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木 匠

小时候,我家一左一右的邻居,一家姓金,一家姓庞。
金家,四口人,一个老奶奶、夫妻俩,再加一个孩子。两口子都是某机关干部,每月收入加一起,有小二百,老奶奶也有一些退休金;庞家,八口人,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夫妻俩,再加四个孩子。男主人在一家国营厂当工人,五级工,月薪六十六元,后来,涨到七级,月薪八十八元,女主人是家庭妇女,跟老奶奶一起在家糊纸盒,一月顶天也就能挣三十几块钱,老爷爷不知有没有退休金,有也不过三四十。
按说金家比庞家要阔不少,可我小时候,就觉得庞家比金家阔。
先说庞家,永远收拾得纤尘不染,家具都是成套的,甚至有当时一般人家很少见的沙发、茶几和花架,桌几上还都铺着桌布,屋里还摆了绿植,就连厨房都收拾得特别干净……
而金家,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子霉味儿,所有的家具都破破烂烂,满地的灰尘。他家的桌子好像从来不擦,茶杯都不成套,杯中经常有长了毛的上次喝剩下的茶根儿;几乎每间屋里,都有几堆脏衣服和扔得东一只西一只的鞋与臭袜子;被子从来也不叠,被头都是黑黢黢的;厨房灶台和墙面早已挂满了油垢,60瓦的灯泡,因蒙着一层厚厚的油灰,发出的光亮还没有人家庞家15瓦的灯泡亮;水池里永远堆着一堆脏碗,地上到处都是烂菜叶儿……
不过,金家的厨房里,永远都挂着很多条腊肉、火腿和咸鱼,还有两三坛子猪油,这在那个年代可都是稀罕物,但我们小孩子那时还想不到这些东西足以证明这家人的阔气。
那庞家人多钱少,何以却能将日子过得光鲜靓丽呢?无他,就是会省!庞家的家具,都是自己打的,材料至少有一多半是厂里的。庞家的男人也真是手巧,不光会做家具,连炉子、烟筒也能自己做,弄得一院子老娘们,都拿他教育自己的丈夫,“你要能有人家一半的本事,咱家至于月月钱不够花吗?”这时,一院子的老爷们就会拿庞家的女人回击自己的媳妇,“你不也没人十分之一勤快吗?凭啥要求我有人一半的本事!”那庞家的女人也实在是太能干了,从做衣服到烧饭,从洗衣服到收拾屋子,从种菜、养鸡到做煤饼子,每天还要糊上五百个纸盒,也不知她哪儿来的那么大精力。
再说一个他们家会过的例子:一次,居委会发老鼠药,很多人家都是找个碗、盘,把药倒进去,放置好,等老鼠吃。过了段时间,那些碗、盘人家自然也就不要了。结果,很多碗、盘竟被庞家的女人给捡了回去,洗净后,收进了自家的橱柜……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