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62年前的11月17日,一个美丽的山东济南姑娘,犹如报春燕,在北京先农坛体育场,用剪式技术,以美妙的“东方式”纵身一跃,轻巧越过1.77米,将跳高世界纪录提高了1厘米,她为中国田径拿下了第一个世界纪录,这只“报春燕”就是郑凤荣。有诗为证——“像灵巧的燕尾一剪,像轻轻的一片云,北京的阳光照着静静的横竿,她越过了世界的峰顶……”
      1995年5月15日,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人民大会堂授予郑凤荣“奥林匹克银质勋章”。这枚奥林匹克勋章,不光因为她是中国第一个打破田径世界纪录的人,还因她对奥林匹克运动的贡献。萨马兰奇授奖时对她的称谓是一名“伟大的运动员”。对于郑凤荣而言,体育培养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永不放弃的,挑战自我的精神。
      2019年3月6日下午,我们一行三人专程去拜访了这位获得“奥林匹克勋银质章”获的老运动员郑凤荣。
      郑凤荣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人,待人特别亲切友好,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她忙碌着给我们沏茶——黑色的枸杞茶。我们接过水喝上一口,瞬间感到清冽爽口。
      窗外阳光明媚,一束明亮的光打在她家客厅的墙上,毛主席、周总理接见她的两幅合影照片显得更为敞亮。而墙壁的另一面上摆着她和丈夫段其炎的合影,还有她的外孙在冰球赛场上的英姿。桌台上,一张酷似她年轻时代跳高比赛的照片,原来是她的外孙女的一张训练照。整个屋子充满了浓浓的体育氛围。
      郑凤荣的家可谓是“跳高之家”,她和丈夫段其炎由队友成为伴侣,52年来相濡以沫,成为体坛一段佳话。如今,这对年龄加起来已163岁的体坛伉俪,依然冲在“第一线”,为培养外孙女和外孙,让他们代表中国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默默奉献。郑凤荣的人生故事,便是“传承、坚持与感恩”的最佳注解。
      谈起外孙和外孙女,郑凤荣仿佛又成了一位普普通通的外婆,为孩子们的每个小进步而骄傲和自豪,脸上挂不住的笑意,和几个孙辈的天伦之乐令人羡慕。
      “我永远是一名战士,心中充满了对党对祖国的感激和感恩。当自己克服了无数困难,完成党给予的任务后,心里的这种甜蜜的感觉就是幸福。”她说着一口飞快的字正腔圆的北京话,谈吐间惜时如金,不肯浪费一分一秒。谈起为之奋斗、为之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的体育事业和体育文化,依然激情澎湃。她完全不像是82岁的老人,倒像是一位朝气蓬勃的少女,积极乐观,毫无沉重之感。思路依然清晰,身体矫健灵活。作为一位功勋,待人接物时并不“端”着,而是常常透出历经沧桑后的天真和真爱,坚强、毅力、乐观、上进的人格美,时时在她身上闪现。
      问及身体状况,郑凤荣自然而然地说起了自己两个膝关节严重受损背后的故事。两个膝关节严重受损后,她却从来不把自己当“伤病号”,不能跑,不能跳,就坚持天天做特别枯燥的腹肌练习和上肢活动。有一次下大雨,她走着去看病,坑坑洼洼的路面积满了水,她一脚踩空掉进了小水沟,幸亏她柔韧性好,一只脚挂在小水沟的沿上,幸好有人路过看到才把她拽上来。由于持续不断的训练让她保持了体力,运动量也在加大。两年后,郑凤荣的伤势逐渐好转。
      1956年是她练得最苦、最顽强的一年,练了309次。那时提倡“三从一大”,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的训练。她回宿舍经常是最晚的一个,吃饭经常吃冷菜,没有菜,就把一点白砂糖,放进米饭里用热水泡着吃。
      郑凤荣说,“那时训练完全是苦练加信念。经常是一直练到晚上看不见横竿还在继续跳。天暗了,教练就在横竿中间系一条白手绢,这样比较醒目,然后接着练。”她的声音非常洪亮。
      她乐观自信,说运动员的生活就是这样,成功和失败如影随形。
      采访中,记者翻看到了她当年的很多训练计划数据:戴沙袋摆腿,20次一组,做三组;过竿动作,15次一组,做三组;负重练腰腹肌,30秒一次,做三组;引体向上,10次一组,做三组;打腿,30秒一次,做三组;卧推30公斤,四次一组,做三组……
      这是1963年1月9日郑凤荣自己定的锻炼计划,我的眼睛都湿润了。
      采访结束时,郑凤荣给我赠送了她署名的“郑凤荣首破女子跳高世界纪录60周年纪念封”和中国集邮总公司特制的一枚首破女子跳高世界纪录60周年纪念邮折,十分珍贵。她说,“今年是62年了,我不想把这个破纪录的纪念日作为回忆我个人荣誉的日子,只是希望这个纪念日能够成为老一代运动员拼搏精神共同的回忆和一起努力拼搏的见证。中国体育的辉煌,是几代人努力拼搏的结果,不忘初心……”说完,她自己笑了,说,“以为在演唱京剧选段呢。”生活中,夫妻两个酷爱京剧,一拉二唱,俨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