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独家专访

冬奥激情已燃起 老记滑雪大练兵

——

作者:李雄峰  来源:  时间:2022-01-11

 

 

 

距离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只有二十多天了,

不仅参赛的中国冰雪健儿

进入了最后的紧张的备战期,

就连即将投入到冬奥会新闻“大战”的媒体记者们,

也要在这马上到来的冰雪盛宴之前,

“热一热身”。

这不,18日一大早儿,

部分即将进入闭环工作的冬奥会记者,

会集在北京八达岭滑雪场,

参加在这里举行的

冬奥记者滑雪评级赛。

 

 

既然是评级赛,

那注定表明参赛选手中的水平

有高有低。

譬如我,

看着自带全套装备前来参赛的同行们,

未免有点自惭形秽——

虽说在受邀之列,但对于冰雪运动

自己还真的是一枚小白,

不,是小白中的白中白。

但体育人就是这点好——

勇于挑战自己,不害怕失败。

于是,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

努力降低“臀刹”“脸刹”的次数,

尽量不做“鱼雷”,

争取利用这次难得的上雪机会,

拿到“初三级”证书。

 

 

臀刹一式

 

臀刹一式

 

有必要给和我一样的小白“科普”一下

上面说的名词——

“臀刹”“脸刹”顾名思义,

就是用屁股或者脸来刹车以停止雪板前进,

其含义就是不管用什么刹车,

就是不用教练教给的技术。

其实,在滑雪场上,

摔倒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被“鱼雷”“导弹”撞倒。

所谓的“鱼雷”“导弹”,

通常指那些还不能控制速度和方向,不会刹车,

却在中高级坡道上

肆意往下冲的初学者。

雪友们一般称双板为“鱼雷”,单板为“导弹”。

 

对于如我一般的严肃的滑雪小白来说,

一方面不想当“鱼雷”,给别人添麻烦,

另一方面不想碰上“鱼雷”,给自己找麻烦,

于是,索性就穿上雪鞋,不上板子,

先走上雪场,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

看看别的小白们都是怎么跟着教练学的,

再看看同行们的比赛,

以此点燃自己的兴奋度。

众所周知,与夏季奥运会相比,

冬奥会因其对气候、场地、器材的要求严苛,

不仅对举办地有诸多限制条件,同时对采访的媒体记者

尤其是采访雪上项目的媒体记者有着

与夏季奥运会不一样的要求——

夏季奥运会对采访的媒体记者

并不要求具备某项运动技能,

但采访冬奥会雪上项目的媒体记者

最好能有滑冰和滑雪技能,

否则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采访拍摄。

 

为了能让即将参与到北京冬奥会报道的

国内媒体记者了解和提升自身的滑雪技能,

八达岭滑雪场、延庆滑雪协会联合京东运动

共同推出京东滑雪节冬奥记者滑雪评级赛,

邀请即将进入冬奥赛区的全国媒体记者参赛,

根据北京市大众滑雪评级体系

为各位记者们进行滑雪等级评定,

让大家在出征前做到心中有数。

同时,这也是北京冬奥会前

媒体人身体力行地响应并践行

“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

本次冬奥记者滑雪评级赛项目设定了

男、女单板竞速和双板竞速,

各项目除了决出前三名外,

所有参与的媒体记者都将通过实地的考核

获得各自滑雪技能的等级评测证书。

 

在雪地上拍摄比赛

 

趴在雪地里拍摄高水平的同行们

风驰电掣般地从高级道上穿过旗门

顺利完成比赛,

心里自然是羡慕+钦佩,

听到他们对于比赛的感言

也更坚定了自己也要完成目标的信心与决心。

于是,登上雪板,

直接奔向初一级的教练。

这也是我们小白要过的第一关。

 

 

说到八达岭滑雪场,

这里的“全教学,无鱼雷”是最大的亮点,

即每一个进入雪场的滑雪初级爱好者

都会得到专业滑雪教练教授,

并通过相应等级测试,

不同等级水平被允许进入的雪道难度不同,

从而最大程度避免了“鱼雷”“导弹”滑雪者

对其他人造成不必要的碰撞。

所以,在进雪场前,

我们都领到了等级测评卡,

这就意味着——凭戳进相对应的雪道。

 

记者采访八达岭滑雪场总经理姚裕

 

这么严格的标准,

难怪在采访八达岭滑雪场总经理姚裕时

他说道,八达岭滑雪场是北京首家

“全教学、无鱼雷”安全滑雪场,

是北京市滑雪协会大众滑雪锻炼等级评测考点,

不仅为滑雪爱好者提供滑雪教学服务,

还为所有爱好者免费提供

《北京市大滑雪等级》考核,颁发等级徽章。

对于举办冬奥记者滑雪评级赛的初衷,

他坦言,北京冬奥会是所有中国人关注的赛事,

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为参与其中的媒体人助力,

让大家更好地完成采访工作,

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通过记者的亲身体验,

这里的教练对于每一位雪友的要求都是非常严格的,

初一级的教练员对于每一个动作的讲解以及示范

都非常的到位。

哪怕是教大家如何摔倒、起身,

教练都是一遍遍地自己先摔倒

让大家掌握正确的姿势,

再一遍遍地教大家多种的起身方法。

等到了初二级的教练员面前,

别看是个小姑娘,

可实在是不好“糊弄”,

从初二级雪道上滑下来

到平坦处停下来,

已经能够完成好几趟了,

可教练就是不给盖戳儿,

而且,她对我们已经

从初一晋升到初二的新手们

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一定要在我的身边停下来才可以。”

她的身边是哪儿?

她的身边就是初二雪道的半截儿处——

她要让我们熟练地掌握了坡停才行。

又经过反复地练习

她终于给我的测评卡上盖上了小红戳儿。

 

 

晋级初三级雪道了,

首先要战胜的就是内心的紧张与恐惧,

让自己从紧张放松下来的

是一队又一队的六七岁的小娃娃。

他们一个挨一个排成一列纵队,

在教练的带领下,

缓慢地且透着轻松悠闲地从坡顶滑下去。

而让我战胜恐惧的,

则是刚刚在比赛中获得殿军的同行老戚。

别看有着很高的水平,

可老戚要求起我们来跟这里的教练一样严格,

我们每一个做不到位的技术动作

他都看得见,都及时地大声提醒我们及时纠正。

 

我和我的临时教练老戚

 

初三级的雪道比较长,

能站在这条道的起点,

相信对于所有的小白来说,

都会控制不住的兴奋。

雪圈里流行这样一句笑言:

“雪可以不滑,风一定要拉!”

而在老戚的眼中,却是

雪一定要滑,风也一定要拉!

摄影记者出身的老戚就这么“双肩挑”了——

脚下踩着雪板,跟在我的身后、身边滑行,

同时,手里还举着手机,

跟拍我滑行的全程,记录我“拉风”的各种姿态,

并且,他还如教练一般全程提醒我注意动作。

 

 

 

有这样一位“全能教练”在身边,

完成任务,得到小红戳儿,

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当用三个小红戳儿兑换来一张正式的等级证书。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冰雪小白以实际行动“脱白”,

也算是为北京冬奥做出了自己一点贡献!

 

 

完赛证书与奖牌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