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一花一世界 一木一浮生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03

       林爱卿成长于我国的宝岛台湾。小时候,她住在台湾三合院里,左邻右舍彼此和睦,互相串门。邻居阿姨每天早上都会在自家窗前插一盆新鲜的花,那时,小林爱卿心生爱慕,想着自己长大后是不是也可以将花莳弄得这么秀美。他们家的土地是菱形的,爸爸盖的房子位于中间位置,旁边的土地可以用来种植,从此种花、养花和插花的任务落到了林爱卿的身上。她会放音乐给花儿听,也会蹲下来跟花儿对话:你要乖一点哦,明天要开花,隔壁的花有开,那你也要开哦,不然爸爸会骂我。花朵很听话,这或许就是她与花朵之间的默契。
       工作后,她将薪水分成三份:一份用来交房租,这是生活的维系;一份用来吃,这是生活的刚需;最后一份是交插花的学费,这是她生活的真谛。直到现在,林爱卿的学费依然没有停止。那时候学插花并没有多少功利性,比如学成之后再出来教学、开课赚钱,或者开一家自己的花店,她只是想从插花老师身上找回小时候看邻居阿姨的影子。
       教插花的老师虽然是台湾人,但是是一位日本教员,插花技艺也是从日本沿袭而来。每天上课的第一步就是把每一朵花都穿上铁丝,这样纤弱的花朵就能够随着铁丝的韧劲,展现出插花者期待的造型。这是日本花艺的基础。然而穿铁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是一件枯燥和无聊的程序。再加上所有的花型都要严格遵循前辈们的设定,个性自由的林爱卿一直在问自己:我一辈子都要穿铁丝吗?有一天,林爱卿向老师请教,如何才能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技艺,正拿着粉笔在小黑板上绘画花形的老师,听完林爱卿的问题后,一脸冷冷的表情,把粉笔放在黑板的格子里说:“你去学中华插花吧。”
       2009年,林爱卿来到了北京,这里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资源让她如获至宝。她一边汲取灵感,一边准备授课育人。然而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此时的北京并没有丰富的花材——花卉市场里大多是成排的玫瑰、百合,还有已经成盆的绿色植物。看似繁荣的花卉市场,其实几乎找不到能够用作插花所需的花材。解决困境的方式就是培养本地的花农。林爱卿跟花农说,当他们进城的时候,可以在路边剪一些花花草草给她,或者在他们的院子里折一些枝条带过来,她会买下来并当作上课的花材。林爱卿还在北京举办过数次两岸插花艺术展,让更多的人关注插花艺术。
       如今的北京花卉市场已经拥有类型多样且样式丰富的花材。林爱卿也不必亲自跑去挑选了,每天早上会有花农拍下花卉的照片,只需要通过微信即可订购,几小时后,一箱鲜花就会被闪送至她的课堂。
       我问,在北京的这些年,生活可否习惯?她是这样回答的:“到达北京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后,世界一片白色,漫天的雪花让我觉得这是不是在做梦?双脚踩在软绵绵的白雪上,脚印鲜明。回头望向那排脚印,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以及这样的生活能够持续多久。在花市购买完毕,我抱着一大捧鲜花在路边打车,因为害怕花受冻,只能用衣服和手来给它们温度。出租车师傅帮我打开车门,并帮我把鲜花放入车内,此时我的双手已经冻僵。”
       我追问,您后悔吗?她说,不后悔,因为她希望在这里培育种子,让人们知道中华花艺的魅力。

其他更多文章

TOP