自己的因素,却让纵横影视行业多年,任何角色都举重若轻的他开始犯难。浓烈的情感要求在拍摄时情绪必须满溢出来,前一刻还是喜笑颜开,下一秒很可能就得热泪纵横,这种状态从开拍持续到杀青,一连几个月几乎都得如此。据说这种长时间体力和精力上的双重消耗让同组饰演老警察的程煜精疲力尽,这位上了年岁的老演员一天的戏拍下来都得扶着墙才能走回屋里,而年纪相仿的陈宝国作为主角的要求则更不消说。为了保持足够的体力和充沛的精力,陈宝国在剧组的日子每晚回屋都会闭门谢客,拒绝参加任何与拍戏无关的活动,哪怕高满堂上门,只要不是说戏,都只能“到点就走”。

个人生活是最后领地
      入行至今,从未传过绯闻,没有任何炒作,只给中国荧屏史上留下了一个个珍贵的经典角色,陈宝国从演半生,心无旁骛,将演戏视为自己的终身事业,不愧为“戏痴”。相较于表演话题的侃侃而谈,聊起日常生活,陈宝国明显寡言少语得多。他一向坚持“个人生活是最后一块领地,演员要保持神秘感”,最多分享一下自己的养生之道:“我从不乱吃保健的药,就是日常粗茶淡饭,每天一锅豆粥,早睡早起,这样坚持下来。”还调侃自己“常年吃豆子,现在见了豆子就上瘾”。
      谈到业余爱好,与他年龄相仿的演员都玩得有声有色,比如王刚是古玩字画鉴赏圈的个中翘楚,张丰毅自称打了几十年的篮球,座右铭一度为“不打麻将打篮球”。而陈宝国却调侃自己是个“没趣儿的老头”:“我不玩微信不玩微博,也不上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粉丝。”真正痴迷了半辈子的就是演戏,“演戏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只要有戏演,只要有活干,对我来说就是挺完美的事儿。”前不久在《老酒馆》的媒体看片会上,陈宝国满怀深情地向观众喊话:“两千年《大宅门》播之前,我就曾说过,你们等着看好戏!相隔20年,今天《老酒馆》要播了,我还是那一句话,你们等着看好戏吧!”□本刊记者 张琳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