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做京城百姓的贴身健康顾问

——北京广播电视台《健康北京》十五年树起好口碑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9-12-02


“健康无小事,节目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可能会影响到一个生命。所以我们必须打起120分精神,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工作原则。”《健康北京》制片人白红洁和很多人一样,经常翻看朋友圈,当她看到大家转发的健康内容很多都是误传后,心里别提多着急了。焦虑的同时,她也感受到肩上的责任有多重。“我们作为从事健康节目的媒体人,希望通过《健康北京》把最新、最正确的健康知识传递给大家,让每位北京观众都成为我们节目的受益者。”
     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栏目首创于2005年,是北京电视台最早进行健康教育、建设健康城市的电视专栏。
     从2005年开播以来,《健康北京》已经走过了快15个年头。在健康节目竞争激烈的今天,该节目始终是北京老百姓的“贴身健康顾问”。这一方面因为节目中的专家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医学精英,另一方面节目组每位人员都严谨细致,他们始终在工作中怀着责任心和敬畏心。从2019年下半年起,《健康北京》对内容进行了精雕细琢,增加了对中医文化的宣传,拓展了节目的外延,并举办了一系列与新媒体联合的活动。本报记者日前来到了节目组,见识了这群不是医生、却像医生一样心系百姓健康的电视人。

 

如何让老牌节目焕发青春?

      每个人都幻想年轻,时不时来点运动是必须的。一个电视节目何尝不想永葆青春呢,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不断推陈出新,超越自我,才是王道。纵观眼下的多档健康节目,话题基本都集中在“三高”一个炸点上,节目形式也都偏向单一扁平化。今年7月9日,“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中,提出了“四个转变”,其中特别提到了:从以“疾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从注重“治已病”向注重“治未病”转变。顺应这样的内外形势,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从2019年开始尝试新动作,多点开花寻求新突破。

中医不再神秘      健康医疗养生节目,区别于其他任何电视节目,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要不就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也是对专家的不负责。做健康节目,需要超强的责任心、敬畏心,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特别是作为一个老品牌的健康栏目,做得越久,责任心越强、敬畏心越强。
      15年来,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几乎邀请到了医学界所有的知名专家来到节目中,着重为观众讲解“得了病怎么办”。从今年下半年,节目组转换思路,开始在“怎么才能不得病”上下功夫。中医药文化是中华文化瑰宝,国家高度重视传统中医药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栏目制片人白红洁告诉记者,为了更好地宣传推广中医药文化,更有效地传播中医药在“健康中国行动”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在节目中,他们特别增加了对中医药文化宣传的内容。“以前的节目内容更多涉及西医的部分,很多知名专家都曾经做客节目为观众讲解怎么治病。从今年九月底开始,我们尝试增加中医的比例,内容侧重于养生和生活方式。这一方面是对以往节目内容的拓展,另一方面也顺应时代潮流,通过宣扬中医药文化来让大众更加关注自身健康。从改善生活方式、治疗未病上来说,中医也确实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体医融合”求突破      长久以来,健康类节目办得红红火火的同时,也开始日益浮现危机。单一的节目形式和雷同的健康话题都成为了限制节目进一步发展的壁垒,观众也开始觉得节目不新鲜、“不解渴”。寻找“新鲜爆点”是节目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此,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在这几年也做了多番尝试。因为工作的原因,栏目组和医生、专家接触的机会比较多,“近水楼台先得月”,在这个过程中,总能得到一些健康领域前沿知识和信息。栏目组特别希望能把对观众有益的健康新知识,尽可能快速、有效地传递给观众。在这个过程中,栏目组推出了“体医融合”。很多人对“体医融合”并不熟悉,说俗点,就是“生病不靠吃药靠运动”,说得再直白些,“运动可以治病”。节目组从去年九月就开始试水,每周做一期“体医融合”的节目,观众反响不错。很多人生病后既依赖药物又躲避药物,一方面他们希望靠药物来控制病情,另外“是药三分毒”的魔咒又让每个人心惊胆战。节目组请到了“体医融合第一人”郭建军研究员来到节目中,他本身是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体医融合促进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也是位运动专家、营养专家。多年来,他一直在全国倡导“体医融合”项目,和多家三甲医院有深度合作。他希望告诉更多的人,用体育的方式来治病不是不可能。比如近期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播出的《喘不上气该如何运动》,邀请郭建军博士和北京健康科普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以及一位身患哮喘病40多年的李岩女士来到演播室。李岩哮喘发作时,被送到医院住院,李光熙主任通过药物把她的急症止住了,之后在用药的同时,由医院里专业运动指导师来教她怎么通过运动辅助治疗。通过节目,观众了解到李女士是如何通过正确的运动方式把自己吃的药从五种减到一种。此外,很多糖尿病患者普遍认为,每天走两万步就能控制好血糖,但发现效果并不好,其实这是运动方式不得法。目前,一部分三甲医院现在都在开展有关运动处方的门诊,栏目希望做好相关报道,传递给观众这些全新的健康理念。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体医融合”系列节目中,节目组请来专业运动指导师,亲自教授观众如何进行运动。比如老人要防止跌倒可以做哪几个动作;糖尿病做哪些运动可以最有效缓解等等。“过去节目都是单一在演播室中一对一和专家聊健康。我们下一步希望通过这种丰富模式,能够为观众提供更加多的疾病预防、治疗的方法。”栏目制片人白红洁表示,目前“体医融合”的节目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已经慢慢引起了观众的响应,大家开始慢慢意识到,“慢病”也是可以通过运动处方来治疗的。

