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木匠

  

摄影:贺田

  

1月22日,阿里斯顿携手尤文图斯俱乐部在上海举行了一场发布会。阿里斯顿以后就是尤文图斯中国区域的官方合作伙伴了。
央视前著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受邀担任了这场发布会的主持人。
 

  

 
现在的小孩儿,可能都不知道黄健翔是谁了吧?
但对于上世纪末(1995年以后)到本世纪初(2006年以前)看球的足球迷们来说,他却是一个难以抺去的记忆。
 

  

 
从1995年德甲和李维淼搭档,到意甲和张路的经典组合,再从2001年“十强战”中卡之战后炮轰米卢,到2006年世界杯,在直播意大利队对阵澳大利亚队时,喊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亚昆塔,点球!点球!点球!格罗索立功了,格罗索立功了!不要给澳大利亚队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格罗索一个人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托蒂,面对这个点球。他面对的全世界意大利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施瓦泽曾经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附加赛中扑出过两个点球,托蒂应该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球进啦!比赛结束了!意大利队获得了胜利,淘汰了澳大利亚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倒在希丁克的球队面前,伟大的意大利!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意大利万岁! 
这个点球是一个绝对理论上的决杀。绝对的死角,意大利队进入了八强! 
胜利属于意大利,属于格罗索,属于卡纳瓦罗,属于赞布罗塔,属于布冯,属于马尔蒂尼,属于所有热爱意大利足球的人! 
澳大利亚队也许会后悔的,希丁克,他在下半时多一人的情况下打得太保守、太沉稳了,他失去了自己的勇气,面对意大利悠久的历史,他没有再拿出他在小组赛中那种猛扑猛打的作风,他终于自食其果。他们该回家了,他们不用回遥远的澳大利亚,他们不用回家,他们大多数人都在欧洲生活,再见!
这个人在他的足球解说生涯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
好久不见,今年已经53岁了的黄健翔,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变化。他现在生活得怎么样?
一月前,黄健翔曾接受了新浪记者的一个采访。记者称:“我能感觉到,荧屏之外的老黄,已没有了往日那种犀利,更像一个父亲似的长者。”
老黄真的是媒体人出身,知道记者问话的套路,马上不待记者发问,就主动作起了自我介绍:“这两年其实我一直都是在陪孩子读书,不忙的时候,就大量地看联赛,甚至比过去在一线工作的时候,看的还多。但生活重心主要还是在孩子身上,平时最大块的时间,都是陪孩子,做司机,同时也搞搞个人锻炼……”我说呢,老黄年过半百身材一点没走样,还是一身令人艳羡的腱子肉。
 

  

 
作为曾经著名足球节目的主持人,老黄对足球的热爱是骨子里的。
谈着谈着,话题就又转到了足球上。
老黄一共谈了四个问题——
一、关于国内足球职业化发展的问题,他说:“这些年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主要是大环境还是比较困难的,这需要时间。只是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才有更多文化体育消费的需求和可能,归根结底,大家对体育的消费,肯定是在解决了基本需求以后,才会考虑的,包括这个文化土壤的培养,也需要时间。”
老黄还拿自己举了个例,“现在,我就很注重孩子体育方面兴趣的培养,他去训练、比赛,我都是又当司机,又当啦啦队的,我车的后备箱里装的,都是孩子的装备。”
二、关于最近引发热议的中超俱乐部改名的问题,他一连说了五个“肯定”:“改名的过程肯定是痛苦的,肯定会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这大方向肯定是没错的。具体操作上,肯定会有难度,因为总有遗憾和不完美,但在总体上来说,还是值得肯定的。”
三、关于归化的球员的问题,他说:“这肯定对中国队是有帮助的,但关键是如何让他们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别一归化完,状态和实力也都跟着本土化了。”
四、关于新时代的国内足球解说的问题,这其实也是笔者最想了解的,因为我想他作为一个大前辈,肯定会对新入行的晚辈,有些中肯的建议。
他说:“现在的媒体平台已经多元化了,版权也分散了,人们能够看到的比赛的数量更比我们的那个时代不知多了多少,这就会有大量解说的工作机会出现。而且现在进入这个领域的门槛,已明显降低了不少,这是他们的幸运。不过呢,对于他们来说,要想说出名来,会比较难一点。
“我们那会儿,是大家看球,基本上都在5套。每周都能看到我们的解说,所以我们就很容易被大家关注,出名就比较容易,当然了,你的名气越大,压力也就越大。
“现在的解说可能很少能感受到我们过去的那种压力,一个解说用词的错误,就会招致全国球迷挑刺儿。这对他们来说,某种意义上,也是好事。
“现在的解说员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找比赛信息已变得非常容易,不存在找不到资料的情况。而我们那会儿,在前互联网和互联网时代的初期,信息没这么发达,有时费了半天劲,只能找到一些零碎的资料,要靠自己一点点的积累。在最极端的情况下,真的是除了一个出场阵容,啥都没有。当然,那会儿球迷也没处知道这些信息,不会像现在一样给你挑刺儿,弄得跟搞知识竞赛似的。这也是我羡慕他们的地方。”
诚然,我现在看比赛,也是在网上看直播,因为可以和主持人互动,和同好一起聊天,甚至还可以开开玩笑。这不是很好吗?而我同时也认为,作为一个体育节目的主持人,也不一定非要万众瞩目,你能够围几万、几十万的观众(现在在中国体育网上直播体育赛事的主持人,直播间里能达到这个数字的并不在少数,且现在的体育直播平台,并不只有中国体育这一家),就已经很好了。关键是大家一起来“嗨”……
老黄也说了他后面的打算,“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吧,体育能够尽快恢复起来,咱也能在行业内继续发挥余热。当然,跨界我也不反对。”
真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在某个网上体育直播间里,看到老黄的主持……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