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不一样的《红蔷薇》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8-01-11

 

 

 

 

不一样的谍战剧专访《红蔷薇》艺术总监郑晓龙

 

  著名导演郑晓龙是个讲故事大师,他擅长于带着批判的眼光讲述人文关怀的故事。他涉猎过很多电视剧类型,古装、现代、医疗、农村……每次出手都大胜而归。眼下,郑导开始尝试荧屏大火的谍战剧,由他和“徒弟”金晔操刀的谍战剧《红蔷薇》目前正在江苏卫视黄金档播出,该剧打破了这一既定思维,它让在谍战剧中一直身处配角的女性成为主角,讲述了夏雨竹(杨子姗饰)的人生蜕变和革命成长史。郑晓龙导演告诉记者:“能够加盟《红蔷薇》是一个巧合,我对谍战剧本身其实没有兴趣,但是如果讲特工的人生故事,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现在很多谍战剧都拍得眼花缭乱、醉生梦死的。我们就是要打造一个不一样的谍战剧,拍出真善美来。”

 

谍战中的人生故事才最有魅力

 

  从幕后班底来看,《红蔷薇》绝对称得上超豪华阵容。既有郑晓龙、金晔“黄金搭档”操刀,又有周萌、王莹菲、赵冬苓众多金牌编剧的联手执笔,再加上众多实力派演员的加盟,更是赢得观众满堂彩。郑晓龙和徒弟金晔曾一起合作的《甄    传》、《芈月传》均创造了收视奇迹,此番师徒二人再度携手,无疑是为《红蔷薇》上了“双保险”。
  提到金晔,郑晓龙坦陈:“我们合作了很久,他以前一直给我做剪辑,我们俩合作非常好。所以当他跟我说希望我来做这个片子的艺术总监时,我就必须得来。我也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努力、有才华的年轻人,所以我也愿意去帮助他。”
  《红蔷薇》最初的动议源于一次聊天。郑晓龙回忆道:“那次策划会上,我们就聊到现在通常谍战剧都在讲谍战的故事。但是谍战剧往往只有情节,没有人物。而这些谍战剧中的人物其实和别人有很大不同。比如说记者的人生故事、工人的人生故事、医生的人生故事,这些听起来都比较普通。但是做情报工作的人的人生故事,马上就会变得不一样。因为他们的人生太特殊,和别的人有很大不同。所以我们就想要拍一部讲述人生的谍战剧,而不是以情报故事为主。”
  郑晓龙认为,讲一名谍战人员的人生故事比单纯只讲人生或者只讲谍战有意思得多。“优秀的谍战人员要具备很多特殊的心理素质。首先他要有信仰。没信仰的话,他可能很容易就会被钱或者名利所动摇,就很难成为一个好的情报人员。信仰从哪儿来的?和他的教育、学识有关,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关,甚至和他的出身有关。除了信仰以外,他要具备好的心理素质或者是有一种特殊技能。比如过目不忘、随机应变等。另外他们还要知道怎样面对自己的日常生活,面对自己的孩子,面对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所以这样的人生故事是特别有张力的,非常有的可说。”

 

《红蔷薇》故事这样缘起

 

  《红蔷薇》最早的名字叫《最后的牺牲》,是编剧赵冬苓写的一个故事架构。其中写了两个姐妹之间的人生故事,姐妹俩出身截然不同,却走向了相反的两方面:夏雨竹出身高贵而走向了革命;顾霜菊是一个丫鬟,大家认为她应该走向革命,结果她反而走向了反革命。郑晓龙很喜欢这个故事,认为其中的人物有血有肉,有着鲜明的时代性。“比如雨竹从穷人身上看到了很多好的方面,比霜菊吃苦耐劳,而且她有一种悲悯之情,因此她对于社会上不平等的贫富阶级,是有自己的看法,因此她就选择的是革命的道路。霜菊则有完全相反的选择,她因为打小就穷,受到环境的影响,所以她认为穷人肯定办不成事。她认为自己也是革命,只不过是雨竹的对立面。有些人参加革命或者反革命,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有些人是为了改变社会,所以选择的道路都不一样。这是那个时代必然的结果。所以我觉得在那里特别容易写出一批年轻人,在不同道路上让人唏嘘不已的人生经历。”

