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一辈子演唱了那么多歌曲,但她几乎没有留下过什么资料,直到从天津歌舞剧院退休后,广播里放她的歌曲时,她自己用“小砖头”录下来,录了15盘。
      后来天津音乐学院的一个研究生要写一篇关于于淑珍演唱的论文,她希望为于淑珍做些什么,于淑珍请她给自己演唱的歌曲做了个目录,她才知道自己首唱的歌曲有400多首。
      前些年于淑珍的专辑终于出版了,容纳9张唱片175首代表作品,促成这件事的是她的歌迷。
20世纪70年代,于淑珍是享誉全国的歌唱家,她和那个年代许多来自基层的艺术家有着类似的经历,于淑珍也是从工厂走出来的。
      1959年,于淑珍主演了第一部歌剧《向秀丽》,在歌剧中扮演为抢救公家财产而牺牲的一个制药厂女工。这之后又主演了《江姐》《洪湖赤卫队》《刘三姐》《煤店新工人》《宦娘》等歌剧,演出时受到热烈欢迎。1963年,于淑珍灌制了第一张唱片,收录的歌曲《新剪窗花》和《李双双小唱》在农村大队广播里备受宠爱,非常风靡。1978年电影《甜蜜的事业》成就了一首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也成就了这首歌的原唱者于淑珍。
《月光下的凤尾竹》《泉水叮咚响》等歌曲就是经她演唱得以流传的。北方的质朴明朗,南方的柔美细腻,经由她婉转晓畅的歌喉,演绎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 
      1984年参加央视春晚,演唱《滦水香茶斟满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泉水叮咚响》《月光照着太湖水》,于淑珍演唱的歌曲传遍大江南北。于淑珍首唱的歌曲很多,著名的还有:《扎风筝》《捎上一束茉莉花》《最美是中华》《幸福歌儿永不落》《姑娘的爱情》《万里长城迎春风》《浪花啊,浪花》《天蓝蓝,水青青》《大雁啊,告诉我》等。
      已经83岁的于淑珍虽德高望重却异常低调,她不带学生、不接受采访,不出画册、甚至不愿意出光盘。她说:“有的人能唱但未必是好老师,若我要教学生一定要把他们教出来,但我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做老师,带徒弟是要负责任的,当我觉得自己能力不够时就不去做。我只会唱歌,那就只唱歌!”因为老人很少接受采访,我们也是随意的闲聊,聊天中记者发现,于淑珍的演唱事业是水到渠成,没有刻意。她的人如她的歌声,委婉甜美,清淡秀丽,真诚优雅。
   童年于淑珍吃了不少苦:“我纺过麻袋线,砸过云母,生活很苦,16岁我到天津市中大化工仪器厂,我是学徒工。” 
于淑珍不仅自己一生低调,对儿女的教育也是非常严格,她认为越是名人的孩子越要严格要求,夹着尾巴做人,孩子们上学时她从不参加家长会,孩子们在外面也不允许提自己的妈妈是于淑珍。她出去演出做节目绝不会带着孩子,于老师说:“做名人子女不见得是件好事,因为成为知名演员被人尊重,可能对你的子女也另眼看待。我的孩子从来没有沾我的光,我也不用自己的关系帮她们。”于淑珍说当初女儿考大学差一分,有人提出让她去走走关系,找人说说,于淑珍愣是不找人,女儿因此进了工厂成为一名工人,后来女儿上721职工大学进修时,班上有同学问她,听说于淑珍的女儿也在那上学,于淑珍的女儿说,不认识。
      于淑珍告诉长大成人的女儿、儿子,自己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不要指望家里帮助,女儿结婚时她给了1000元,儿子后来结婚时她给了1万元,她说自己确实没有帮助过孩子多少,甚至后来有了第三代她也没有帮多少忙,倒是儿子看见妈妈年迈,父亲有病在身,不放心把于淑珍和老伴接到北京住。
好学是于淑珍的另一个特点。她曾一直认为自己的声音条件不是很好,嗓门小,所以她一直走抒情路线:“我从不刻意去追求什么,就是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也没想过一定要当歌唱家,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水到渠成时该来的就来了。我知道自己不能拼嗓门也不能拼长相,逼得我只能走自己的路。所有的突破都不能抛开自己的条件,我记得一位老师说过:石雕石玉雕玉,我很清楚自己的条件,如果我就是一块‘石头’,那我不会强求自己有‘玉’的效果。于淑珍这样评价自己。
1998 年于淑珍从天津歌舞剧院退休,于淑珍表示,自己从年轻时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想好好上学,所以退了休她就去老年大学上学去了。她就是这样,歌唱事业自学成才,硕果累累,到了晚年也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采访中于淑珍老师娓娓道来她不平凡的歌唱之路,言语中充满感恩、平和。与那代人共同的一点是,于淑珍老师很怕给别人添麻烦,更怕自己的言行影响了别人,所以谨言慎行成为她和家人的习惯。看稿子的过程也是这样,尽管已经年近八旬,我们还是认真的反复修改,对于一些措词她反复斟酌,尽量做到“别让人觉得烦就好”。我们来来回回几次,于淑珍老师终于满意地说:嗯,就这样吧!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