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二里头遗址发掘60周年 许宏:解密“最早的中国”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1-11

       今年是二里头遗址科学发掘60周年,亦是许宏担任二里头考古队队长的第20个年头。第二届世界古都论坛暨纪念二里头遗址科学发掘60周年学术研讨会于2019年10月19日开幕,许宏在新落成的二里头博物馆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社科院二里头考古队驻地就在二里头村的南边。门口对面是一座汉朝大墓。站在考古队二楼的平台向南眺望,是广阔的玉米地。玉米地之下,是中国最早王朝都邑的遗址,这里埋藏了华夏文明形成的秘密。2002年春天,二里头的一座贵族墓葬被发现,陆续出土了铜器、玉器、绿松石、海贝等大量“宝贝”。为了保障正在发掘的文物现场安全,考古队长许宏从村民郭振亚家中牵来一条大狼狗壮胆。“主要还是保护出土文物的安全。”许宏回忆说,“到夜里,发掘现场没有灯,我们开着吉普车的车灯扫射,轮流给二里头贵族‘守夜’。”
       随着发掘工作的进行,许宏发现,墓中绿松石片的范围,从墓主人肩部一直到胯部,长达70厘米。而之前发现的一块绿松石铜牌饰顶多十几二十厘米。这一不寻常的现象引起了许宏的焦虑——文物在工地上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最终他把绿松石遗存连土一起整个运到了北京。70厘米的绿松石片究竟是什么呢?是一条龙,一条保存完好的大龙,白玉镶嵌的眼睛就好像瞪着你。这件绿松石龙牌或龙杖也被称为“超级国宝”。
       二里头出土的文物都是有故事的,但对许宏来说,他最得意的,还是在自己手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和中国最早的宫城。许宏为二里头遗址梳理出很多“中国之最”:最早的城市干道网、最早的宫城(后世宫城直至明清“紫禁城”的源头)、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宫殿建筑群、最早的青铜礼乐器群、最早的青铜近战兵器、最早的青铜器铸造作坊、最早的绿松石作坊、最早的使用双轮车的证据……许宏说:“世界各区域早期文明史研究表明,从农业文化中诞生的第一批城市,无一例外都是‘王权城市’,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的外部依赖型社会——如果全是农民,就不需要依赖外部;而因为有了统治者,他周围一定会出现需要别人来养活的群体。”
       如果做一个整体定位,二里头遗址是东亚地区青铜时代最早的大型都邑遗址;二里头时代的二里头都邑,就是当时的“中央之邦”;二里头文化所处的洛阳盆地乃至中原地区,就是最早的“中国”。许宏说:“中国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概念。我们说二里头是最早的中国,和说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两者并不矛盾。如果把‘中国’看成一个婴儿,二里头就是他呱呱坠地之所,而此前的文明就像父母的相遇与胎儿的受孕,都是婴儿诞生的前提。”
作为二里头考古队第三代队长,许宏曾戏言:“二里头考古的三代领导集体,大家会说一代不如一代。因为第一代老队长说这是前夏后商,第二代老队长说这主要是商,到了许宏这儿说不知道。是的,我们只能说二里头可能是夏,极有可能是夏,最有可能是夏。”在许宏成为队长之前,关于二里头遗址的归属问题,笔仗已经打了半个世纪,许宏从来没有参与过。他觉得,“与其参与论争,不如尽快提供翔实的考古材料。”
       因为纪念大会的筹备和《二里头发掘六十年》编纂工作,许宏推迟了新书《东亚青铜潮》的出版。他身上的标签很多:明星学者、畅销书作者、意见领袖、学术网红。“二里头60年,三任队长。前两任都是20年。”许宏笑着说,“我也当了20年队长了。不当队长之后,我还是考古队的一名队员。”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