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洪湖

 

  她是我国首位无人机女教练。说起与无人机的结缘,她必定会提到她的男友高晗,正是因为他,她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恋情遭遇“第三者”,对方竟是无人机

 

  孙融新是一位武汉女孩,与在武汉一家电视台做摄像师的男友高晗相识于2014年。
  一次,孙融新随高晗到一个度假村拍摄,突然看见空中出现了一架白色的机器。一开始,孙融新并不知道那就是无人机,还跟高晗开玩笑说:“现在的儿童玩具都这么高级了?居然能飞那么高。”无人机是高晗一个同事的,他目不转睛地看了很久后,扭头对她说:“小新,以后,我们也玩无人机吧”两人一拍即合。不久,他们便花了8000元在网上买了一架六轴多旋翼无人机。
  收到无人机的那天,两个人都很兴奋。孙融新找到一片地,安装好无人机。当看着无人机慢慢飞起来的时候,两人都很激动,都抢着要亲自操控它。第一次操作,他们都很小心,试飞了几分钟,就让它降落了。孙融新关掉手中的遥控器,正准备去拿落到草地上的无人机时,它却突然自己飞了起来。明明已经关掉遥控器了,无人机为什么还会飞?“该不会飞走吧?我才摸了两分钟。”孙融新急了,高晗也紧张起来,赶紧打电话咨询售后客服。才知道遥控器信号断开后无人机会进入失控保护状态,这时,它会自动升到20米高空,停留10秒钟,等待接管指令。若无指令,它就会自动降落下来。所以关闭无人机时,应该先关掉无人机的自动电源,再关手中的遥控器。此后,无人机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欢乐。但孙融新很快就发现,无人机几乎成了男友的全部。她每次给他打电话聊天,高晗都要谈及他对无人机的最新研究发现,好好的一场情侣间的“电话粥”愣是被他“煲”成了一次学术研究汇报会。两人每次约会,都必定会带着无人机。孙融新为此向高晗提出了抗议,朋友都笑话她给自己弄来个“第三者”。好在高晗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赶紧向女友“请罪”安抚情绪。
  但尽管如此,他们每个周末还是会去公园放飞无人机。随着飞行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人的操作技术也越来越纯熟。当然,也不是每次操作都那么顺利,无人机的桨叶非常锋利,孙融新和高晗都曾被划伤过,所以孙融新对无人机的飞行安全非常在意。玩熟了以后,他们自然也想到了应用。

 

无人机:我不是你想玩就能玩的

 

  有一次,高晗的朋友找到他,说电视台要做一期房车音乐节的节目,希望能借助他的无人机拍摄一些画面。
  早已熟练掌握飞行技巧的高晗和孙融新愉快地答应了。谁知,会场有很多搭建的钢架,还有非常多的话筒、音响等电子机器设备及灯光,这些东西对无人机的飞行都会产生干扰。所以,当孙融新把无人机升到空中时,现场环境干扰了无人机的GPS定位,镜头的震动也导致了拍摄的视频有水波纹。最惊险的是,失控的无人机一度在空中乱晃,所幸没有掉到人堆里砸到人。事后回想起这次经历,孙融新仍心有余悸。
  当然,除了这些惊险的“炸机”事件,他们也用无人机做过很多浪漫的事。国庆节期间,高晗的一个朋友结婚,希望高晗可以用无人机帮他送戒指。两人非常乐意,孙融新积极地帮朋友策划了整个过程。婚礼当天,无人机的出现吸引了满堂宾客的目光。看着舞台上朋友幸福的样子,孙融新也非常高兴。高晗握着孙融新的手说:“亲爱的小新,等我们结婚时,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更加浪漫、更加有创意的婚礼!”爱好无人机是一回事,驾驶无人机又是一回事。随着国内“黑飞”造成恶劣影响的事件越来越多,民航局对无人机的整治和管控也越来越严格,驾驶无人机也要考证。无证驾驶面临的不仅是经济损失,更有可能是牢狱之灾。
  8月,孙融新在网上查到了位于武汉的易瓦特飞行学院是一家具有颁证资格的无人机驾驶培训机构。然而,每人4万元的培训费远超两人的预算。孙融新很不甘心,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跟易瓦特飞行学院联系一次。她跟对方说,她已经有一年的无人机操作经验了,而且真的非常喜欢无人机,但是刚参加工作,实在没有那么多存款,希望对方能给个折扣价。经过她整整一个月的“卖乖”加“卖惨”,学院总算获准了以每人两万元的培训费用进入飞行学院学习。2015年10月底,孙融新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和高晗一起进入了飞行学院。他们那个班上有20多个人,大部分是公司、单位派来学习的,自己花钱来学的不超过5个,而且孙融新是唯一一个女学员。

 

恋人成竞争对手,无人机带来喜与愁

 

  尽管两人已经有一年多的无人机操作经验了,进了学校,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他们不知道的无人机知识。两人展开了学习竞赛。
  一天,教员根据成绩将学员分成了几个组去野外试飞,成绩好的学员分到的场地相对要更复杂一些。孙融新被分到了成绩最好的A组,场地靠近湖边,风势很强劲,飞行环境最为恶劣。轮到孙融新驾驶时,靠近湖边的风更猛了,而且风向很乱。本身就有些忐忑的她对风势没有把握,结果怕什么来什么,一阵风刮来,无人机随风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她成了那天训练唯一一个把无人机飞丢了的学员。她很是沮丧。好在教员知道后,并没有批评她,还安慰她说不要紧,学员如果什么突发事件都能处理好也就不用学了,何况当天的天气确实不利于飞行。之后,教员又教了她下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应该怎样处理。
  短短的一个月的培训很快就结束了,2015年11月26日是最终考核的日期。理论考试、口试、实际操作,两人都顺利通过了。证书要一个月之后才能拿到手。还没来得及庆祝,两人就接到了易瓦特飞行学院人力资源负责人的电话。原来,经过一个月的培训,两人的综合素质和驾驶无人机的技术,都得到了学院负责人的肯定。当时,学院正准备招收一些通过了AOPA考试的工作人员,便向他们发出了参加招聘考试的邀请。当时,高晗与电视台的合作也结束了,正在寻求一份新工作,所以他们都对这份工作充满期待。因为是招教员,招聘考试比考证更加严格。结果,两人都顺利地通过了招聘考试,但结果却是只有孙融新可以留下。学院负责人说:“你们的技术都不错,但这个行业里还没有女飞手,所以孙融新的性别优势是非常大的,所以学院才决定要留下她。”这个结果虽让两人感到有些遗憾。好在高晗很快就缓了过来:“没关系,你通过了也就是我通过了,我们的梦想是一样的。”
  就这样,孙融新开始了无人机教学生涯。刚开始,她压力很大,更让她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是,她还背负着男友的梦想。两人约会的次数和时间越来越少,高晗也找到了新工作,他说:“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早点拥有自己的事业,赚到钱就可以把我的小新早日娶回家了。”
  2017年5月,已成功带领不少学员拿到无人机飞行驾照的孙融新,又被学院调到一个全新的部门——无人机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正在她的努力下渐渐成形的。而高晗一有空就会来充当她的助手。如今,无人机已经成为他们两人爱情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孙融新也期待着,那架送婚戒的无人机能够早日朝自己飞来……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