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木辰

  2016年9月9日早晨8点钟,丁婧刚到公司,就接到武汉大学办公室打来的电话,说她正在内蒙古出差的丈夫张教授突发了脑溢血。放下电话,她直奔机场了……

 

丈夫突然发病,高知夫妇命途多舛

 

  丁婧,1972年出生,武汉人,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她和张维昊认识时,张维昊还在武大水生所读博。志趣相投的两人相识后,感情迅速升温,很快就步入了婚姻殿堂。
  2001年,他们有了一个儿子。张维昊博士毕业后,也进入了武大任教。这个家庭夫妻恩爱,事业有成,儿子又很聪明上进,是一个公认的幸福家庭。然而2014年3月,丁婧被查出患了乳腺癌,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崩溃。经过治疗,她的病情已得到了控制。当天下午3点,丁婧就赶到了内蒙古乌拉克前旗。在县医院的ICU病房里,她见到了已陷入深度昏迷的丈夫。医生告知丁婧:你丈夫现在颅内有大面积的积血,专家会诊后提出了两种施救方案:一是开颅引流,但手术风险很高;二是药物保守治疗,但难以马上见效,时间长了,病人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丁婧果断地选择了第一种方案。随后,张维昊被了推进手术室……
  此时,远在武汉的父母和儿子都焦急地打来电话,询问张维昊的病情。想到父母均已年逾六旬,身体也不好;儿子才15岁,刚上高一,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自己必须是一家人的主心骨。丁婧强忍着心痛安慰他们说:“没什么大碍,我一定会让他活着回武汉。”
  9月14日,丁婧和从合肥赶来的公公一起将张维昊转入了包头医院。张维昊术后仍处于深度昏迷中,因术后发生颅内感染,经常高烧,每天的医疗费高达两三万元。公公每月的退休金只有2000多元,无力帮衬儿子,沉重的经济负担全都压在了丁婧身上。尽管院方全力施救,但张维昊的病情仍在恶化。医生无奈地对丁婧说:“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丁婧只得决定再次给丈夫转院。

 

千里救夫,我在拯救你的“精密仪器”

 

  当时,丁婧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北京协和医院,一个是武汉同济医院。她先是通过武大与两家医院取得了联系。第二天,北京协和医院就派了一名主任大夫前来。他在查看了张维昊的病情后,对丁婧说:“患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1天也不能延误!可我们医院的床位紧张,要两周后才能入住,你还是赶紧想其他办法吧。”丁婧赶紧将情况反馈给了武汉同济医院,医院火速派来了一辆救护车。
  一场跨越5省的生死大营救开始了。武汉距包头有1700公里,救护车风驰电掣地奔驰在高速公路上,于第二天上午到达包头。丁婧就像一台精密仪器,考虑到了途中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她还准备了一台车载冰箱,里面装满了冰块,随时为丈夫降温;她还买来进口的垫片,以最大程度减少颠簸对丈夫的伤害……
  途中,两位司机都没有下车吃饭和休息,他们仅用了13个小时,就将张维昊安全送达了武汉同济医院。由同济神经外科的雷霆教授亲自挂帅,从张维昊进院的第一秒起,一场看不见硝烟的生命保卫战就打响了。第二天,丁婧的父母带着他们的儿子涵涵来到医院。1个多月来,二老一直照顾着外孙的生活,丁母对女儿说:“家里出这么大的事,涵涵交给我们了,你就安心地给维昊治病吧。”亲情,给予丁婧信心和力量。
  经过紧张的救治,张维昊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的左半边身子却不能动了,语言和思维功能也都严重受损。在包头时,丁婧就以每天220元的价格请了一名护工帮她一起照顾丈夫,因为照顾得当,张维昊没长一块褥疮。丁婧与这名护工配合默契,也将她从包头带到了武汉。
  丈夫苏醒后,已很长时间没有回公司上班的丁婧不能再不上班了。因为她工作繁忙,在医院的时间减少了,于是就有了一些风言风语,甚至说他们要离婚了。11月6日,公公突然向丁婧提出:“维昊的生命比工作重要,你还是辞职照顾他吧。”丁婧耐心地与公公交心道:“爸,维昊在包头住院时,我们已花了30多万。现在他每月的医疗费都要超过1万元,后期康复费用还不知要多少。如今我这份工作对咱们家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我辞职了,不仅咱家的生活会遇到困难,而且维昊也会更加依赖我。我得为他做个榜样,要尽快回归到工作中去。”丁婧的话语让公公理解了她的不易。为了化解外界猜疑,公公还特意将儿子一家三口的合影摆在床头。有病友家属再来向他探听儿子的婚姻状况,他总是骄傲地说:“我儿媳跟我儿子感情好着呢。”老人还给他们讲述了丁婧千里救夫的壮举。大家都为丁婧的睿智和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感动不已。
  半个月后,护工回了老家。婆婆已去世多年,患有骨质增生等疾病的公公独自照顾儿子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丁婧心疼公公,又新请了一个护工,自己也是一有空,就往医院跑……

 

为妻则强,我和你的余生必须平安喜乐

 

  距离丈夫发病,已快两年了。在这两年当中,丁婧背负着患病的父亲、重症的丈夫、高考的儿子、乳癌患者和公司老总这五座大山,生活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即便再难,她也不敢停歇半步,只能含着眼泪向前奔跑。
  在家人的精心呵护下,张维昊的语言功能开始恢复,渐渐地能与人简单交流了,但左半边身子依然毫无知觉。他问:“我怎么会在医院里?”公公讲述了变故的经过,又感慨万千道:“儿啊,要是没有丁婧,你早就不在人世了!”
  张维昊的内心刮起了风暴。十多年来,自己除了忙科研和教学,还担任了很多社会职务,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与同事、学生在一起的时间远多于家人。记得妻子化疗时,呕吐难忍,自己却在赶往政协开会的路上。难得在病房里陪妻子一次,自己也多是坐在那里看资料。他觉得欠妻子的真是这一辈子也还不清了。张维昊实在不忍再拖累妻子。他红着眼眶对丁婧说:“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但我已没有能力给你幸福了,咱们分开吧。”丁婧逗丈夫:“怎么,患了一场病,就懂得疼老婆了?那你倒是赶快康复啊,我说过要让你一辈子黏着我。拿出你做学问的劲头,什么奇迹不会发生?”
  脑溢血中风患者的康复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张维昊也曾一度悲观绝望,拒绝去康复室。丁婧从公公那里得知后,就召集家人组成了一个爱心团,帮助丈夫出走心理阴影。先是丁父以自身的康复经历开导女婿:“我都快80岁了,还能将病魔干趴下了。你才40多岁,精力、体力远胜于我,只要好好康复,小小的偏瘫算个啥呀?”张父也给儿子“上课”道:“你从小就是学霸,现在又是博导,爸自豪着呢!家乡人都把你当榜样,你可不能自暴自弃,让大家失望。”
  张维昊的病也牵动着武大的领导、师生和亲友的心。武大的各级领导和他的学生们也常来病房看望他……感恩之余,张维昊意识到,只有彻底康复,才能回馈大家的关爱。从此,每天早晨,张维昊都是在父亲的搀扶下,第一个来到医院的康复室……
  经过几个月的积极康复,张维昊的身体情况已有了很大的好转。今年1月,央视《话说长江》剧组成立,他还应邀担任了策划嘉宾。在接受采访时,他动情地向丁婧承诺道:“从今以后,我不仅要做一名好教授,还要成为一名好丈夫、好父亲。下半生,我们不能再有任何灾难了,必须平安喜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