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养生» 专家介绍

国医中兴 从非遗名药到惊艳世界的顶级发明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23

  光绪二十八年,中国的最后一座太医院在地安门东侧修建,而太医院最后一任御医任锡庚编撰的传世手稿《太医院志》,为清代御医发展留下了历史的见证。清末民初,住在西打磨厂街的乐家,经营着几百年的老药铺——同仁堂,坚持奉行“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原则,以良药福泽百姓。1951年,交道口土儿胡同61号,位列京城四大名医的孔伯华正在家中为百姓诊疗,突然登门的拜访者把他请进了中南海,为毛主席把脉诊疾。发展了五千年的传统医学,由于时代的契机,因缘际会于东城,而七十年来,发展中的这片土地也让中医在这里变革、腾飞。
 
新中国成立初期   燕京医派的发展 
  李乾构,著名的脾胃病专家,大学毕业分进北京中医医院时,医院刚刚成立八年。在他的眼中,当时北京最顶级的老中医都在这所医院。“中医自古是个体开业的,或者说是走街串巷的郎中,这样中医不可能发展。当时把两个中医联合诊所和北京中医学校合并起来,推荐了70名老中医,北京市有名的老中医都会集到这个医院。”
  1956年,北京中医医院成立。同时这70多位名老中医还打破门户之见,把身怀的绝技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中医院里年轻的弟子们,形成了名医荟萃、流派纷呈的局面。北京中医医院的成立,并非历史的偶然。北京城一直是藏龙卧虎之地,民国时期宫廷御医流散民间,形成宫廷医学派;众多家传或师承的造诣深厚的京城名医又形成师承派;还有像四大名医萧龙友、孔伯华、施今墨、汪逢春那样联手在京城成立中医学馆,广纳弟子,形成了学院派,三大派系鼎足而立,构成独特的“燕京医派”。而中医中药,更是借着解放的春风,在东城这片沃土上扎根成长。
 
金花清感 中药的逆袭
  2009年,甲型H1N1流感疫情全球蔓延,面对全新的病毒没有一种特效药能控制。当时北京市聚集中西医科研单位和百余名相关专家,用6个月的时间科研攻关,最终锁定了一种古老的方剂。“金花清感中间实际有两个处方,一个是麻杏石甘汤,一个是银翘饮。麻杏石甘汤是《伤寒论》中间的一个方子,追溯到东汉末年张仲景用的一个方子,距现在已经1000多年。银翘饮应该是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中间的一个治疗初期温病的方子。”康佳曾是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的院长,2009年,鼓楼中医院作为北京市中医药改革试验区,成为金花清感的临床试验医院,从院内制剂向公众推广。金银花一两、石膏八钱、麻黄两钱、杏仁三钱,银翘散用于温病初起,发热无汗,有辛凉透表、清热解毒之效。而麻杏石甘汤,具有辛凉宣泄、清肺平喘的功效。“作为预防性用,作为发烧早期的应用,的确看到了效果,它减缓了发烧的时间。”中医之所以能应对甲流,是因为传染病的诊治一直是中国传统医学的核心,从东汉张仲景的《伤寒论》到明朝吴有性的《瘟疫论》,中医治疗传染病的经验已有两千年。
  上世纪50年代,乙型脑炎在华北地区爆发,中医学家蒲辅周从气候角度入手,用杏仁滑石汤、三仁汤等,在流行性疾病的防治上取得成效。著名的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也是1969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接受了抗疟药研究任务。2015年,屠呦呦因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正是东城这个中医药的摇篮,孕育了令世界惊叹的顶级发明。历经10年,2019年,金花清感正式上市,这标志着中医药市场化发展迈出了一大步,也标志着东城区作为国家中医药发展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迈出了一大步。
 
安宫牛黄丸   只有3克却贵比黄金
  除了不断研发适应现代需求的新制剂,老祖宗留下来的最经典的丸散膏丹,也在不断发扬光大。老字号同仁堂为传承二百年的古老丸药的制作工艺申报国家级非遗。安宫牛黄丸,同仁堂的“镇店名药”,被誉为神秘“仙丹”,只有3克,却贵比黄金。时至今日,依然沿袭手工制丸技艺,正是那一道道严谨的工序最终成就了它非凡的“魔力”。
  中医从2000多年前就开始选用牛黄入药,4500多种中成药里有650种都含有牛黄。而安宫牛黄丸就是从对牛黄的精挑细选中开始的。同仁堂药丸讲究“圆光亮”,每一颗都是标准的3克,对师傅技术要求很高。搓出这一颗颗光滑的药丸,还不算完工,之后的环节就是安宫牛黄丸的国家机密技术——包金衣。这层金箔是极高纯度的黄金经过千万次锤制而成,绝活儿就在于包完后金箔表面光滑没有褶皱。正是这传承了几百年的精妙手艺,让中医文化在时光中传承。
 
鼓楼中医医院   民间高人请进门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是东城区一所有着68年历史的老牌中医院,1993年医院创立全国唯一一所“京城名医馆”,京城的杏林圣手会聚于此。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一方面将很多民间祖传手法的高人请进医院,带徒授课,另一方面也让年轻的大夫走出医院,拜师学艺。
  虎符,是古代皇帝调兵遣将用的兵符,然而在中医药的常规教学中,虎符铜砭如同“世外高人”,从未出现在教科书中。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李冬梅说:“之前我们一直用牛角的、砭石的刮痧板,后来有一位民间的老先生叫李道政,他首先倡导用铜的刮痧板来刮痧,叫虎符铜砭。形状经过老先生改良,弧度包括小头,都跟身体的生理曲度切合。铜的刮痧板特别容易出痧,活血活络的功能更强一些。”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的年轻医生除了在医院跟师传承之外,还向民间疗法学习,比如火龙灸,用姜末与艾灸相结合,专门针对治疗强制性脊柱炎;火针,经过火烤的针灸针,快速点刺,治疗皮肤炎症;隔核桃皮眼灸,将草药浸泡装在核桃壳内,组装成眼镜,艾灸熏烤眼部,缓解眼部疲劳。如今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已经传承了110多种适宜术,并在临床上广泛推广,让中医的“医术”发扬光大。
 
中医文化传播   走入寻常百姓家
  2017年,东城区成为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区。中医药文化走出医院的大门,走入了百姓人家。在灯市口小学,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院长耿嘉玮在给孩子们上一堂特殊的教育课,教他们学习生活中用得到的中草药。一节“中医课”,让孩子们对中医药燃起了浓厚的兴趣。
  中医文化特殊的魅力也吸引了海外的朋友。在东直门医院,金色头发的凯西就希望能将所学的中医带到世界各地。凯西在皮肤科跟随她的老师黄青学习针灸,老外学习中医,最难的莫过于“语言关”,东直门医院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临床教学医院,老师们能用熟练英语,将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教授给这些洋学生。东直门医院早在1991年,就在德国魁茨汀建立分院,开辟中医药国际交流窗口。而像凯西一样到医院来学习的留学生,更成为中医文化的体验者与传播者,他们将中医带回自己的国家,进一步推广和发扬。
  □本报记者程戈根据《这里是北京》节目内容编辑整理(该节目每天21:45在BTV新闻频道首播)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