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开酒戒、眼泪多 陈宝国 遇上陈怀海 没办法了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9-09-09

很多人预测,“老”即将退出荧屏,老故事、老演员、老搭档都将成为历史,日渐成为主力的年轻观众期待着新鲜血液的出现。然而,随着年度大剧《老酒馆》掀起的荧屏热潮,这个预言眼看就被翻盘了。《老酒馆》眼下正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腾讯视频热播,收视率多日稳居排行榜首位。
陈宝国几乎拿遍国内表演类各项大奖,算得上名副其实的“老戏骨”。在这部大剧面前,他却一下子有了新人的冲动。“原本,我是戒了若干年的酒,在《老酒馆》里开了酒戒,没办法;戏好,就得喝。”

拿到《老酒馆》便肃然起敬
《老酒馆》以大连好汉街的一家山东老酒馆为舞台,将1928年至1949年20余年间的中国社会变迁与人文景观,浓缩进一个小小的酒馆中,这里有说书的、讲相声的、当兵的、生意人、手艺人、警察、混混、江洋大盗……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角色构成了一幅群像式的人物长廊。老酒馆的掌柜陈怀海是好汉街的主心骨,用陈宝国的话说:“他待人和善有礼,生意上诚信厚道,关键时刻他能豁出命来,骨子里有中国男人的精气神。为男人为父为兄弟,他都是一个英雄。”
陈宝国坦言,能遇到陈怀海这样的角色让自己感到骄傲。“我演过的人物不少,但是最缺的应该是这么一个人,他的身上有很多我们向往、崇拜的东西。往前倒三年,往后推三年,我都最喜欢陈怀海。”为了能演好陈怀海,他甚至重开十年的酒戒。在很多场重头戏中,他都真刀真枪地喝真酒,剧组为此特意从东北买了200斤小烧,回忆起与秦海璐饰演的谷三妹斗酒的一场戏差点将自己喝倒,陈宝国连用了三个“没办法”感叹。
《老酒馆》是老编剧高满堂的压箱底之作,他也是以记忆中父亲开的小店为原型,怀着崇敬的心去写就的父辈故事。这样有厚重感的题材让陈宝国在刚看过剧本时也不免会肃然起敬:“我是当成我的父亲来演的,跟其他角色会不太一样,内心会多一层崇敬感。这部戏从我拿到剧本到开机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每天我都在做功课,对每句台词、每段场景都在自己心里预习了一遍。拍戏时我每天也会做功课,600多场戏大量的台词,在对戏时已经是完全脱稿。”

多场哭戏没有难倒陈宝国
“情浓”是《老酒馆》最显著的特点,陈怀海前一刻还是喜笑颜开,下一秒很可能就得热泪纵横,这种状态从开拍持续到杀青,一连几个月几乎都得如此。这对演员体力和精力的要求都非常之高。全剧跨度20多年,陈怀海从意气风发的青年最终变成两鬓斑白的老翁,对于陈宝国来说要求就更高。他告诉记者,为了保持足够的体力和充沛的精力,他在剧组的日子每晚回屋都会闭门谢客,拒绝参加任何与拍戏无关的活动,哪怕高满堂上门,只要不是说戏,都只能“到点就走”。
但最耗费精力的其实是剧中的多场“哭戏”。“陈怀海是个在命运上经历了大起大落和大喜大悲的人。他经历坎坷,早年滚过山场子水场子,好不容易保住了命,一双儿女却走散了,老婆也跟人跑了。没办法,他和兄弟们开了个酒馆,但却被无赖勒索,被日本人挑衅。他活得太不容易了。陈怀海是个性情中人,情到深处他会掉眼泪。好在,我在这几年也积蓄了一些对生命的感悟,掉眼泪也不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了。这次也算是借着角色宣泄一把情感吧。”

“高满堂是我的贵人”
近年来,陈宝国所出演的作品多半都出自高满堂之手,从最初的《钢铁年代》《大河儿女》《老农民》《最后一张签证》,到最近的《老中医》《老酒馆》,陈宝国与伯乐高满堂一路携手相伴。二人在创作阶段就不断沟通,共同打磨角色,一切水到渠成。陈宝国坦言:“高满堂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他有很多观念影响我。能拍满堂老师的戏,我觉得我很幸运。”
而高满堂对于陈宝国也是赞不绝口。每次陈宝国拍戏,高满堂都要去探班。“在拍摄《老中医》的时候,宝国特别辛苦,每天都有大段台词要背,几乎每场戏都有他。我记得拍摄中见我去剧组看他,在他房间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中间我去了趟厕所,结果吓了我一跳,马桶里全是血。我一下鼻子就酸了,从卫生间跳出来二话没说就拉着宝国去了医院。他实在是太累了,得了这么严重的病,都不和剧组说,怕耽误进度而自己忍着。他拍戏是拿命在拍,敬业精神无人能比。”
除了高满堂之外,《老酒馆》的导演刘江虽然是第一次和陈宝国合作,但也对他的敬业赞不绝口。“他是剧组最用功的,头一次见男主角在现场是不用带剧本的,太厉害了。”
同为演员出身的刘江导演自有一套导戏原则,既懂戏也懂得心疼演员。对于《老酒馆》,他也倾注了特别多的心血和眼泪。陈宝国爆料说:“我刚拍完一场哭戏,还没从场景的门走出去,就看见导演抹着眼泪从监视器后面起身向我走来。他也给予了我很大的信心,这对演员日积月累的感觉培养太重要了。他是个能够及时反馈的导演,这无疑给了演员极大的自信和动力。不仅如此,我们在剧中的每一场哭戏,刘江都跟着从头哭到了尾。而且整个后期他都是亲力亲为,每个镜头反复衡量挑选,无异于三度创作,就冲着这点秉性来说,我俩特别投缘,都是拿戏当命的人。”
谈到业余爱好,与他年龄相仿的演员都玩得有声有色,比如王刚是古玩字画鉴赏圈的个中翘楚,张丰毅自称打了几十年的篮球,座右铭一度为“不打麻将打篮球”。而陈宝国却调侃自己是个“没趣儿的老头”:“我不玩微信不玩微博,也不上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粉丝。”真正痴迷了半辈子的就是演戏,“演戏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只要有戏演,只要有活干,对我来说就是挺完美的事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