邀集683个科普专家为百姓答疑解惑
      今年七月份,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向全社会公布了第三批共683名北京健康科普专家,这683人涵盖了医疗、公共卫生和疾控领域的专家、大学教授、运动指导师等等。作为北京健康科普专家的一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代表北京健康科普专家发出倡议,希望科普专家多在社区单位以及各类媒体上发出权威声音,普及健康知识,促进全市居民健康素养水平稳步提升。
      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自然不会忽视健康医学界的这件大事。北京健康科普专家团与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栏目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11年。那时,首批北京健康科普专家团刚刚建立,因为传递权威、科学健康知识的理念相同,服务百姓的目的相同,《健康北京》栏目成为北京健康科普专家的重要宣传阵地。《健康北京》栏目充分发挥专家们的权威和特长,打造了一大批有深度、有广度的健康科普节目。2012年起,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每年播出的节目中,近四分之一被北京健康科普专家团“承包”。正本清源、守正创新,健康科普专家做健康科普,是权威性、严谨性、公信力的保障。   
      在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大力支持下,针对2019年公布的第三批683位北京健康科普专家,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将以专家团为主线,成立“北京健康科普专家融媒体矩阵”,栏目根据专家专业,将其分成了几个系列,目前已经采访了其中的几位专家,让他们把各自领域的一些知识点用通俗的话讲给观众听。制作出系列视频《科普专家有话说》,除了在节目中播出,还会在新媒体上传播。近期播出的《心跳慢的人更长寿吗?》在《北京时间》网站上的点击量在十天之内达到了八万多,这也坚定了栏目组对这个板块的信心。明年,栏目组争取把这个板块打造成一个立体品牌,配合短视频做一些线下活动,全方位发挥这683位北京健康科普专家的作用,着力打造这个北京健康科普顶级团队,让老百姓从中更多受益。

 

如何让健康更有说服力?

      这几年,健康类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然而其权威性和说服力却不升反降。一方面,专家水平参差不齐,出现了嘉宾资历虽然不深,却因会煽情卖弄频频出镜的情况。另一方面,对同一种疾病,专家说法不一甚至相左,这位刚说吃梨可以治咳嗽,那位又说咳嗽不能吃寒性食物。观众彻底蒙圈,一头雾水擦不净,干脆选择不看。那么,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是怎么做到15年始终在京城百姓中拥有好口碑的呢?

三道关卡  只请“真专家”
      15年来,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不仅成为了观众求医问药的窗口,也成为了医学专家答疑解惑的讲堂。几乎所有的医学界知名专家都曾经来到过节目中,用一位忠实观众的话说,“我们在医院挂300块钱的特需号都见不到这样重量级的专家”。
      栏目组对专家嘉宾的选择标准近乎严苛。这样的做法是节目组多年来恪守的信条,也是它在观众中树立起公信力的奥秘。首先,来做节目的专家,都是来自三甲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以上的级别,这是在专业上的把关。其次,听说了某个很牛的专家,编导不会直接去联络他,而是会和这个专家所在医院的对外宣传部门联系,他们对自己的医生很了解,会给出相应的建议。这样做可以保证节目请到的专家都是通过官方渠道来的,医院同时也会给栏目组出招,比如哪个专家最近有了新的研究成果等。从医院角度推荐来的专家,权威性是绝对有保证的。第三,栏目请到的专家有少部分不是来自三甲医院,比如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但他们在康复领域的理念是领先的,比如“预康复”等新课题。很多人认为做完手术才需要康复治疗,但北京康复医院的专家提出,手术之前就应该开始康复。对于这样的医院甚至社区医院的专家,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也会请来做节目。
      虽然,对专家嘉宾的资质把控十分严苛,但在做节目过程中也难免碰到有争议的说法。毕竟,医学是个不断发展的学科,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说法都在不断更新完善。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的节目制作审查也十分谨慎严格,栏目组的原则是“拿不准的宁可不说,有争议的宁可不做”, 不追求“杀鸡取卵”的短期效应。栏目组的编导大部分都在节目组工作了十多年,经验非常丰富。遇到有些专家给出的说法是打问号的,或者说存在瑕疵,编导就会喊停,或者在后期制作中把这部分删减掉。比如说前段时间很多人都在关注生酮饮食可以减肥,也有三级医院专家毛遂自荐想来《健康北京》节目中讲相关知识,但这在医学界是个争议颇大的话题,虽然如果做出来能够契合年轻人的需求,会很有卖点,能提高收视率,但栏目组没有贸然去触碰。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节目组对于选题把握和节目制作,一直都保持严谨态度。

