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李雄峰

 

顶风冒雪,我辗转换了好几趟公交车,下车买了一份早点,可没吃,热乎乎地倒换着手捧着,这才到了公司。不过,在印象里,小时候来这里,根本倒不了这么多回车——公司租的是自己家的房子,对这房子,我的记忆不会错的。
公司里的员工们前前后后地来上班了,在公司大门口,大家差不多都是一个动作:掸掸身上的雪渣滓,跺跺脚上的雪末子,再从包包里拿出各式的早点,和我打着招呼,就都边吃边忙了。我手里捧着早点,还是没吃。在等冰,我知道冰很少正经吃早点,如今上班远了,想必更是如此。只是我根本想不到,冰是怎么跑到自家的公司来上班的。
冰踏雪而来,羽绒服上大帽子的遮挡,让冰看起来像是躲进了一个树洞里,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白白的哈气瞬间将“洞口”掩盖住,竟看不到那张熟悉的面庞。待雾气散尽,我有些心疼了,还是那个冰,只不过气色很差,比起从前清瘦了不少。一手给冰递上早点,说道:“还没吃早饭吧,给,趁热吃吧……”另一手伸出去想给冰掸掸身上的雪,没想到冰接过早点,却很不情愿地一扭身,躲开了,倒就势抖落了一身的雪……
屋里,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了,尽管冰一直没有给我好脸儿,可我还是呵护地坐在冰的身边,一声不响地看着她工作。过了好半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原本想对冰说上一句:你还好吧?可是一张嘴,竟变成了:“孩子……孩子还好吧?”冰的脸上舒缓了些,“还好。”她答道。“有你们的照片吗?能给我看看吗?”冰从包里拿出了一本相册,递给了我。翻开相册,我惊讶地发现,这相册竟然和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那些画像一样——照片中的人与物都是动态的。这一页,冰一身滑雪服,戴着头盔,手持雪杖,由于是半身照,无法看到雪板。照片上的冰的眉毛上、睫毛上结满了细细密密的冰碴儿,但她却分明开心地笑着向前滑着。我心里一翻,眼睛一热,连忙翻到下一页,一个和冰一样装束的男孩子也在努力向前滑行,照片里能分明听见冰给孩子加油和爽朗的笑声。“孩子,长高了,倒显得瘦了……”我说。冰轻轻地嗯了一声。合上相册,交还给了冰。“看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开心,很替你高兴。但是,这开心,却不是我带给你的。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吧……”我最后说了一句,“我真的天真地以为这份爱会是一辈的……”
突然一个冷战,我醒了,眼角的一大颗眼泪,冷冰冰地挂着。而刚刚梦中的雪、梦中的冰,竟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触手可及。一抬手,拭去了那滴泪,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微笑——现实的窗外,雪不来,冰也不在;而梦中,雪是那么白的纯粹,冰也是那么真切,真切得倒像现实。但愿雪不化,冰长清,梦永在……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