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评论员专栏

没深没浅 + 有深有浅 = 王牌?

——

作者:朱子  来源:  时间:2021-12-29

 

 

开篇,先亮明观点:

当代军旅剧又添《王牌部队》,难得!

 

大家都看过哪些军旅剧?

1980年代的《凯旋在子夜》?

1990年代的《和平年代》《突出重围》?

2000年代的《DA师》《士兵突击》《我的兄弟叫顺溜》?

2010年代的《我是特种兵》《火蓝刀锋》?

2020年代的《蓝军出击》?

 

一口气穿越40年,

粗粗捡拾记忆中的军旅剧,

是不是数量还不及如今两天之内开播的新剧?

所以,咱们严重期待:

当代军旅剧,能佳作频出!

 

而跨年大戏《王牌部队》,

就被称为“近40年的军旅史诗”。

40年的时间轴上,

一支陆军部队披肝沥胆铸剑而成王牌之师。

 

 

《王牌部队》聚焦养成,

自然就有耗尽毕生心血的铸剑大师,

更会有世人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

就像人们经常提及的干将、莫邪。

只是古代这两位铸剑师是一男一女,

这两柄神剑也是一雌一雄。

而《王牌部队》锻造的两把绝世神兵,

都是雄剑、双男主——高粱、顾一野。

 

 

这次,我们就说这俩男主。

周日下午,朋友圈《王牌部队》的海报和视频炸屏。

海报“领衔男主演”署名后面还有括号内容,

“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看了不禁让人莞尔……

 

 

不管怎么样,

在戏剧创作中难分伯仲的两把神剑,

就这样被放在了一起,

共同完成戏剧双雄相长的呈现任务。

 

这俩,性格、底色、内存对比鲜明。

高粱,良善的野孩子。

敢闯敢拼、时时出圈。

要没他关键时刻不管不顾吆喝这一嗓子,

新兵也弄不出这动静儿。

 

 

顾一野,学霸、机智、沉着、胸中丘壑。

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那知识储备,真让人汗颜。

 

 

那咬住青山不放松的劲儿,佩服。

 

这俩新兵蛋子、未来的神兵。

粗看,一个没深没浅,一个有深有浅;

细想,没深没浅的,真没深没浅?

有深有浅的,真有深有浅?

哈哈,这正是戏剧的魅力。

 

另外,按戏剧走向推测,

这俩必将成就“羊左之交”。

什么是“羊左之交”?

不用查百度,也别瞎想哈,

咱们文尾说。

 

 

 

●顾一野/肖战,优秀伤人?也伤己……

这是成长

 

肖战饰演的顾一野,活脱脱学霸从戎。

偶尔冒书生气,

也能以大知识量瞬间转移听者注意力,

让大家不得不给这书生加果敢分。

 

更关键的一点:

丰富的知识储备,也让他心智相对成熟。

类似这种“我只与自己的极限比”的话,

很多年过半百、甚至沧桑一生的人,

也未必懂。

 

 

 

面对关键事件翻转,

同龄人是这样的打闹、嬉笑的。

顾一野呢?

嘴角微扬、眼波稍转、下颌轻点,完了。

简直是“有深有浅”的模板。

 

 

 

哈哈,戏剧人物的魅力在哪儿?

在人物个性,

长板、短板,分明。

“有深有浅”对年轻人而言,

只是一个难得的大体特质状态。

世界那么大,

耄耋学者也不一定事事有深有浅对不对?

 

所以,女兵连长是个“高人”。

很多问题,她一眼万年。

喜欢惠特曼的男孩怎么样?

优秀但会伤人。

 

 

 

顾一野的深浅之路,还长……

 

被别人误解,会有。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又有谁不是在人生的舞台上表演?

 

 

 

误解别人,会有。

我们不妨得空就追问自己:

我的信息对称否?推理准确否?

是否以己度人了?

 

 

 

因为不了解而失体贴,会有。

人与人之间再亲近也是独立个体,

谁都不可能全知全能。

时而自问、总是有益的:

我的轻松是不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拖累朋友,会有。

真心真意真表达,没有错。

那我们是否考虑过,

信息接收者的安全与舒适?

 

 

 

这就是成长的要义:

不轻易封神,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角色、对偶像。

世界那么大,深深浅浅那么多。

跟上顾一野的脚步,

深一脚浅一脚勇敢向前,

走向更精准、更暖心、更有价值的“有深有浅”,

沧桑正道。

 

另外,《王牌部队》还配有更多“铸剑师”:

师长、参谋长、侦察连长、连指导员、军务股长、班长等。

哪怕被新兵蛋子喊“老头儿”“喂猪的”,

甚至还有一再被连累降级的,

但他们依然要穷尽心血、打造国之重器……

 

看,顾一野在成长了。

铸剑师们期待的“绝世神兵”正在养成中。

看这肌肉,是当兵的身板了。

 

 

 

●高粱/黄景瑜,愣头青?也细心暖心……

这是成长

 

