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枫叶红了》完美收官 扶贫剧要以“真实”为生命线

——

作者:独家专访 记者 刘颖  来源:  时间:2020-09-07

      由哈斯朝鲁执导,孟浩强、孙茜领衔主演的脱贫电视剧《枫叶红了》,以兴安盟科右中旗脱贫攻坚事业为原型,讲述了第一书记韩立带领群众的脱贫故事。该剧在以傲人的收视成绩在央视完美收官。日前,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影视剧纪录片中心、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北京市广播电视局主办的电视剧《枫叶红了》创作研讨会在京举行。业内专家对该剧的主题思想、艺术特点、时代价值等进行了全方位分析和解读。

人物要刻画得“真实”可信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认为,《枫叶红了》成功地塑造了韩立、高娃、宝峰几个主要形象。“韩立是扶贫第一书记。我看到的资料,全国扶贫第一书记大概有1万人左右,参加扶贫工作组的将近百万。这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韩立主要任务就是打赢脱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这‘最后一公里’攻坚就是要啃最难啃的骨头。他根据每一个贫困户的不同情况,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依靠党员,依靠干部,把所有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然而,韩立是人不是神,作品比较真实地表现出了韩立在脱贫攻坚路上的喜怒哀乐历程。比如说当张小龙做民意调查,很多人投了不信任票。再加上他被举报有四大问题,所以韩立受了委屈情绪很不高。他向关书记提出他不干了,要回刑警队,说明他的情绪和内心世界的一种矛盾,非常真实。这样的情节也让该剧的可信度大大提高。”他表示,在过去的影视剧里,没看到女主角当钢筋工人的,这个活太不好干了。“剧中的高娃确实这样一个坚强的女人,而且她家里还有孩子和婆婆要照顾,非常辛苦。观众在高娃身上看到几种精神,第一是创新精神。高娃不向政府等靠要,而是靠自己潜心学习刺绣技术,终以精湛的刺绣技术赢得了市场。二是集体致富的精神。高娃更可贵的精神是在自己脱贫以后主要是不忘他人,办刺绣学习班,成立刺绣车间等等,让更多的人挣更多的钱,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挣更多的钱,让更多的人过上更好的日子,我觉得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三是高娃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她充分调动自身的力量去脱贫致富,这种力量是一种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非常可贵。”

关系要展现得“真实”自然
      《中国艺术报》总编辑康伟同样谈到了剧中四个贫困户的设定,“剧中精心设计了关于贫困户的几种类型,讲述三个真贫困,一个假贫困,在第一书记与嘎查达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领导下实现脱贫致富的过程,这展现了精准扶贫的内涵。这两位领路人除了针对贫困户之外,还设计了新思路,实现了所谓的集体产业化,包括开发旅游,科学养牛,耕种水稻等,为村子实现更好持续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另外,他表示,《枫叶红了》最为显著的特点是展现了第一书记和村主任的关系,这不同于大多数脱贫攻坚题材剧的艺术手法。“在其他类似的电视剧当中,我觉得第一书记往往是特别强势,处于绝对的领导地位,他的办法总比村主任多,戏份也比村主任多。而作为乡村本地人的村主任,往往处于弱势地位。但是《枫叶红了》里的第一书记和村主任应该说几乎处于同等地位,可谓强强联合,二者各有所长,都有开拓创新的意识和能力。性格设计上,韩立干过警察,宝峰当过兵,两人脾气都比较火暴,像火星撞地球,这也导致两人一开始的误会。但是随着工作逐步开展,了解也逐步深入,特别是在共同面对困难的过程中,韩立和宝峰成为心有灵犀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团结带领全村群众形成合力,这也是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

故事要写得“真实”生动
      中国民族影视研究中心主任牛颂认为,《枫叶红了》的成功在于其敢于描写矛盾冲突,剧中既有普通人的小日子也有脱贫攻坚的大目标,还有扶贫过程中的新旧矛盾、利益冲突。“我认为,《枫叶红了》创作从头到尾是一个贴近现实生活和时代脉搏的尝试。编剧几次深入到故事发生地体验生活,做了大量功课。只有这样,观众才能从作品中真切体会到这个政策的伟大之处。艺术创作对所有的参与者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真正地了解什么是脱贫攻坚,以及这个政策在基层农村是怎么落实的。”
      高小立也坦言,《枫叶红了》是她近期看到过的最可信的电视剧。“现在的脱贫攻坚剧都是有原型的,我的同学好多都当过驻村干部。这类题材剧都是主题创作。而主题创作最难的就是艺术化的转换。这个剧给我留下的最深的感受就是它成功地实现了艺术化的呈现。这样的主题创作真的太不容易了。同样是扶贫故事,同样是写第一书记,这部剧拒绝了喊口号,而是抓住典型人物进行真实创作,非常难得。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