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独家专访

《觉醒年代》一场戏,“大长腿”牟星走了一万步!

——

作者:朱子  来源:  时间:2021-04-08

牟星,身材高挑,总被相熟的朋友打趣:“腿长一米八!”
这女孩外相看来是个心里住着小孩子、自由自在的风一样的女子。
其实,她有个高速运转的理科生的脑子,玩“剧本杀”一骑绝尘;真要坐在钢琴边,钢琴十级的行云流水就溜达出来了。

 

 

代表作有《利刃出击》《特种兵之霹雳火》《反恐特战队之猎影》等,属于貌美如花另带刺儿那种,戏里很能打,还是“特种兵”级别的能打。

 

 

偶然机会,朋友带她和张永新导演喝茶。牟星回望觉得幸运:“因为看过导演的《军师联盟》就挺崇拜。导演说他第二天就要去横店拍戏了,突然提到戏里有一个进步青年、女孩子,角色还没定,说要不然你来吧。当时我也挺懵的,没看过剧本,导演就给我大概讲了一下这个角色。我原本就渴望和导演合作,马上就答应了。”

 

牟星饰演的“白兰”从第一集就出现了,当时陈独秀流亡到日本,白兰是早稻田大学的留学生,和陈独秀偶遇了。


在回国的船上白兰他们又得陈独秀解围,从此建立了革命友情,一直追随陈独秀。

 

 

《觉醒年代》里有实验小组实验无政府主义、后来失败的戏,那段戏拍了挺长时间, “导演对细节的处理非常讲究,我们拍戏手机静音带身上,一场戏下来走了1万步!真的一点儿都没夸张,就一直在走戏、走调度。这个戏的很多细节都很生活化,就包括我们实验的无政府主义那个食堂,每个人都有各种行动,喂羊、喂鸡、磨豆子、煮豆浆、搬桌子、搬椅子、擦桌子、炸油条……可能这一场戏都没有台词,但是每个人都有五六条行动线。”

 

牟星拍特种兵系列时,见惯了各种危险场面,但《觉醒年代》让她由衷感慨:


“这个戏就让我就深刻的体验到什么是拍戏,拍戏其实就是生活。”

 

牟星说,张永新导演本身就具有戏中年代的人的某种特质:纯粹、热忱、不计个人得失。


“解散这个实验的那场戏拍了个大夜,每个人都特别感动,我们这条路失败了,但是失败了也是另一个开始。每个人唱着歌,像拍MV一样。刚开始是很悲伤,唱到第二遍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坚定,眼神都很坚毅,然后又透着火光拍我们每一个人,后面又用无人机拍了全景,这场戏导演拍得特别好。”

 

牟星和白兰在《觉醒年代》里都有成长。


“导演对我表演上的指导,我觉得也受益匪浅。包括戏里男朋友的葬礼,导演指导我打破常规,笑着讲话,让别人看着很揪心。我印象深刻还有一场戏,我爬上马车去演讲,导演说了个‘very good’。然后说,你要是在那个年代,估计也是一个很进步的青年。导演对我肯定,我挺开心。导演对我们年轻人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家国天下的胸怀与担当,当下有时会有缺失。”

 

 牟星难忘杀青那场戏。


“还有一场戏,转场回北京,我们爬到野长城上面,在那里杀青了。都是徒手爬上那个野长城,爬得快的人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爬的慢、带着东西的可能得40多分钟,每个人都爬上去。那天暴晒,拍了一天。最后,所有的青年就在那个长城上被李大钊写的那个青春感动,每个人都是洋溢着那种特别积极的状态。”

牟星若有所思,突然脱口而出:


“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


看得出,《觉醒年代》真真正正打动了年轻人,豆瓣评分9.2是有道理的。

 

 

牟星最近很“红” ,《觉醒年代》刚落幕,央一拟于4月中旬播出的《绝密使命》,她是女一;5月4日湖南卫视播出的《理想照耀中国》,牟星又会出现于《女兵突击》单元。

 

 

“这些红色剧都是重点剧目,展现了不同年代的为祖国做贡献的青年,我真的感到特别荣幸。”正在赶拍《非常警察》的牟星,清瘦了一些,长大了不少。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