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唐嫣:一个人从超市回家的路上知道了该怎么演萧清

——《归去来》中首次体验留学生真实生活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8-06-04

       “甜美利落、爽朗大气”,一直都是唐嫣给人的印象。在《归去来》筹备之初,导演刘江也正是因为看中了唐嫣身上的这点,才盛邀她来出演萧清。说起这部在北京卫视大火的电视剧,唐嫣言语中充满了对萧清的感同身受。“她太难了,承受了很多不该是20多岁的女孩承受的东西,让我很心疼。”

谈角色
“我们都是非常有原则的少女”

       《归去来》筹备之初,唐嫣只看了故事大纲就答应了导演的邀约。“短短几页纸就完全把我吸引住了。因为我和萧清太像了。我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不会被情绪所影响和左右。个性比较独立、坚韧。但萧清和我也有很多不同,她的生长环境和成长过程都是我没有经历过的。比方说她出生在一个法律从业者家庭,爸爸是检察官。而她只身前往美国留学,要一个人面对生活的一切。这些我都没有经历。”不过唐嫣坦言,自己当时心里也有不少顾虑。“我之前一直挺想演律师的,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因为台词中有很多专业术语,还有大量的英文台词。所以我曾经也犹豫过。但是这个大纲写得太好了,我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在感叹,她们都看哭了!再加上整个导演团队都很强大,编剧姐姐也很有经验。所以我就决定来试一把。”
       唐嫣坦言,在出演萧清的过程中,自己也有了很多成长。“一开始萧清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也会脆弱伤感。后来她有了很多生活的经历,内心发生变化,从不知所措到懂得隐忍,她会有自己内心蜕变的过程。而对于我来说,我每演完一部戏,自身也会有收获和成长,这是我所创作的每个角色所赋予的,让我可以跟着角色一起成长。”

 

谈困难
“连美国人都觉得拗口的台词”

       虽然对角色很期待,但拍摄过程中唐嫣还是遇到了不小的困难。最先出现的难题就是台词,也是她自认为最难的部分。
     “台词不仅专业性很强,还要用英语说出来。即便是美国当地人看这些台词都会感觉难度很大,生活中接触不到这些拗口的话。所以对于我这样的外国人来说,难度就更大了。有的时候我会提前把这些台词都背下来,遇到不认识或者不理解的,我就会打电话跟我的律师朋友们去咨询,每句话应该怎么说,每个词应该用什么语气。我在这方面确实花了很大的工夫。”
       在形似上下足功夫,神似上唐嫣也没有放松。她坦言,萧清这个女孩实在太难了。“如果她所遇到的这些事情落到我身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择。很多时候,我内心很心疼萧清。她才20岁出头,却要隐藏那么大的一个秘密,真的很难。萧清在面对艰难抉择的时候,她到底应该选择做有利于自己的事,还是选择自己认为对的事,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个很难的命题。”

 

谈导演
“剧组每个人都有强迫症”

       刘江在导演圈一向以严厉著称。这次在《归去来》中首次合作,唐嫣却坦言自己受益良多。“导演对我的帮助很大。他在说戏方面非常细腻,会给演员特别有针对性的指导。导演也会给我们很大空间,让我们自己来发挥。我经常开玩笑说,我们剧组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强迫症。大家在工作上都很坚持。比如有些戏拍完后,导演就会说要不然再来一条?我们就特别开心。果然再拍一遍的效果就会好很多。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在精益求精上。”
       谈起拍摄过程,唐嫣坦言自己从大汗淋漓一直拍到了瑟瑟发抖。她说自己是第一个进组的,前十天基本上就拍她的独角戏。“一上来导演就让我拍哭戏,很痛苦。而且当时特别热。我记得我和演我父亲的施京明老师有一场对手戏,在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虽然有电扇,但是因为同期声,所以拍摄时不能开。当时屋子里面的温度有四十摄氏度,太热了。我可能还比较占便宜,脸上不流汗,但整个身体都感觉在流汗。那场戏我记得有两页纸的台词,我俩既要克服高温酷暑,还要调动情绪来说台词,真是很难忘。”

 

谈留学
“他们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

       《归去来》因探讨留学话题而备受关注。唐嫣表示,通过这部戏,自己也体会到了留学生的不易。“我们在美国拍戏的时候接触到了很多当地的留学生。他们其实很不容易。我没留过学,也没太关注过。但通过这次拍戏,我感觉他们其实很不容易,只身一个人在国外打拼。过去在国内都是生活在爸妈保护伞下面的,但到了国外一切都需要自己去打理,即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自己去解决。”
       为了能体会留学生的真实生活,唐嫣到美国后开始体验生活。“有一次我自己去了一个离酒店挺远的超市。从超市出来我一个人提着两大塑料袋,自己走回酒店。当时心里挺害怕。毕竟那是异国他乡,这么晚一个人出门心里还是挺怕的。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心里就特别感慨。这跟我平时在国内晚上走在街上的感觉完全不同。留学生真的很不容易。那一刻,我也真正理解了萧清,知道了该怎么去演她。”剧中,萧清只是个普通留学生,出门只有一辆自行车。有时候出门就要靠和室友拼车。“这都只是留学生生活的一个小缩影。除此以外,她们还要克服孤独恐惧,要勇敢地去面对未知的一切。”有个小插曲,去美国拍戏前,唐嫣特意把自己的被子装进了行李箱。她说因为被子里有家的味道。“身处异国他乡,父母都不在身边。我相信每个留学生都会想家的。当然也包括我。我觉得带这条被子过去一方面确实有家的味道,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情感的寄托吧,包括对爸妈的思念,对祖国的思念,就好像家人在身边。”

 

谈自己
奔跑久了想歇歇

       出道十余年,唐嫣亦如萧清,依旧冰心一片,“本来没有想过成为一个演员,总是想自己是一个平凡的小姑娘,没想过有一天可以走到荧幕前,这是一个好时代,努力的人可以有机会做到你想做的事情。”曾经的她,创下了一年内拍摄150集电视剧的疯狂纪录,现在的她也学着放慢脚步,沉淀下来给自己独处的时间,
       唐嫣坦言,自己这几年基本全年无休在拍戏。《归去来》播出时也是她想休息的时候。“我已经休息了三四个月。这是我这几年中唯一一次给自己放个假。我想缓一缓,让自己慢一点。我不想永远上足了发条,一直在奔跑的状态。跑的时间长了就要停下来歇歇。”
       唐嫣说,自己拍戏时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但是机器都需要检修,更何况是人了。”说到休息的这段时间,唐嫣说首先要做的就是补觉。其次就是要独处。“我很喜欢自己有独处的时光,很害怕没有个人空间,一直被人打扰。可能有的人是需要一直身边有人,一直有声音,但我做不到。我希望可以自己很安静的,不需要讲话的,生活在自己的空间里,想干吗就干吗,我觉得那样很舒服。独处的时候我喜欢画画、弹琴,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宁静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