讲述您所不知道的医生故事
      多年来,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不仅在观众中赢得好口碑,在医学专家中也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和认可度。明年,节目组准备换一种新鲜的方式延续和专家们“愉快的合作”。“我们计划做一些季播节目,来讲述这些专家的真实故事。比如我们曾经采访过的北京朝阳医院的海涌主任,他在脊柱侧弯治疗领域很有建树。以前我们请他来节目中讲解这种病怎样防怎样治,后来,我们了解到他的团队每年都去青海玉树做公益活动,这种病在越穷的地方就越会高发。未来我们希望通过节目来展现海涌主任团队在玉树的故事。”

      除了在节目中寻求不一样的内容,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明年还将触角伸向你我他的生活中。栏目经过调研发现,在新媒体上,大家对健康的关注度非常高。翻开自己的朋友圈,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内容都是和健康有关的。栏目从今年四月开始进行了新媒体的尝试,进行了十余场网络直播,可以说目前还处于积累经验阶段,后续还会继续完善。期待在融媒体平台,让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焕发出新的风采。

 

将《健康播报》修建成百姓与政府的高速公路
      《健康播报》一直都是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的特色板块。从2007年开始,栏目每周六播出由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围绕一周健康疫情和各项数据进行健康提示,这是北京市唯一一个局级新闻发言人每周发布权威健康信息的平台,也是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固定宣传阵地。12年来,《健康播报》在观众和政府之间搭建起了一条通畅的高速公路,百姓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到官方政策信息,政府也能够及时准确呼应社会热点、百姓呼声。
      如何让《健康播报》不说教、接地气,节目组也花费了不少心思,结合收视进行了多次调整。今年《健康北京》特别开辟《健康播报》深度解读,配合当期《健康播报》新闻发言人的内容,采访相关领域专家及政府部门具体负责人,就播报内容的关键点进行深入解读,创新性地拓展了原有《健康播报》的形式和内容,为《健康播报》增添了新亮点。如栏目记者和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新闻发言人高小俊一起来到宣武医院,播报“看病有技巧”,教百姓如何挂号,医院急诊科主任、挂号室主任从急诊就医流程、哪些渠道可以挂号、挂号如何节省时间减少排队等方面,进行深度解读。既有政策的宣讲,又有很强的服务性,特别受观众欢迎。

如何让你我他都真正获益?

      这一群每天与健康打交道的人本身也经常遇到健康问题,主持人佳璇甚至因忽视胆囊息肉差点出危险。但就是这份工作,让他们成了受益者,重新获得健康的体魄。当然,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让每个北京百姓都能够从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中真正获益。

节目组编导成“半个医生”
      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能15年始终被北京老百姓看成贴身健康顾问,与其幕后制作团队有很大关系。“健康无小事,我们在节目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可能会影响到一个生命。打起120分精神做节目,一直是我们的原则。”栏目制片人白红洁告诉记者,在他们的编导团队中,差不多一半以上的编导都在组里工作了五年以上。“他们有两个特点,一是经验丰富。这些编导常年与医学专家接触,积累了很多的医学知识。二是记忆力超好,专家在节目中的观点他们都记得很清楚,稍微有一点出入的说法,编导第一时间就能从记忆库中调出之前的说法,再去跟专家求证。”
      用“半个医生”来形容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这群专业性很高的编导,再合适不过。平常,节目组办公室也经常有人来串门,周围其他节目组的同事们只要谁哪里不舒服了,得了病不知道该去哪个医院,不明白检查报告上的数字……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来问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的编导。

