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邢大军

1982年出生的浙江宁波“外卖小哥”龙德元,为了原创音乐梦想,他从早上6点开始拼命接单干活,晚上回到出租房学习乐理知识,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用音乐的方式呈现。

经过一年多的学习,龙德元说,自己的音乐梦想就要实现了,“明年,我想出一张原创音乐专辑,明后年回老家开一个音乐工作室。”他甚至想好了怎样招徕学员和客户:“我要把自己的经历拍成视频,告诉他们,像我这样的人都能实现梦想,学会音乐创作,你们更加可以!”

 

 

“我从小喜欢音乐,梦想是唱自己原创的流行歌曲。”来自贵州凯里的龙德元说,看到有人唱歌,他就会凑上去仔细听。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小学毕业后龙德元就辍学了。18岁那年,为了生计,他搁置自己的梦想,走出贵州,成了一名打工者。

2000年,龙德元在广东的一座城市伐木。一年后,他来到温州投奔哥哥,在一家制作眼镜架的企业当学徒。2004年,龙德元来到宁波,在一家饭店打杂。“宁波发展很快,宁波人也很和善。”这是宁波给他的第一印象。

2011年,饭店的一名厨师提出要去鱿钓船上做船员,到遥远的南美洲去。

“大海、异域,对当时的我来说诱惑不小。”最后,包括龙德元在内的五六个帮厨跟着这位厨师一起从舟山坐船出发了。

然而,年轻的他们却没有意识到大海航行的辛苦。鱿钓船的目的地是秘鲁,“本来说好去两年,但没几个月,其他人都搭乘货船回国了,只有我坚持到了最后。”

去之前,他们每个人都买了一台DV机和10多张歌碟。两年里,龙德元就是用这些歌碟打发寂寞。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梦想。

回到宁波后,他拿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笔工资——10多万元。“我用这笔钱开了一家烤鸭店,想着等赚了钱能有资金和时间去学习音乐创作。”但现实无情地给了他当头棒喝:鱿钓船上赚来的辛苦钱全赔光了。

说出这些经历的时候,龙德元不悲不喜,眼神坚定。在从事了另外几个职业后,2016年他正式加入“外卖小哥”的队伍。

虽然送外卖很辛苦,龙德元还是会抽出时间练习唱歌,还会把自己偶尔哼唱出来觉得不错的调子录下来。

“我不识谱,所以只能先录下来,让懂音乐的人帮我写成谱。”2018年,他把存下来的调子攒成了一首歌,取名《也许我不该》,并找了个录音棚请人做了伴奏,最后自己演唱录成了歌。

“之前我也曾创作过不少歌曲,但都不满意,就舍弃了。”现在,《也许我不该》能在QQ音乐、酷狗音乐等平台上听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一下歌名和龙德元的艺名——果木先生收听。

“其实,这也是我那段时间感情生活的写照。”至今单身的龙德元谈过三四段恋爱,但都无疾而终。在写《也许我不该》的时候,正好结束了一段恋爱。“也许我不该,也许我不该,不该把你放进我心怀,不该把你深深地爱……”他唱道。

“这首歌曲通俗,旋律柔和。”龙德元的老师左酷说,但缺点也很明显:钢琴力度没有情绪,设计单一;乐器之间冲突比较严重,导致整个音乐听感上显得别扭,所以流行度不够。

左酷原名吴凯,是鹿行空音乐工作室的合伙人之一,毕业于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说起两人的相识,左酷觉得很有缘分。“去年8月,我们在一次音乐人的聚会上碰面。他正好跟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在说想学音乐创作,朋友就推荐了我。”

让左酷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龙德元就上门拜师了。“我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坚定自己的理想?他说,原创音乐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他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多一种可能。”

左酷曾在龙德元的QQ空间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为什么好几次都梦见自己写歌?难道上辈子我是歌手?”

“我觉得,他已经把梦想刻进了自己的骨子里。”左酷说,这样的人,自己肯定要帮一把。从此两人结下了师生之缘,每周二下午,龙德元雷打不动地过去学习。

经过一年多的学习,龙德元熟练掌握了作词、作曲、编曲,马上要开始学习混音了。

“也就是说,到时候他就能独立完成一首歌的创作。”左酷说,这一年多里龙德元还作词作曲近十首歌,其中五六首已经完成了编曲,只差最后的混音;《也许我不该》也会重新编曲、混音。

“到明年,他完全可以出版一张原创音乐专辑了。”这也意味着,龙德元可以圆梦了。

“我希望留下更多原创音乐,希望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悟,能够用音乐来呈现。”龙德元说,现在他有了新的梦想,“在这里学成后,打算明后年回贵州,在老家开一个音乐工作室。”为此,他想请杨敏和左酷一起到贵州助他一臂之力。

“我还想学习视频拍摄和剪辑,把学习音乐的经历拍出来。”龙德元兴奋地说,“这样,我就可以告诉一些还在犹豫的追梦人,我都可以,你还怕什么!”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