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9月28日晚,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在哈尔滨去世,享年66岁。师胜杰先生出生于相声世家,是黑龙江相声界标志性人物,拜入侯宝林先生门下,基本功扎实,才华横溢,是当今相声界承前启后,不可或缺的艺术大家。10月2日11时47分,师胜杰在亲人、徒弟、徒孙以及业界好友的陪伴下顺利安葬。师胜杰先生去年底因病不得已离开了心爱的舞台。时隔十个多月后,师胜杰曾重返大众视野,做客央视“向经典致敬”栏目,与圈中老友及晚辈畅谈相声人生,让一众关心他的相声迷略感欣慰。

 

他和父亲都为师胜杰捧过哏

 

  于浮生曾和师胜杰合作出演《小鞋匠奇遇》《称的风波》《窗口》《姓名研究》《我要补课》等作品,直到现在也被很多人熟知。说起师胜杰,于浮生回忆道,两人私交深厚,两个家庭更是世交。师胜杰和于浮生两家人的家庭背景相似,上一代都是扎根哈尔滨,支援哈尔滨文艺建设的相声名家,于浮生的父亲,相声表演艺术家于世德先生还曾为师胜杰先生捧过哏,《郝市长》是于世德先生成就师胜杰初出茅庐获得曲艺大奖的成名作。此后,师胜杰在全国走红,作品也传遍大江南北。“我和胜杰的爸爸妈妈都是相声演员,胜杰的爸爸妈妈我都认识,我的爸爸妈妈胜杰也都认识,我们两个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的时候经常串门。”于浮生说。
  师胜杰早期的另一部代表作《小鞋匠奇遇》是和于浮生一起完成的。“我父亲为胜杰捧哏,我也为胜杰捧哏。”于浮生说,在中国首届艺术节,参赛的相声有很多,最后这部作品参加金奖演出。
  在师胜杰、于浮生的作品《小鞋匠奇遇》中,师胜杰先生的英语吆喝“please let me mend your shoes”,“破烂的卖,不卖你是小舅子”这个打岔英语的包袱,侯宝林先生强调英语一定要正宗地道。师先生请来英文专业老师教学指导,保证作品里的英语台词纯正标准无误。
  谈起创作,于浮生说,《小鞋匠奇遇》是几经无数次的打磨、磨炼。“我们给环卫工讲,给解放军讲,给学生讲,听观众的反映,总结哪个包袱有反应,哪个包袱受欢迎,哪个我们认为的包袱但观众没有反馈,经过千锤百炼,最终‘小鞋匠’才面向大家演出,每一个包袱都受到了热烈欢迎和认可。”于浮生回忆说,“胜杰也是我‘捧’得最成功的一个演员。”
  于浮生和师胜杰的合作是双方相声事业的辉煌高峰期。师胜杰先生的代表作分别是和于世德、冯永志、于浮生、李立山、孙晨等演员合作表演的,这在相声界也是少有的例子。
  1985年至1987年期间,于浮生和师胜杰合作,走遍全国参加大型晚会、春节晚会等。“我记得有一年,是在哈尔滨的晚会,我和胜杰受邀参加演出,那时候心里美啊,能和全国观众朋友们见面,我们为了出演这个晚会费了很多工夫和精力,结果到最后播出的时候把我们这个节目裁剪没了,我太生气了,付出的努力都白费了,对我们的打击非常大。我就和胜杰说起此事,但是他的态度是淡然的,他告诉我是金子总会出头的,咱把生气的劲儿多放在能耐上。那时候我感受到师胜杰的心胸是豁达的。”于浮生说,直到五、六年后,两人再次聊起这个事,才知道,原来是由于哈尔滨的室外演出太冷了,把机器冻得无法运转,连备带都不能用了。回忆中,于浮生还告诉记者,十分想念胜杰炖的鱼,非常好吃,可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吃到了。

 

侯宝林大师关门小弟子

 

  “四人帮”垮台后不久,也就是1976年底,师胜杰被调到省龙江剧院曲艺队,终于成为专业相声演员。尽管连干也没转,师胜杰仍然十分满足。毕竟自己一无背景,二无后门儿,由于家庭问题又上不了大学,一个小小的知青凭借自身的特长返城和家人团聚,并且还干上了自己喜欢的专业,这已经是天大的好运气了吧。1978年,父亲和哥哥得到了平反昭雪,师胜杰重新获得了政治生命。由衷的感激变成了报恩心理,他决心努力工作,拿出对得起观众的相声作品,来报答改革开放的好政策。
  师胜杰潜心创作,写了《我要补课》《婆媳之间》《醉酒歌》等一批经受了时间考验广泛流传的作品。1981年,相声《郝市长》在全国曲艺调演中,获得了创作和表演的一等奖,这也是师胜杰首次问鼎全国奖项。1982年,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全国优秀曲艺节目巡回演出团,他是全国被选中的两对相声演员之一。1983年,参加全省曲艺评比演出,表演的相声《姑娘小伙别这样》获得一等奖。1984年,相声《肝胆相照》参加全国相声新作演出评比,又获得了一等奖。师胜杰做梦也没有料到,这次在青岛举办的演出,使他的艺术人生实现了一个转折与跨越。
  一代宗师侯宝林先生,是那次活动的艺术顾问。听了师胜杰的相声,侯先生很是兴奋激动。在第二天举行的总结会上,侯先生对师胜杰大加赞赏,几乎全是拿他说事儿,并流露出欲收其为关门弟子的意向。师胜杰听人说了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热泪打湿了眼眶!侯宝林先生是中国相声艺术的泰山北斗,已经三十多年未收弟子,这天大的幸运难道真的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想斗胆找侯先生证实一下,看看这突如其来的喜讯究竟是梦想还是现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师胜杰来到侯先生的住处,轻轻地敲响了房门。就听屋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进来。”进了门儿,师胜杰挺紧张的,也不知说什么好,就问:“您还没睡呢?”侯先生一听就乐了:“刚什么时候我就睡呀?饭还没吃呢。”“当时也就是十一点多,难怪我的问话让侯先生觉得可乐。我说:‘我刚才听说了。’”侯先生说:“你都知道了?”我双膝一软,就给侯先生跪下了,叫了一声“师父”,便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侯先生也很激动,说:“我三十多年没收徒了,收了你,就做我的关门弟子吧。有你们这些年轻人,相声就会传下去,就会有希望。”师徒二人便商量拜师事宜。侯先生说:“老一套的拜师有点儿封建迷信色彩,你是年轻人,咱不搞那一套,弄个有时代感的新形式。”
  当时,师胜杰三十一岁,刚过而立之年。侯宝林先生要收关门弟子,这无疑是相声界石破天惊的大事。当时在青岛,聚集了全国各地的相声名家、相声理论家和各大媒体记者。侯先生的夫人、马三立先生专程赶到了青岛。在青岛友谊宾馆,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拜师仪式上,师胜杰向师父、师娘鞠躬、献花。师父交给师胜杰一些他的论著、音像资料,并把一枚戴了多年的钻戒摘下来,套在他的手上。师父说:“师胜杰是我的关门弟子,我今后不再收徒了。我收师胜杰为徒,不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这是相声界的一件大事。我相信有师胜杰这样的年轻人继承我们的相声艺术,相声艺术的发展不会等到2000年。”侯宝林的讲话赢得了现场雷鸣般的掌声。从此,师胜杰成为侯派传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