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爱了一辈子 干了一辈子 她用青春“复制敦煌”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7-22

      我是西北人,家距离敦煌也只是几百公里,却从来没机会去过。没想到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敦煌壁画,是在北京大兴的东方宝笈公司。在这里,李东方老师和她的团队利用珂罗版技术来复制书画,当然,他们最有名的作品还是复制的敦煌壁画。

珂罗版——
对原作高还原度的一种复制技术
       珂罗版是1876年从德国传入中国的一种复制技术,一般分为照相、修版、晒版和印刷四个步骤。一张画,先人眼判断分为多少种颜色,然后通过特制的相机一比一照相,有多少种颜色,就照多少张底片,然后每张底片只保留一种颜色的轮廓,其余部分遮去,这个过程叫做修版。
       修版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也是花费时间最长的一道工序。需要人手工一点一点用笔、刀等工具精雕细琢,一张画往往需要好几个月来修版。修好的底片通过一定的原理晒在特制的玻璃板上,最后根据画家先画的哪种颜色、后画的哪种颜色,一层一层用    子从玻璃板上印到纸张上,一张画就完成了。珂罗版与喷墨打印的不同在于,喷墨打印的颜色深浅是根据网点的疏密形成的,不同颜色是互相让位的。珂罗版的颜色由浅入深一层层叠摞回去,因此相比喷墨打印更有质感。所以书画复制技术里,珂罗版是相对更逼真、更贴近原作的,当原作不存在的时候,珂罗版复制品甚至可以“代替原作”。而且珂罗版作品是被世界拍卖市场认可的。这些都足以说明珂罗版对原作的高还原度。

一封信改变一生 
开启珂罗版的东方传承之路
       1973年,周总理在病榻上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珂罗版技术,李东方就是国家文物局响应总理号召、于1974年第一批招进去做珂罗版复制的青年。当时他们主要复制鲁迅手稿、毛泽东诗词等。
       1983年的一天,李东方和同事们看到一则报道,说日本和中国的文化使者平山郁夫访问中国,参观完莫高窟后,提出要用日本的复制方法复制中国的敦煌壁画。看到这则报道后,李东方坐不住了,年轻气盛的她给当时的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写了一封信,日本人能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做?我们也是做书画复制的啊。没想到,正是这封信改变了她的一生。段院长回复了她:来吧,支持你们的革命行动。
       敦煌在哪儿?不知道。敦煌壁画究竟长啥样儿?也不知道。1984年,凭着一时冲动,李东方来到了敦煌,从此一生和壁画结缘,也开启了珂罗版的东方传承之路。在敦煌,她花了8个月的时间做出来《反弹琵琶》局部图,当复制版贴在墙壁上的时候,专家们跳跃起来,简直和壁画融为一体。这次成功促使敦煌研究院设立了专门的珂罗版工作室,由国家文物局派专家对壁画进行珂罗版复制。然而,李东方并不在专家名单里。给她的解释是她的年龄太小了。一年时间,派往敦煌的专家并没有做出珂罗版来。生性倔强的李东方索性从国家文物局辞职,带着自制的笨重的照相机第二次去了敦煌。这一去,先后在敦煌待了20多年。

自己投入近70万元
22年完成敦煌壁画15个品种的复制 
       没有了国家文物局工作人员这一体制内身份,李东方在敦煌要复制壁画只能靠刷脸。她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周末无休。洞窟里的照明是通过发电机发电实现,有一次周末,发电机没油了,李东方不想白白浪费半天时间,到处央求人给自己找点汽油,最后在找到主管主任的时候,刚推开门,她的眼泪就下来了,“当时我跟陶主任说你能帮帮我吗?陶主任说别哭别哭,怎么了?我说我想干活,但是没有油了,我让他们来找你,帮我们弄点油放到发电机里边,他们谁都不来……我们想回家,但是我这活儿还没做完……”那是1986年的事情,时隔33年,李东方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依旧泣不成声。
       尽管条件艰苦,她还是坚持了下来。没钱的时候,她就从敦煌回到北京,做点书画复制品卖些钱,然后投入到壁画复制中。从1986年到2008年,李东方完成了敦煌壁画15个品种的复制,留下底片300多张,自己投入近70万元。1999年曾有日本的画商找到她,要花1700万元买断5个品种的敦煌壁画珂罗版底片,被她断然拒绝。“我连想都没想,就告诉他不可以。不能说我们把老祖宗的东西做了,卖给你了,我们就永远不能做了,不可能。”
       问她为什么要坚持那么多年做敦煌壁画,她说想让子孙后代看到,我们中国人曾经拥有这么辉煌的艺术品。因为敦煌壁画一直在脱落,有专家讲50年不复存在,所以她想用珂罗版的方式定格壁画,也是间接地保护了壁画。李东方曾为著名画家吴作人复制他的作品《骆驼》,复制完后她将原作混在复制品里拿给吴作人看,画家本人都没能分辨出来。2012年李东方和德国珂罗版博物馆一起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2018年终于获批。

62岁仍每天朝九晚五
哭过骂过但没后悔过
       李东方今年62岁,本已到了退休年龄,她周围同年龄的朋友们都是到了含饴弄孙或者到世界各地游玩的时候,她却还和年轻人一样,每天朝九晚五,从南池子挤地铁去公司所在的大兴生物医药基地上班。有朋友不理解她,说你干吗要让自己这么辛苦,她说自己放不下珂罗版。
       李东方这支十几人的团队,是目前全国唯一掌握珂罗版技术的团队,而且这些人的技艺也达到了一个峰值水平,正是出好作品的时候。然而这几年随着房租上涨,在北京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好几个外地的徒弟都有意离开北京。就在三个月前,她的老搭档、当年一起在莫高窟里度过最艰难岁月的老朋友离开了团队,让李东方难过了好一阵子。她说自己每天起床后都会对自己说:“我要坚持下去,我不能让团队散了,让珂罗版遗失在我这一辈人手里,同时,我也告诉自己,我尽力了,我真的尽力了……”
       问她后悔自己当年做出的选择吗?她说:“哭过,骂过,还真没后悔过。我对珂罗版真是爱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最终还是干了一辈子。这就是我的一生。”
       敦煌戈壁滩的熠熠星光见证了她的青春,莫高窟的一幅幅壁画陪伴了她整个芳华。三个小时的专访,情到深处她多次落泪,我也跟着湿了眼眶。让流落海外的国宝通过珂罗版技术回到祖国是李东方的梦想,让珂罗版传承下去是她一生的执念。我相信,凭着这份坚守,她会如愿的。(记者 程戈 根据《中国梦365个故事》节目提供素材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