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中国第一女水手:不为彼岸,只为海

——

作者:□《逐梦深蓝》编导 李昂  来源:  时间:2019-08-26

      “当驾船日夜不停地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无边的海洋让我意识到这个星球的辽阔。可当我躺在甲板上仰望无尽的星空,想象那些亿万光年之外炽热燃烧的太阳之下又有多少与地球相似的星球,始觉人类的渺小。感谢我们头顶的这片苍穹,让我们对自然心生敬畏;感谢这蓝色汪洋,让我们虽渺小却激起探索无限未知的勇气。”——中国女子帆船环球第一人 宋坤

       在接触大帆船航海之前,宋坤是一个内敛温柔的青岛妹子,就是那种海边长大但可能一生都与大海无关的海边姑娘。然而帆船,彻底改变了她的生命轨迹。
       日语专业毕业之后,正值青岛成为奥帆赛的主办城市,宋坤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投身自己的专业,而是成为了一名帆船助教兼赛事主持人。阳光的笑容、圆润的声音、激情的专业赛事讲解,深受船友和观众们的喜爱与欢迎。
       2011年,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让有着日语、英语、航海以及主持特长的宋坤,看到了克利伯环球帆船赛青岛号招募船员的消息,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在此之前的5年历史中,先后有20余位中国籍船员代表中国征战克利伯,但还没有一人能完成环球航行的壮举。
       “如果没有过长航经验的话,可能会把环球航行想象得过于美好,觉得可以去环球旅行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就完全忽略了这件事对身体和心灵的挑战。”
       尽管有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和心理建设,环球航行带给身心的挑战还是超出了宋坤的想象。在经过北太平洋的一段航程时,风暴夹杂着冰雨与宋坤所在的船队不期而遇。从里到外湿透冻透的宋坤,从未感觉到如此的绝望。“那个浪真的是劈头盖脸,雨点打到脸上就像用石子在扔你一样。我记得我们有个船员说,老天爷,我的眼睛都要被石头抠出来了。”
       后来在回忆这段经历时,宋坤总是拿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作比喻:电影里虚构的海上生活,其实很多来自真实的航海经历。而海上航行与电影最相似的地方,还不是某个场景,而是在你认为不能再糟糕的时候,大海偏偏要再捉弄你一把。
       “有一次在北太平洋的时候,我从高处一下子跌落下来,尾椎骨摔裂了。我把自己带的止疼药吃完了,又把船友的止疼药吃完了,最后船上医药箱里的止疼药也被我吃完了。整整一个月,我没有在船上坐过。”也许正是在这样的磨难中,宋坤找到了内心那个硬核的自己。“一共8个赛段,我已经跑了6个赛段,我会在那个时候回家吗?不会的。我回头跟我船上的人说,我就算死你也得把我留在船上,我不可以下船。”
       也正是在这样的极端条件下,宋坤感受到了航海运动的真正魅力。“我们漂了大概4个星期的时间,每一天吃在船上、住在船上、生活在船上、工作在船上。风从我的发间吹过,我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好像活过来的感觉。虽然一切陆地上的舒适都没有,但是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的感觉。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是真正地爱上航海了。”
       在完成环球航行后,宋坤收获了无数荣誉与关注,但这些并没有吸引她太多的注意力,她只是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关于航海的一切经历和感受,告诉给国内的朋友们。“我们看到欧洲有非常丰厚的航海文化和底蕴,航海渗入到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但在国内你提起航海,很多人都觉得距离自己太遥远,甚至很多人连大帆船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国家有那么广阔的海域、那么丰富的海洋资源,我想应该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到我们国家的深蓝去看一看。”
       2019年4月,我们受邀与宋坤一起参加了2019年司南杯的长航比赛,航程是从海南三亚到西沙群岛的晋卿岛。“可能没有看到的时候,它只是地图上的一片汪洋,但是当你真的驾着一条船,深入这片海,你会特别真实地意识到,这是我们祖国的一部分,然后你对它的认识和过去是完全不一样的。”在经历了近30个小时的航程后,中国西沙群岛永乐群岛最南端的椭圆形小岛——晋卿岛,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海平面上。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