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悬崖绝壁边 支教造梦人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6-10

       “比想象中还要艰难”,这是攀爬悬崖村之后,我不断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悬崖村与山底垂直800多米的距离,对于平时缺少锻炼的我,绝对是一次考验。在攀爬的途中,好多段近乎垂直的钢梯,也让我深深体会到,在没有修建钢梯前,悬崖村村民上下山的近乎恐怖的难度。
       吉巴日洛是悬崖村人。由于村里的生活条件艰苦,吉巴日洛退伍后选择在西昌工作和生活。同在西昌念师范的吉吾尔洛和吉巴日洛相识,最后走到了一起。婚后,吉吾尔洛常常会问起吉巴日洛的家乡在哪里,是什么样子?吉巴日洛总会淡淡地说:很远很远……吉巴日洛并没有打算再回到悬崖村,可是吉吾尔洛却背着他报名了悬崖村“一村一幼”的支教志愿者。吉吾尔洛的想法很简单,除了想要实现自己大学所学专业的理想,更想看一看丈夫的家乡是一个什么样子。
       当得知吉吾尔洛的决定时,吉巴日洛开始反对,他知道回悬崖村会面对多少困难。但是吉吾尔洛决心已定。当时他们的孩子才刚刚出生半个月。
        那是吉吾尔洛人生中第一次攀爬如此险峻的山路,背着孩子的她,手脚发软。一路上她偷偷哭过好几次,也着实有过后悔。吉巴日洛看在眼里,但并没有让她放弃,只是鼓励她说,你既然做了决定,就要坚持到底,山上的孩子们知道你要来,都在等你。吉吾尔洛只有咬牙坚持。一般村民登山需要4个小时的路,吉吾尔洛足足爬了8个多小时。
       进村后,村里的物质条件远不及吉吾尔洛的预判。能种植的只有玉米,连吃上一顿大米饭都是奢求,孩子们面临着很大的营养问题。这时,吉巴日洛做出选择,他放弃工作,先陪妻子在悬崖村安顿下来,之后每天都会下山去给家里买生活物资和孩子的营养品。
       然而艰难的还不只这些,吉吾尔洛发现虽然大家都是彝族人,但说话发音不同,孩子们根本听不懂她说的话。大多数村民也习惯了以前的生活,并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幼教点,甚至还对很多事情存在误解。
吉吾尔洛哭过、委屈过,父母叫她回西昌随便找份工作也比在悬崖村强。但吉吾尔洛不甘心,她开始学习当地语言,挨家走访告诉家长们这个幼儿园是免费的。“一定要他们自己愿意去改变,从改变孩子开始改变家长。”
       2017年,因为媒体的一篇报导,悬崖村进入了很多人的视野,这里的一点一滴渐渐被外界熟知。国家也为悬崖村修建了钢梯。吉吾尔洛说,村民形容这条钢梯路就像高速公路一样,让村里与山下联系紧密多了。
       吉吾尔洛是悬崖村第一位大学生老师,她现在是村里最不可缺少的人。孩子们因为她的到来,学会了很多以前不曾接触到的事物和知识。吉吾尔洛说,她已经离不开这里了,不管悬崖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她都不会离开。
       吉吾尔洛的理想,是将自己所学的知识毫无保留地教给这里的孩子,让他们认识外面的世界,也学会热爱自己的家乡。能用知识走出悬崖村,也能用知识回报家乡。

□《悬崖无崖》编导 聂大满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