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什刹海》一部让观众“眼馋”的京味儿剧

——

作者:独家专访 记者 刘颖  来源:  时间:2020-07-29

      由华策影视等联合出品的平民史诗剧《什刹海》眼下正在央一热播,该剧以不为人们熟悉的古建行业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北京四合院中古建家族60多年来的沧桑变迁,古建工匠首次登上荧屏。该剧播出后,剧中美食品类之丰富让观众大开眼界,也让不少观众“眼馋”:肉质脆嫩的油爆双脆、味香而鲜的蛤蟆鸡、色泽金黄的抓炒里脊……有观众留言称,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味,“看庄大厨做菜,是视觉的享受,味蕾的折磨,都看饿了”。
      在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导演付宁表示,为了拍好食物,自己专门找来了创作《舌尖上的中国》的团队参与美食拍摄。

■什刹海边的采访让剧本丰满起来
      央视大戏《什刹海》展现的是生活在北京城胡同里一些以古建为生的普通人家,从1948年到2008年半个世纪所经历的风风雨雨,轰轰烈烈而又平凡的故事。导演付宁身兼编剧,参于改编、创作并拍摄了这部平民史诗。
      他回忆道:“很多年前,我跟袁大举老师做了一个故事分集大纲,但是搁下了,一直没继续。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觉得《什刹海》这个剧本所讲述的故事是符合这个精神的。所以我们又把这个故事重新拿出来写成了剧本。中间一共改了四次,最后形成了现在的剧本。”
      《什刹海》主要讲的是什刹海边上一户姓庄的人家,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开起了饭馆,创造出了美好的生活。付宁表示,在开始写故事之前,自己进行了大量的采访,找到了很多与什刹海有关的人。在采访中,他们的言谈话语、生活经历、性格特点都被记录了下来,也从而让剧本中的角色漫漫丰满起来了。“我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说的话远远比台词精彩多了。我晚上回来直接按他们的原话写就好,特别生活和鲜活。任何精彩东西都是来源于生活,你坐在屋里编是编不出来的。”他说。
      剧中有很多老北京的文化。付宁说:“这部剧一方面我们讲温暖,美好生活得靠自己的勤劳去创造,这是主题。但在这里面,我们讲了大量的文化和北京的一些典故、风土人情。现今的社会,好多孩子已经不了解这些东西了。因为他们都已经离开胡同,搬到高楼大厦里面了。胡同文化的底蕴和精神,可能慢慢在流失。我们希望通过这部剧,让现在的孩子们了解一下他们的爷爷奶奶、父辈是怎么生活的。北京的文化和中国的文化,有一些很美很讲究很有意义的东西,他们这代人应该继承下来,传承下去。”

■什刹海的春夏秋冬尽收眼底
      想要拍摄好这样一部京味儿很浓的电视剧,也绝非易事。付宁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演员的选择。因为剧中有大量京味儿很浓的台词,所以在选择演员上,他很慎重。“我的要求都是以北京籍的演员为主。刘佩琦虽然不是北京人,但是他一直在北京生活,而且演了很多北京戏,比如《大宅门》。他一嘴京口儿,也特别符合庄为天的干、梗、倔的性格,基本不用演,他坐在那就是这个人了。曹翠芬老师也一直生活在北京,她的雍容大气非常符合这个人物。关晓彤不用说了,北京孩子,她在片场跟我说:‘导演,这些词儿我都不用背,张嘴就来,基本上我生活中就是这样。’牛莉也是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妞儿,这次也是本色出演。连奕名也是北京人,从小在南城长大。他的性格就是在豪爽中透着北京人特有的憨厚和善良。”
      演员搞定了,算是创作团队过的第一关。要想拍好现代戏,剧组还要面临一个大问题——景。“我们通过相关部门的协调,终于被允许在什刹海实地拍摄,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庄家小院是我们在国盛胡同里的一家小院搭建的。当时这个小院里还住着一户人家,每间房子太小了,不便于拍摄。最后我们美术老师在棚里按照一比一复制了这个小院的外景,然后又重新搭设小院的内景。我们在屋里拍窗外的时候,不能穿帮,包括树、竹子、花,一年四季该呈现什么就呈现什么。这样的拍摄效果很好,内景和外景结合得很好,观众基本看不出来的。刘佩琦老师第一次到外景地,一进屋,把他也吓了一跳,说没想到我们的美术做得如此到位。”据他介绍,剧中的每个屋都按照剧中人物性格来配置,老格格和老爷子这屋,导演的要求是不能见水泥地,不能见洋灰墙。地面全部换的是地砖,而且是当年那个胡同有的地砖。光道具,剧组就准备了两个月。刘佩琦老师进屋第一句话说,这美术不错,太到位了,棚景搭出来的景,能做到这么丰富,太难了。

■什刹海的美食由专家操刀
      这部剧播出后,剧中的美食成为观众热议的焦点。付宁说:“美食是剧中重要元素,拍摄用的所有食材都是真材实料,请专人制作,同时为追求更好的画面质感,专门聘请曾参与《舌尖上的中国》的创作团队来参与拍摄制作。我们还选择了很多厨师团队,最后确定了曾经在北京饭店西七楼专门做谭家菜的大厨关师傅做我们的美食顾问,他专门做宫廷菜,所有菜都是他亲自下手来烹饪。”
      《什刹海》的拍摄整整用了八十五天,各个部门配合得非常好。演员互相之间也很较劲,都对自己的戏特别认真,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创作氛围。付宁说,拍摄中他们一直在与时间赛跑。“我们是十一月开机的,然后就开始各种抢北京的绿色。因为一旦进入冬天,绿色就没有了。好在去年北京的冬天天气一直不错,到了十二月中才开始结冰。我们绕着什刹海拍,从西岸到东岸,前海到后海,银锭桥到金锭桥,再到荷花市场。大量的转场的设备每天都要运来运去,真是一个大工程。剧组买了七八辆小摩托,靠着小摩托和人工搬运,才保证了进度。要不然,转一个场天黑了,什么都拍不了。”
      另外,这部戏也正好赶上了疫情。付宁说,连大年三十他们都没有停工,一直在加紧工作。大年初一晚上终于完成了在什刹海的拍摄。大年初四,剧组原本要在一个学校拍摄最后厨师大赛的戏份。但因为疫情,学校不准我们进入了。没办法,他们就在驻地找了一个大会议室,终于把这最后一场戏完成了。“当我喊杀青那一刻,全组都沸腾了,我们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