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皮影“国大师” 用刻刀记录岁月

——

作者:□《皮影传人》编导 聂大满  来源:  时间:2019-08-26

       “每个皮影都在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看到一件件作品从自己手中雕刻而出,总会觉得,这辈子能用一把刻刀记录岁月,是一件幸事。”和皮影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汪天稳如是说。
       皮影戏,作为我国一门历史悠久、流传广泛的民间艺术,曾是旧时人们生活中常被“翻牌子”的娱乐方式。孟元老在宋代典籍《东京梦华录》中记载道,“影戏丁仪瘦吉等,弄乔影戏……不以风雨寒暑,渚棚看人,日日如是。”此外,逢节庆之日,“每一坊巷口,无乐棚去处,多设小影戏棚子。”如今,除了乡间的一些邀请演出,皮影戏已鲜少被唱起。都市中,若非刻意寻找,更难见皮影戏踪迹。然而,一旦遇见,稍作了解,很少有人不会被皮影戏沉淀了两千多年的魅力所打动——光源遮尽,独留一盏,白幕拉起,锣鼓闹场,缓慢拖曳的方言唱腔伴随皮影从幕布上透出来,绕在眼前耳畔。
       中国各地的皮影制作工艺大致相同,但也受地域文化影响而各显特色。汪天稳说,他代表的是陕西东路皮影。东路皮影讲究24道工序,制作技艺须以基本功打底,雕刻时遵循“推皮走刀”——就是手持刀子,靠左手推着牛皮刻画。讲究以刀代笔,刀刻的线条就像拿毛笔写字一样。
       选皮、裁皮、洗皮、推皮、晾皮、铜针过稿、潮皮、刻皮、挑皮、擦皮、正反上色、定型……皮影雕刻技艺所需的24道工序早已烂熟于汪天稳心中。关于其中的紧要处,汪天稳娓娓道来,比如,“晾皮时只能放在阴凉处,让它慢慢干。”又比如,“刻皮时看刀路流畅不流畅,线条有没有交代清楚。”2006年,汪天稳以《西厢幽会》《霸王别姬》《穆桂英战番将》三件作品力克群雄,以精密准确的人物造型、流畅遒劲的刀工、传统中求变的汪氏风格,成为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中的皮影雕刻艺术大师。他也是在世的皮影创作者中唯一的一个“国大师”,是皮影界名副其实的“第一刀”。
       “国大师”的称号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行将没落的古老手艺要与当下融合,将之前为表演服务的皮影向收藏展示转化。怎样才能让皮影不失本色却仍成为人们需要的艺术?这是汪天稳近十几年来一直实践和摸索的课题。
       “我只想将皮影做好,传承下去。”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