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后台】   张火丁专注准备工作
      虽然之前由学生李林晓和姜笑月领衔的一出《金山寺》人物众多,但演出前后台井然有序。晚上6点,化了底装的张火丁来到舞台,在剧场灯光下调整妆面。她在国家京剧院多年的默契搭档、小生名家宋小川亲自在台上为她修整妆容,弟子张白则手捧化妆镜在一旁协助。
      回到化妆间准备化最为细致的眼妆时,女儿和小侄女来到了后台,围在其左右,一直专注扮戏的张火丁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随后的舞台试音步骤中,张火丁和音响师对完细节后,进行了一段相对完整的演唱,哥哥张火千一直坐在观众席为其把控着舞台上的每一个细节。
      穿好服装,化装师和弟子们心照不宣地退出化妆间,屋内很快传出张火丁字正腔圆的念白,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整个扮戏过程中,除了与服化老师简单的交流和与女儿及侄女拍照合影外,张火丁几乎很少说话。
 
【台上】   不下百次彩排支撑演出
      和去年首演时一样,依旧先以一出由张火丁的学生李林晓和姜笑月演出的《金山寺》垫场,能明显看出整体表演水平见长。之后,《霸王别姬》的字幕刚一打出,剧场里立刻爆发出热烈掌声。张火丁扮演的虞姬从一亮相开始,每句唱腔、念白,每段动作完成之后,都会赢得全场大声鼓掌和叫好。但在她表演过程中,全场都极为安静,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欣赏,生怕错过任何细节。后台的“静”成就了台上的“稳”。
      实际上,张火丁的每一次舞台亮相,都有不下百次的彩排支撑着心理以及精神的厚度。百次彩排并非夸张,而是真真正正身着鱼鳞甲、外披斗篷在排练场完成的,只是没有观众而已。由此,张火丁对演出的敬畏之心可见一斑。最让人欲罢不能的那段不足十分钟的带剑袍的鸳鸯剑舞,从构思到“落地”竟耗时一年多。
 
【助力】   七旬武生名家演霸王
      76岁的武生名家高牧坤近些年鲜少登台,为了张火丁,曾担心这个年纪忘词儿、舞台呈现不完美的他,毅然登台演霸王,“很多年前我们就策划这个戏,虽然去年演出后争议很大,但我跟火丁说,她的道路是对的。我亲眼目睹她在大夏天练习舞剑,我的眼中是含泪的,我想懂她的人都会心疼她。她的执念和走的路没有错,就如同梅尚程荀后来都不是王瑶卿一样。”
      高牧坤不仅支持张火丁,去年还去上海协助史依弘排《新龙门客栈》,“希望她们这代领军人物能把京剧继承之后的再创造环节做好,不然在我们这个时代就再也不会出现《赵氏孤儿》了。”
 
【谢幕】   “张火丁,来一段”
      谢幕时,“张火丁,来一段”的呼唤声回荡在剧场中,谢幕多达五六次也属正常, 张火丁每次演出的谢幕场景,也是梨园一大盛景。《霸王别姬》的演出刚一落幕,很多戏迷粉丝立刻就从座位上蹿起,举着手机、相机,争先恐后涌到舞台前。场面立刻喧闹起来,全场观众无人舍得离开,全都站了起来;“张火丁,我爱你”“张火丁,来一个”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在这如潮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大幕再次拉开,张火丁偕扮演霸王的老艺术家高牧坤,带领着全体剧组和乐队,一次又一次地鞠躬谢幕。而这也更加燃起戏迷们的热情,声浪一阵高过一阵,所有观众都带着“张火丁不返场,我们全不走”的决心,呼唤着张火丁的返场演唱。
      张火丁盈盈现身,先唱了全场呼声最高的一段《女儿家》,又唱了一段《梁祝》选段,之后竟然又登场献上了一段《锁麟囊》经典唱段。“这才是人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惊喜的戏迷们再次欢呼,并且一起打着拍子大合唱起来。三段唱罢,大多数戏迷在这应景的唱词中心满意足,挥别张火丁,但还有不少戏迷仍不甘心,仍然齐声点唱:“张火丁,许郎夫!”演出结束后,大厅有人现场售卖《霸王别姬》的光盘,虽然价格不菲,但还是被迅速一抢而空。据中新网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