高粱的饰演者黄景瑜,

在戏里被称“傻大个儿”,

就没有他不敢造的次,

好奇心、行动力惊人,

破圈,对他都不是事儿,而是习惯。

 

 

 

其实,黄景瑜比肖战还小一岁。

角色需要,大大咧咧、粗粗拉拉、憨萌捣蛋,

但论保护伙伴儿,那下手绝对不含糊。

 

 

 

说他粗心那看对谁、什么事,

对他们三个人的情感苗头及走向,

看似憨傻、其实敏感、细腻。

孤儿对亲情、亲人的向往与渴望,

让他宁可退后一步,

也不愿意失去任何一个,

要留在军队这个大家庭建功立业。

 

 

 

这个人物的呈现,看似没深没浅。

其实前史的承受比一般的角色都厚重。

他的没深没浅是生存之道的惯性使然。

否则,如何生存?

 

不使劲儿吃,吃不饱。

孤儿的日子,吃不饱是正常。

 

 

 

夜间射击,

他根本听不懂顾一野说的什么眼球细胞。

经历过矿下挖煤,眼前就是一抹黑。

纸手榴弹引爆、耳膜被炸穿孔而不惧,

都是习惯性地不以为然。

 

夺围裙真力气夺不过吗?

结果有顾一野的机灵,

更有高粱的放手与成全。

 

 

 

这个人物最难得的是情深义重。

电视剧不惜动用黑白与彩色的同时呈现,

反应他复杂又难以自拔的情感。

那是爱,源发点本就是大爱而非情爱。

所以,他挥拳揍人,

是用没深没浅来捍卫内心深处的有深有浅。

 

 

 

他说师长呆头呆脑,

也是粗野习惯使然,但都是真话。

从而,触动了师长,

最终给了他和顾一野选择权。

想一想,要是你,

你会有他这般看似没深没浅实则简单有效的表现吗?

他没有一句抱怨、骂骂咧咧,

正反衬了这个角色难得的良善底色。

 

 

 

就戏剧人物而言,学霸、奇才常有,

比如,“卷福”饰演的神探,

眼前就总有顾一野拉开车厢门后的脑补结构图画面。

而高粱这样的“苦孩子”,

就像被老爹追打得满山跑的许三多,

他们的未来并没有像顾一野那样明朗,

甚至到一定时日会因为自身条件而受限。

 

但当代军旅剧《王牌部队》的价值之一,

是整体成长、全员铸剑。

就这一点而言,

顾一野,有储备、有后劲,

克服意识窠臼、一飞冲天是必然。

 

 

 

而高粱的有效成长,更值得期待,

因为难度太大、变数太多,

对铸剑师的要求更高……

 

 

 

●高粱+顾一野,并肩共赴深浅 

 

《王牌部队》开局很有“乳虎啸谷”的气势,

新兵蛋子们被动、意外卷入两军对垒的演习。

年轻人演年轻人,还真是熨帖,

观感没有任何违和。

也不知咋地,观众这点要求,

现在的影视剧都很难满足了,

演员状态与角色年龄总是不对付……

看看,《王牌部队》这俩年轻人。

俯卧撑,再走100个!

 

 

 

高粱和顾一野,性格看似两极。

但实际上,

他们有太多共振、默契、合拍的点。

这一系列的点因共同的信仰而连通,

成就了他们齐头并进、取长补短的基底。

 

没深没浅与有深有浅,

在比对、较量、互助中,

各自的深浅在悄然发生变化,

他们面对世界的深浅也逐渐显露。

山高水长、山高月小,

未来可期……

 

 

 

熟悉、喜欢看军旅戏的观众,

或许会常见“嵇道青”这个名字。

这位《王牌部队》的总制作人本身就是军人,

参与制作的军旅剧很多,

《我的兄弟叫顺溜》《DA师》《我是特种兵》《爱上特种兵》……

属于保证军旅戏赢面的一张专业“大牌”。

 

而导演更有90后中戏毕业的天毅,

执导过《猎毒人》《功夫战警》《爱上特种兵》等。

与同为90后的主演们属于无障碍秒连通。

用当代年轻手法呈现当年故事,

在开局的几集中,

无论大场面控制还是细节处理,

已有亮眼体现。

 

 

 

最后,我么来说“羊左之交”。

羊左指羊角哀与左伯桃,

春秋时期燕地人,

他俩的交情是生死之交的典范。

 

简单说就是:

这俩一起去谋前程,

千里迢迢、困难重重。

路遇大雪、又断粮,

左悉数把自己的所有给了羊,

羊带着两个人的理想继续前行。

最终,理想实现,

两人却都为对方舍命……

 

《王牌部队》高粱与顾一野会像他们吗?

我们继续追剧。

期待他们活蹦乱跳、嗖嗖成长,

彼此成全、奔赴理想,

长成苍天大树。

更希望他们成为“羊左之交”。

正如这位“一眼万年”的女连长所言:

 

“他们或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兵,

但是我相信,

上了战场,

一定可以为彼此挡子弹。”

 

 

 

对人世间的专业、情义之深浅,

进行极限探究,

不正是“王牌”所为吗?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