 

“偶像化”是对谍战剧的侮辱

 

  对于谍战剧偶像化的问题,郑晓龙给出了自己的见解。“我不赞成现在一些谍战剧拍的都是些醉生梦死、眼花缭乱的,或者说偶像化包装,让剧中人打扮漂亮,穿着时尚。要知道谍战人员面临的是生死,比如《红蔷薇》中的夏雨竹,她为了信仰最终牺牲。我觉得偶像化是对谍战剧的侮辱,不能把谍战写成一个耍酷或者荒诞的故事。”
  他认为,只有谍战剧必须讲述真实的事才能让观众相信。“真善美,真是第一位的,不然善和美也都是伪善和假美。所以我认为,首先要还原真实历史,在那里塑造出的美才是真实的美。我们想讲的美不是那种关于穿着的,而是敢于做情报工作的人在精神上的美,是一种心灵美,这才是最重要的,是长久的,是真正感动人的。谍战是很残酷很激烈的,不可能有偶像的美。谍战人员的选择就是这样,最好是茫茫人群中一眼望去很普通的人。”

 

不一样杨子姗的“女英雄”专访《红蔷薇》女主角

 

  曾因主演过电影《重返20岁》崭露头角的杨子姗,在《红蔷薇》中出演夏雨竹。她坦言,自己出演的电视剧并不多,但压力即动力。在见导演时,她这样推荐自己:“我和夏雨竹的性格很接近,都是敏感内秀,内心脆弱的。”《红蔷薇》中描写了夏雨竹从18岁到43岁的经历,她身上背负了巨大的压力和责任,并且这些都不能为家人所知,所以她内心承担了很多委屈和痛苦。杨子姗的坚持让导演最终选择了她,在拍摄的80多天里,她的进步让导演为当初这个选择画上了满意的对钩。
  杨子姗告诉记者,《红蔷薇》最大的挑战就是让她认识了夏雨竹。拍摄前,杨子姗特意找来很多描写那个年代谍战人员生活的纪录片和电视剧来看,为的是让自己能迅速找到人物感觉。“因为她的原型是一位叫朱枫的烈士。在了解了这位烈士的事迹后,我内心感到很感动很激动。我希望自己能够尽量去还原这位烈士当时的模样。我希望能够去无限贴近她,这对我来说是有挑战的。”
  越走近人物原型,杨子姗感觉到内心受到的触动越大。“剧本非常精彩,让我不自觉地一点一点往下看。就好像导演说的,对待这部剧就像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夏雨竹的事迹太让我感动,她是位让我无比敬佩的女英雄。”

 

不一样的“真实”专访《红蔷薇》导演金晔

 

  导演金晔曾是郑晓龙的御用剪辑。此番担任《红蔷薇》的导演,他也在“真”上做足了功课。金晔告诉记者:“我们很用心地去历史文献馆翻阅了大量的历史档案、人物传记。我们在繁多的纪录影像里寻找有价值的信息,发掘那些其他人可能会忽略的细节。我们不止看原型人物的传记,还看他们对手的人物传记。比如说站笼是国民党刑罚的一种。我们为此专门去江西上饶集中营去看站笼怎么做的,完全按比例去仿制。我们力求还原历史的真实,聚沙成塔,这样才能让观众信服其中的每一个情节。”
  此外,金晔导演在拍摄时也十分注重细节。比如那个年代的纸张因为印刷技术不好,都一些纹路,摄制组特意寻找来类似的纸张作为道具。“所有在镜头前呈现的一点一滴,都是要被观众关注的。这就是细节的艺术,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能感受到你有没有在这上面用心。”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