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仲夏的北京,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谷爱凌穿着厚厚的滑雪服站在室外,白皙的脸颊在烈日的炙烤下,微微泛红。这个15岁的混血小姑娘对着镜头微笑着一遍遍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谷爱凌……”
      这是谷爱凌今年夏天回到北京,配合录制一档综艺节目时的一幕。自6月初,她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将代表中国征战北京2022年冬奥会,“北京姑娘谷爱凌”就走进了国人的视线——3岁开始学滑雪、9岁获得全美滑雪比赛少年组冠军、15岁获得世界杯意大利站的金牌,并登顶了国际雪联总积分榜榜首。
8月16日,她第一次作为一名归化选手参赛,就获得了新西兰公开赛的冠军。
      身为一名华裔运动员,谷爱凌一直渴望能够代表中国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如今还在读高中的她告诉澎湃新闻的记者,她现在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在接下来的1年里,完成两年的高中课程,顺利毕业,以便有充足的时间备战北京冬奥会。

 

她能熟练地使用汉语拼音,
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
      记者第一次见到谷爱凌时,这位15岁的小姑娘正在一块白板上写着什么,走近了才发现,她正在用拼音把自己的自我介绍写下来。“我从来没有上过中文课,中文要学吗?这不是生下来就会的吗?”谷爱凌出生在美国,她的母亲谷燕是北京人,尽管每年夏天,她都会回北京,但她常常会被问及“为什么你的中文说得这么好呀”诸如此类的问题,小姑娘有些疑惑。“这样的问题,就好像我问你,‘第一次来北京是什么样子的’?”“从我有记忆开始,我每年都会想什么时候可以回北京,回来玩儿、吃好吃的,我根本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回北京的了,但它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说这话的时候,她刚结束了综艺节目的录制工作,打算随母亲一起去中关村上生物课。
      就在此前的拍摄中,谷爱凌面对镜头述说自己滑雪成长的经历时,也是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工作人员在镜头后,举着她之前写在白板上的提示词,其实并没有派上太大的用场。甚至她还会不断地寻找更加合适的中文词汇来表达,比如明明准备的是“世界杯意大利站的夺冠,给了我很大信心”,拍摄的时候,她就改成了“世界杯意大利站的夺冠,让我更热爱这项运动了”。谷爱凌还和妈妈不断地用中文交流着刚刚的录制。对于室外的高温,小姑娘没有一句抱怨,“我在迪拜的时候,都是每天跑步的,所以还好。”
备战北京冬奥,要用1年的时间完成两年的课程
      对于目前仍在读高中的谷爱凌来说,滑雪过去在她的生活中,一直都是一项业余爱好。自己每年花在滑雪上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一般是从11月份到来年的4月份。 除了从学校请假,前往世界各地参赛外,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训练,“因为比赛地都是世界上非常好的滑雪场地,我可以把比赛当作训练。”把比赛看成是训练,谷爱凌也在不断地参赛中,展现出了过人的滑雪天赋。
       谷爱凌13岁就开始参加全美滑雪公开赛了,15岁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分站赛的比赛,和众多世界顶尖滑雪高手同场竞技,第三次参加世界杯分站赛,就获得了金牌,登顶了世界第一。至上赛季结束时,她的总金牌数已超过了50块。
       “中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报到。”就在今年6月,谷爱凌这样在她的个人社交网站上写道:“我很骄傲能够在三年后代表中国征战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北京,我来了!”备战北京冬季奥运会,她给自己定下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在接下来的1年里完成两年的高中课程,顺利毕业。“我现在住的地方离最近的雪场,开车单程都要4个小时,如果明年我能毕业的话,后年我就可以空出更多的时间来训练了。”她的妈妈谷燕介绍说,女儿就读的学校号称“旧金山的人大附中”,如果明年能够顺利毕业,谷爱凌将是该校历史上,第一个把两年学习时间并成一年完成的学生。

 

平衡,在生命中最重要
      “我应该是我们学校第一个职业运动员。”谷爱凌在一旁补充道,“从我备战到参加比赛的这段时间,我会把自己当成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事实上,在她的生活中,除了滑雪,她还热爱越野、跑步、骑马、攀岩、篮球等多项运动,如果再算上学习的时间,她每年分配给滑雪的时间也就是六分之一。但这个小姑娘更愿意把这视为一种平衡。
      “对我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平衡。”她还举了一个例子,上八年级的时候,她本来打算放弃跑步,用更多的时间学习和滑雪,但却发现效果并不好,“我原来用1个小时就可以写完作业,后来用3个小时也写不完。” 从那之后,她就懂得了平衡的道理,“只要在各种爱好中,找到平衡,这样在每个部分都会更加专心,也更有效率。”谷妈妈也告诉记者,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她从来不会逼迫她只做一件事,好比日常吃饭,“如果她总吃一样菜,时间长了也要换换口味,最重要的是要专心。”做任何事都要专注。正如谷爱凌说在备战和比赛的时间里,会把自己当成职业运动员,但等到北京冬奥会结束,“我还要去上大学,因为学习很重要,滑雪又会回归为一种业余爱好。”
      如今,谷爱凌正在新西兰训练,之后,打算再去欧洲进行下一步的训练,同时还要为取得奥运积分而努力。至于她的北京冬奥会目标,小姑娘开了一个玩笑,“去冬奥会的人,没有人想得最后一名,可是我也不能把金牌直接就拿走。”“只有我脑子里想做好我的动作,我才能表现得更好。”
据“快资讯” 整点政事/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