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一个人 一群鸟 一片避风港

——

作者:□《荒滩上的鸟爸爸》编导 李海轩  来源:  时间:2019-09-09

       见到田志伟时,他正要开车前往附近港口接一只受伤的鸟。是什么品种的鸟,受了什么伤,对方都说不清楚。像这样的电话,老田一天能接到三四通。
       船员询问田志伟鸟的种类,他瞟了一眼便说:“是牛背鹭,繁殖期繁殖羽是黄色的。”对方不信,上网一查,惊讶道:“还真是牛背鹭,和这只一模一样!”   
       接回牛背鹭,田志伟马上找出注射器给它喂了几管葡萄糖,一边喂一边嘟囔着:“再晚会儿,这只鸟就救不过来了。”被海员救下来的这两天,牛背鹭不吃不喝,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然而在田志伟手里,不到3个小时,竟然重新活了过来。
      照顾好牛背鹭,田志伟转身去拌饲料、解冻小鱼,给救助站的其他鸟准备食物。对于牛背鹭的死而复活他一点儿不惊奇。
       给食肉的鸟准备肉,给食谷子的鸟准备稻谷,给鸥类的准备小鱼,田志伟分得很清。每天早晨7:00,他准时出现在大清河野生动物收容救助站给鸟们准备食物。喂完鸟,就去房间翻看正在孵化的鸟蛋,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然后再准备食物,给鸟们投喂第二顿。
       田志伟问:“你知道在我这儿养伤的有多少只鸟吗?”我猜测有30只,老田摆手,“60只。我能一只一只给你数出来都是啥(鸟)。”从进了救助站,田志伟就忙东忙西一刻不停,直到天黑才离开。第二天依旧。
       50岁的田志伟是当地的传奇人物。他出生在乐亭县大清河盐场,这里是东亚至澳大利亚候鸟迁徙路上的重要中停栖息地,每年有数百万只涉禽类、    鹬类、雁鸭类、鸥类、猛禽等候鸟觅食停留,被称为候鸟迁徙的咽喉带和“加油站”。
       从小与鸟为伴的田志伟,对鸟有一份特殊的亲密。从参军入伍到成为盐场职工,从养殖鱼虾到承包冷库,虽然身份、职业在变,但他对鸟的这份亲密却随着荏苒时光越积越深。
      而他与鸟类的渊源要追溯到2004年10月的一天。承包冷库的田志伟听说海边有多只东方白鹳中毒不起,便放下生意迅速赶到事发地。他看到17只东方白鹳发出阵阵哀鸣,二话不说找车将白鹳转移到自己家里,通宵达旦紧急救治,最终有4只死亡,幸存下来的13只成了他的宝贝。接下来半年多的日子里,他悉心照料白鹳,仅喂食用的鲜鱼就买了三吨多。白鹳康复后,当时还缺少护鸟经验的田志伟怕有闪失,便将13只白鹳送到了唐山市大城山野生动物园。正是这次救鸟经历,使得爱鸟护鸟成了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后,田志伟每天都会到周边的湿地巡视。10年间,先后有40余只伤病东方白鹳和鹰隼、近百只受损丹顶鹤、大天鹅、灰鹤、豆雁等候鸟,通过他的救治回归自然,顺利迁徙。粗略算下来,田志伟爱鸟护鸟已经花了二三十万元。在许多人眼里,田志伟是个喜欢鸟的“傻子”“呆子”,他自己却乐在其中。
       百米外扑扇着翅膀的鸟,你可能还没看到,田志伟却能说出鸟种名称,甚至还分清了雌雄。毫不夸张地说,对这片湿地的鸟,他了如指掌。
       养好伤的鸟一波一波飞走,田志伟仍一直在这儿,救助站一直在这儿。正是有了这份坚守,让大清河这块区域内捕杀鸟类现象逐年减少,越来越多南来北往的鸟选择在这里中停栖息。或许它们知道,这里有田志伟这位老朋友。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