让观众受益成了栏目组最大的心愿
      前段时间,政府免费给市民接种流感疫苗。“有些观众对流感疫苗有误解,认为每次打完后反而会发烧,所以干脆以后就不打了。但我们这个团队会直接跟这个领域的一线专家沟通,在跟专家接触后会了解到,接种流感疫苗是非常有必要的。”白红洁来到节目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真切感受到了很多人在健康上存在着误区。“现在朋友圈里,大家转发的一些有关健康的内容其实是不正确的,而这些错误消息会误导很多人。我作为媒体人,又是专业从事健康节目的媒体人,特别真切感受到肩上的责任。我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能够把最新、最正确的健康知识传递给大家。不仅我们是节目第一受益人,所有观众都能从节目中受益,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恶补”医学知识是每个成员的必修课
      在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节目的三位女主持人中,佳璇算是新人。即使是这位总是一脸甜美可爱笑容的新人,来到《健康北京》也有七个年头了。曾经对医学知识一窍不通的佳璇在最初那段日子可是紧张了一阵。“我一口气看了20多本医学书籍,有病理学的、中医的、西医的等等。我还差点去考了首都医科大学医学研究生。后来人家告诉我,因为我本科读的不是医学专业,所以不能考研究生。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对医学知识特别感兴趣。”佳璇特意推荐了一本好书名叫《图解病理学》。“这本书用彩页的方式把人体的各个脏器组织介绍了一遍,每个人都可以看看。”
      每次做节目之前,佳璇都要提前三天开始做功课。“我会上网查这些疾病的相关信息,会提前和专家沟通,会和节目编导们一起商量。”除了提前做功课,佳璇在做完节目后还会跟专家一起出诊,看看诊室里专家究竟是怎么工作的。“我还曾经去手术室看医生怎么做手术,我认为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想跟医学专家产生互动交流,就要对他们有真正的了解。”

多一句话,救自己一命
      一天,佳璇跟朋友聊天,朋友抱怨说,自己平常不烟不酒,父母也都没有高血压,而他的血压却到了180!医生让吃降压药,他心有不甘。听了这话,佳璇正在纳闷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刚好采访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血压中心的主任,他当时说高血压的成因很复杂,其中很多人忽视了肾脏,如果肾脏上长了瘤子,也有可能引起高血压。想到这儿,佳璇建议朋友一定要到医院做详细检查。朋友将信将疑到医院拍了个CT,果然在肾脏上发现了一个小肿瘤。好在是良性的,手术之后朋友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佳璇自己也曾经遇到健康问题。“我之前生活不规律,总是不吃早饭。连续几年体检中,医生都说我的胆囊有问题。后来在做节目中遇到一位专家,我跟他咨询后很快去医院进行了检查。医生看了我的B超结果后,告诉我立刻要做手术。我当时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感觉不疼不痒,就是个小息肉,没关系的。但是专家说,息肉位置很不好,一旦发作可能要命。我只得同意了。我记得手术那天是大年二十九,医生在手术中直接摘除了胆囊。”佳璇说,自己了解的医学知识不少,但这次确实大意了。
      这两件事让佳璇记忆深刻,她告诉记者:“很多时候,医生多一句话可能就会救人一命,这样让我对医学的兴趣更浓了。开始的几年里,我整天埋在医学书籍堆里,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有职业病了,跟朋友出去吃饭,总是先问人家最近哪儿不舒服。”每每听到朋友轻描淡写说着自己的病情时,佳璇就火烧火燎地着急。“包括有时在节目录制现场,听到一些观众不在意自己的健康时,我真是又着急又生气又惋惜。生活中,大部分人都说自己从来不去医院,始终抱着侥幸心理,不愿意接受和面对,总想躲着医院。但是,其他事情能躲过去,唯独身体问题是躲不了的。”

呼吁大家多多理解医生的不易
      正因为近距离接触医生的工作生活,佳璇坦言他们真的太不容易了。“我曾经一大早去安贞医院心脏科,医生已经坐在那里开始看病了。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一点,他就喝过一口水,没去过厕所。很多病人进来问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医生必须不断重复同样的话。有些病人因为被病痛折磨得情绪急躁,医生还是要继续耐心解答,那天对我的触动很大。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健康北京》的意义或许也在于此,让医生能够通过更大的平台,把每天对不同患者重复的话说给所有人来听。”佳璇说,很多医生的腰、背、腿都有毛病,之前在网上有一组图片是在手术室里,医生做完一台大手术后,精疲力尽躺在地上。“这绝对不是作秀,我曾经在手术室亲眼看到过,他们八点开始做,一直到下午两点都没有结束,中间也没法吃饭喝水。这就是他们每天的工作。”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