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董岩

邹振先和老伴在福建跨年,原本打算旅行一段时间就回北京,现在没有回来。
他最惦记的还是小外孙女,所幸,还有孩子的爷爷奶奶帮着照看。
之前网络上还会出现一些家庭为要不要老人帮忙带孩子而纠结的调查、讨论,
也常听到周围小伙伴生孩子前,都说“不放心让婆婆带孩子,不愿意妈妈带孩子”的话,
到最后几乎都演变成两家、四位老人轮流“值班”,为子女带孩子。
终于熬到孩子上了幼儿园,老人们也担起负责接送孙子、外孙的责任。
天天数着日子等着亲家“接班儿”,成了很多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盼望。

 


 
邹振先也过着这样的幸福生活。
从2020年底他就订好了过年的行程,终于盼着旅游归来亲家交接,他带着老伴在福建跨年。
邹振先是谁?简单的说,他当年就是相当于刘翔、苏炳添这样的“红人”。
1955年出生的邹振先, 18岁开始学三级跳,21岁进国家队,23岁破亚洲纪录,
“天赋过人”曾经是他的代名词。
1981年,他在意大利的第三届世界杯田径赛创下的17米34的纪录保持了近30年(直到2009年才被河北名将李延熙在全运会赛场打破)。
退役后,邹振先的团队培养出了一个又一个“亚洲飞人”——张培萌、苏炳添、谢震业。
退休后,邹振先一直忙碌着,讲课、作为专家培养孩子体能和爱人旅游,
还有做个姥爷。

 

邹振先的爱人郑达真是我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女子跳高名将,他们的女儿,名叫邹鹭。
人类遗传是个有意思的科学。邹鹭的运动天赋颇好,她最拿手的是跳高,曾获得北京市中学生比赛第四。
但邹振先说,小时候女儿只听老师的话,从不听妈妈的指导。
倒是上了高中,喜欢听爸爸的意见。
女儿在校运会和区运会上参加百米接力,她给父亲打电话怎么跑?
邹振先说:“那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盯住第二名跑,最后超过她就行了”。
在他的指导下,女儿果然赛出好成绩,从此更加信服父亲的话。
虽然作为体育生上了中学,邹振先说女儿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最终考入中央财经大学从事金融行业。

成长仿佛是瞬间的事,但其中那些经历只有父母最知道。
邹振先也是个想要给女儿上天摘星星的父亲,他希望孩子少吃苦。
但女儿偏偏有个和他一样好胜的性子,至今他仍旧记得孩子当年高考时每日挑灯夜战,学习到凌晨的辛苦。

闺女争气,也有老爸的保驾护航,工作后邹振先只告诉女儿和同事搞好关系,不要在意小得失,女儿在单位的好人缘让老爸很得意。
随着女儿结婚生女,邹振先也升级为姥爷。现在和亲家“换防”到女儿家照顾外孙女。

说起邹振先的小外孙女,记者曾经采访时见过,那时正巧邹鹭要备战中级会计师考试,把孩子暂时托管在老爹家。

 


小姑娘活泼胆大,很是可爱。
邹振先讲起当时外孙女在家里指着爸爸妈妈照片流眼泪的情形,
看着孩子想念父母,却说不出来的样子,他是既心疼女儿也心疼外孙女。
但还是更心疼女儿些,这事他至今也没敢告诉邹鹭。

受那次事件的刺激,小家伙生怕姥爷哪天再把她带走,见不到爸爸妈妈。所以对于姥爷突然到访,总是心怀警惕。
邹振先说,一次晚上他去了女儿家,
机灵的小外孙女跟他说:“姥爷,太晚了,你该走了,再晚没地铁了。”
说起这事,老邹乐,孩子怕被他带走,下逐客令了。
如今外孙女已经上幼儿园,对于邹振先夫妇来说轻松不少,
但还需要有人接送,所以家里不能没有人。孩子还差一年多才上学,邹振先已经开始操心了。
一向乐观的老邹,说他得提前准备啊!

邹振先说外孙女的性格好,喜欢社交,也喜欢英语,但是也是个事事要强的孩子,这让姥爷有些小担心。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