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一船 一桨 一诺 一生

——

作者:□《摆渡人》编导 张木  来源:  时间:2019-09-09

       万其珍的故事讲起来特别适合用一种非常古老的方式——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从前有座山,山里有条河,河边有个摆渡人……
       一百多年前,万其珍的祖父万作柱逃荒来到大沙河,被当地人接纳帮助后得以生存。万作柱看到许多村民家在河这边,田却在对岸,每天只能用木筏过河,极不安全。出于感恩,万作柱打造了一条木船,承诺免费帮乡亲们渡河。于是摆渡人的工作就从祖父传给了父亲,又从父亲传给了叔叔,再从叔叔传给了自己。一百多年,波澜不惊,平淡似水。
       作出承诺容易,但守住承诺却并不简单。大沙河边有一座石头砌成的小屋,是万其珍歇脚的地方。他每天一大早就来到小屋,烧上一壶水,等着来往的乘客。中午吃饭,就随便烤上几个洋芋或者地瓜,生怕回家吃饭的工夫有人渡河,耽误别人的事情。从清晨到日暮,万其珍一直守到对岸的最后一个乡亲回家才会离去。一年365天,风雨无阻。
       万其珍不爱说话,像河里那条孤零零的渡船一样,寂寞而笃定。自1995年从叔叔手里接过木船至今,24年间,万其珍看着村里人纷纷出去打工挣钱,盖起一座座新房,而自己始终守着这个免费的渡口。有人劝他收费,每人一块钱,他们也愿意给。万其珍不同意。他觉得祖父说过的是免费渡河,收了钱,这承诺就变了味道。
       和村里人相比,万其珍并不富裕,甚至称得上清贫。由于整天守在渡口,家里的农活只能靠老伴儿打理,农忙时候甚至还要请人帮忙。做义渡的唯一好处,是当地政府免除了他的提留和农业税。全面免征之后改为每月几十块钱的补助,最近两年又涨到了几百块钱。但无论相比出去打工还是做点副业,这点收入都微不足道。可是万其珍却安心做一个不挣钱的摆渡人,这仿佛是他的使命。他不觉得自己是在坚持或者奉献,这就是他该做的事。
       万其珍今年78岁,撑起船来越来越吃力。他把在外打工的大儿子万芳权叫回家来,将渡船的任务交给他。这是万家的第四代摆渡人。
       如今的大沙河村已经整体搬迁,河对岸只剩下一户人家,但渡船却一天都没有停过。在万其珍观念里,祖父说好的义渡,就算对岸只剩下一个人,也要渡下去。
       这是个平淡的故事,没有起伏,没有波澜,甚至没有节奏。140余年,时间如大沙河水寂寂流淌,沉淀下来的是千金不换的信与义。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