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李雄峰

小白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即将上岗,很是为她高兴;不过,小白就要离开我们这个团队了,忽然感觉我们好像才认识没多久,此一别,还真有点舍不得。
小白是个十分文静的女孩子,文静到几乎不怎么说话,即便是与同事交流,也都是非常谦恭地细声细语地说话。我曾经跟她开玩笑道:“我一礼拜说的话,保不齐都比你一年说的话要多。”她只是报以一个友善的微笑,却不还嘴。
感性的人就是这样,身边的同事朋友要分开了,自己总会想:我们都有过怎样的交集。与小白的交集,让我印象最深的,恐怕是看到过她的两次眼神——
一起工作,谁都说不上谁会遇到什么事情。有一段时间,小白有点忙,是那种家里外头都有些忙,以至于每天看到她都是匆匆来到单位,紧紧张张地忙着手上的工作,然后又匆匆地走了……有一次,我们正在分配近期的工作,由于不太了解具体情况,领导准备把月初的工作任务交给小白,而我则领到了月底的活儿。可是,原本就不爱说话的小白,此时面露难色,显然,小白觉得有点力不从心——本来就有些忙的分身乏术,如今再要“加码儿”,怕是有些困难。在我看来,小白的工作需要时间打磨,而她又是个做事情很认真的人,希望把工作做得漂亮,可现在时间这么紧……于是,我开口说道:“要不然,把月底的工作项目与月初的对调一下,给小白足够的时间。”领导思考片刻,同意了。此时,我看到小白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感激,她知道,如此一来,也许会给我添了麻烦。其实,真没多大点事,能帮到她,我也很高兴的。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神告诉了我,这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姑娘。
我是一个“闲散”的人,不太愿意让工作以及其他的琐事让自己被束缚,更向往有朋友、有体育、有音乐的生活。所以,很多年以前,养成了一种工作习惯:只要是逢上大假来临前,总要抓紧时间把手上的工作做好,然后去尽情地和朋友们K上几个小时的歌。这天,我们正聊这事呢,小白从身边经过,我便诚意相邀:“小白,等忙完这周的工作,一起去唱歌,好吗?”这时,小白的眼神里闪烁出我认识她以来从没见过的一种光亮,那是一种兴奋,一种渴望释放自我的光亮。然而,这种光亮转瞬就又恢复到了小白习惯的那种平静,她说:“不好意思啊,能不能等上我一段时间,等我忙完手头上的各种事情,可以吗?”“可以。”我理解地回答道。
谁知,一晃儿,就是两三年,而小白那兴奋的眼神,也在脑海里闪现了两三年。终于,现在在小白即将开启另一段人生旅途的时候,我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去K歌呢?”“随时。”她笑着说,像是卸下了之前很重的担子。
KTV的包间里,霓虹灯闪烁,小白手持麦克风,文静地站在摇曳的灯光里,唱着一首又一首打动她心灵的歌曲。而我,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小声地应和着: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